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谈谈日本专有名词的翻译(1)  

2010-01-16 11:52:55|  分类: 我的翻译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翻译时常常会遇到专有名词的翻译问题,一般包括人名、地名、书名、单位名称等等。地名和单位名称相对好办一些。日语地名一般都有汉字,直接拿来用即可。当然有的需要将日文汉字改成中文的汉字表记,例如:広島(广岛)、稲沢(稻泽)、渋谷(涩谷)等等。不过,也有这样的情况,即把“二本松”译成“两棵松”,把“六本木”译成“六棵树”的,(这是因为日语里,“本”也作量词使用,表示“棵”的意思。所以,容易出现这样的错误)。因此,翻译地名的原则,是不应该随便更改其汉字的。只要注意这一点,不要多此一举,一般就没问题了。
       至于单位名称如,MAZDA(马自达)、Canon(佳能)等等也已经相对固定,问题也不大。
       但是,人名和书名就不这么简单了。先来说说人名的翻译吧。
       如果全是汉字的还好说,比如: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等等,直接拿来用即可。
       但是,遇到含有日语字母甚至全部是日语字母的名字就比较麻烦了。遇到这类名字,一般采用还原汉字译和汉字音译的办法。
       一些名人的翻译多采用还原汉字译,这种译法的关键是要确认常用的前译汉字或被认可的汉字是什么,不能自己想怎么译就怎么译。为此应该查阅一下词典,一般比较有名的人都可以查到。如女作家“平林たい子”,一般都译成平林泰子,“井上ひさし”一般译成井上厦, 有的译者随意找个汉字就用,如译成井上久、井上荣等等,是很不敬的。

       当代女作家“高樹のぶ子”的名字一般应该译成“高树信子”,记得我曾经给译成了“高树伸子”(因为查阅人名词典,有多个汉字。自认为已经很认真,但由于没有查到标准的译法,还是错了。)有位老前辈,特意告诉我,名字译错了,我才认识到,一定要非常准确才对。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并非惯例就一定合适。
       比较典型的例子是“吉本バナナ”。国内一般采用音訳,译成吉本芭娜娜。其实,バナナ是从英文banana引进日本的外来语,是香蕉的意思。吉本芭娜娜本名是吉本真秀子。据她本人介绍,取这个笔名是因为她特别喜欢红色的香蕉花。还有一种说法是,她为了叫起来特别响亮而取的这个笔名。事实上,她从1988年1月出版处女小说集《厨房》以来,不到两年的时间,连续出版了《情海泡沫》,《心间圣所》、《预感凄凄》、《小城别恋》、《酣睡》等小说集。这些小说集,本本畅销,几乎每本都被外为评奖对象,其中的《厨房》就连获《海燕》第六届新人文学奖和第十六届“泉镜花”(著名小说家,1873—1939)文学奖。她的名字连同她的一系列畅销小说,几乎传遍了日本的各家各户。这也许与她这个笔名有莫大的关系。那么,究竟应该采取哪种译法比较好呢?

       而汉字音译则多用于译者常遇到的作品中的人物名称的翻译。
       由于有的人物名字用日语字母表记,又没有约定俗成的前译约束,所以,译者往往各行其是,采用汉字音译来表记,结果由于译本不同,同一个人物在里就会出现多种译法。

       比如大江健三郎作品里经常出现的“あさ”(发音asa)这个女性,有的人译成“阿佐”,有的是“阿纱”或“阿萨”。另外像“アグイィー”这个名字,有的译成“阿归”,有的译成“阿古意”等等。
       除了汉字音译外,还有人采用拼音译、直译、意译的方法。
       比如我翻译的《复乐园》里有个女孩子的名字是日语字母“りか”(发音lika),既可以采用汉字音译“里加”,也可以采用拼音译lika。但考虑到她是个风尘女子,似乎lika更符合她的身份。比如《窗灯》里女孩子叫“まりも”,日文的意思是“绿色的球藻”,可以选择汉字音译“麻利毛”,也可以选择直译“球藻”,但觉得“麻利毛”和“球藻”都不像女孩子的名字,最后采用了意译“绿藻”,这样既不失原来的意思,又像个女孩名字。
       究竟采取哪种译法,要根据人物的身份,综合考虑。才能尽量贴近人物。


       如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里的“绿”这个女孩子,发音midouli,所以有的译本采用汉字音译“米多丽”,我猜这是因为译者觉得顺口的缘故。因为“绿”一个字,从节奏上感觉比较别扭。也可能是考虑到时代色彩。可是,作者使用这个汉字,是有其特殊寓意的,绿色象征着蓬勃的生命力,这个女孩子在作品中也是个鲜活的存在,与另一个以自杀结束生命的女主人公“直子”形成对照。所以,考虑到这一层,还是译成“绿”或“绿子”为好。
      总之,在翻译日本人名时,应该考虑到各种因素,适当而灵活地采用汉字译、汉字音译、拼音译、直译、意译等译法。尤其是在小说里,对于人名的恰如其分的译法,更能增强增添人物的光彩,凸显人物的个性。 
      至于由于译者差而出现的译名混乱问题,只能期待今后呼吁翻译界出台一个比较权威的机构,来相对统一人名以及书名混乱的问题。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6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