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浅析日本青春文学  

2010-01-16 11:59:25|  分类: 我的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何谓青春文学?


       近年来,在日渐多元化的日本文坛上,表现年轻人生存状态的青春文学异军突起,给当代日本文学注入了一股新的生气。一向被中年作家左右的文坛,曾几何时被年轻作家占据了一席之地。其中,年轻女作家更以其细腻感性的描写赢得了众多的读者,推动了青春文学的蓬勃发展。
起始于自然主义的近百年来的日本文学,不言而喻,即是近代文学成熟、烂熟直至颓废的一个世纪。上世纪70年代以后,巨大的意识形态逐渐倒塌,所有的价值观都趋于相对化。随着文学的日益多样化,难以形成流派或团体,文学由其内部开始解体,加之外部的电视、漫画、电脑游戏等新的媒体的夹击,文坛这种形态正处于逐步解体之中。
       而在与日本文坛并列的另一个重要存在——日本的大学里,文学系正在改组为国际文化学系或人类文化学系,大学文学系正在逐渐消失。好歹存留下来的文学系,也由于大量改变课程而削弱了文学的色彩。而且中等教育的国语科目,各个教科书出版社也遵循文部省下发的纠正偏重文学教育的新教学大纲,正在制作减少了小说单元的教科书。由此可见,现今“文学”的处境实在惨不忍睹。
       但是,若说现在日本完全没有人读文学作品,也不尽然。80年代末,以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1988)和吉本芭娜娜《厨房》(初出1988、初版1989)为代表的青春小说获得了空前的人气,至今村上热和芭娜娜热依然在持续,两位作家写的书必然会成为畅销书。可以说,村上春树和芭娜娜开启了当代日本青春文学的先河。


       青春文学,顾名思义是描写进入青春期的年轻人的迷茫心态,经过种种生活历练,逐步走向成熟的作品。青春期一般包括进入初中后至大学左右的阶段。司马辽太郎将人的幼儿期的家庭及周边环境称为“第二子宮”,即儿童为适应社会所进行的必要准备。实际上,直到成为大人自立为止的少年、青年时期也应该算进去。再进一步推而广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的一生都是在成长的。因此,青春小说的读者非常广泛也是很自然的。 
       每个时代的青春文学都各有其时代的特色。如果说夏目漱石的《哥儿》《三四郎》、川端康成的《伊豆舞女》等作品反映的是二十世纪前叶日本青年人的感情生活的话,那么,当代青春文学则反映了当今日本社会背景下的青年人的生存状态。可是,什么样的作品算得上是典型的青春文学呢?
       一般来说,日本当代青春文学大致包括下面表格中列出的几个方面的母题。

 性?恋爱 性的觉醒 恋爱 初次性体验   
 学生生活 亲友?朋友 教师 离家出走   
 家庭?社会 对时代、社会、大人的不适应感或反抗 对走上社会的不安 迷茫?幻想?未来憧憬   
 死 孤独感 自杀 亲人意外死亡 

      日本当代青春小说多多少少都表现上了述主题,反映了青年人在面对情爱、生死、社会、他人时所感受到的种种迷茫和困惑,以及渴望摆脱孤独,走入社会的焦虑。
      尽管作品中同样表现了上述主题,但村上春树和芭娜娜的作品相比,恐怕芭娜娜比村上春树更具有青春文学的特点。首先是在作者的年龄上,芭娜娜发表处女作时是24岁,与其作品的主人公,可以说是同步的。而村上春树发表处女作时已30岁,《挪威的森林》描写的是作者十年前的经历,其时代背景和主题都与当代年轻人有一定的距离。由此是否可以这样推论,当前日本的青春文学是特指以与年轻作家个人体验同步的文学为其特质的呢?是否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继承了日本私小说传统呢?


二、青春文学的创作主体及推动者
       青春文学的盛行除了与日本文坛的凋敝相关,还与日本文坛各种奖项的推波助澜有着很大的关系。名目繁多的新人奖使许多新人不断涌现出来。以夺取作为预备军的新人奖为目标的未来小说家,不分男女老幼,数量十分庞大。为评奖而出版的单行本印数巨大,并且特别畅销。培养作家的文化中心和公开讲座等也很有市场。
       如“野性时代青春文学大奖”已举办了三届。三个得主都是80后。第二届得主野田杳(86年生)的《微不足道的回忆》描写了一个超现实的故事。主人公中学生突然有一天感觉自己身体各部位都长出了羽毛飞走了,自己变成了虚无。这篇现代变形记,充分展示了现代高中生的活灵活现的感性,令人耳目一新。第三届的获奖作品是黑泽珠珠(女,82年生)的《情夫》。描写了一个依靠女人供养的年轻男人的生活哲学。她对记者坦言:“尽管描写的主人公(25岁)已过了青春期,但是,正在寻觅着什么的人,都算是处于青春期吧。”“小说提出了工作、自立是否是最好的选择的问题,希望能够动摇读者的看法。”由此看出,日本青春小说对青春的思考可谓色彩纷呈。


      另一个青春文学的登龙门奖是松山市的“小少爷文学奖”。今年(第十届)获奖的是甘木露子(女,29岁,靠打工生活)的《太郎的钳子》。这是一篇描写“年轻人的性”的有争议的作品。在性方面受过的伤害的一男一女两个大学生,在互相意识到对方的存在的同时,也发生了一些纠葛,正面探讨了青春时代的严峻的性的问题。这是迄今为止该奖获奖作品中首次出现的题材,很现实地表现了当今日本年轻人的状态,受到很高的评价。
就连日本文坛最高的登龙门奖芥川奖也加入了青春文学的提携。如:第130届《给蛇戴上耳钉》的金原瞳、《真想踢他的脊梁》的绵矢理纱,第136届《一个人的好天气》的青山七恵,第138届《牛奶和鸡蛋》的川上未映子等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绵矢的《真想踢他的脊梁》是真正的高中生小说。她用第一人称手法描写了青春期女孩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的与现实世界格格不入的感觉以及两个同样不善交往的学生之间特殊感情。金原的《给蛇戴上耳钉》以主人公给舌头穿耳钉、纹身等身体改造、自残行为揭示了隐藏在现代年轻人心灵深处的恐惧和无尽的悲哀。


      此外,以《Little By Little》入围的岛本理生(女)是个高中生,15岁就以短篇获奖,被誉为一篇光彩夺目的青春小说。女主人公由于母亲失业,只得辍学外出打工,结识了一名拳击手。作者行云流水般地刻画了这个年龄的少女特有的青春冲动和迷惑。
      而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细腻揭示了一个不愿意上大学的女孩子,渴望自立又惧怕自立的矛盾心态。作者也是年轻女性,尽管主人公与她自身的境况并不相同(作者有正式的工作),但如此逼真的性格描写及心理描写,除了作家自身的想象力、表现力之外,与其年龄相近也是不可否认的。主人公把欣赏偷来的小东西当作自己生活的最大乐趣,这样的细节描写将一个缺少父母之爱和男女之爱,似乎被生活遗忘的年轻女子的无助心态表现无遗。
     综观文坛的早熟的少年少女文学,其共同点都是具有极强的现实性和社会性。他们都是从自己、自己身边写起。用早熟的慧眼,用年轻人特有的敏感纤细来构筑和反映年轻人生活侧面的杰作。
    他们在作品中无不例外地描述了自己的迷惘与孤独。在高速行驶的现代社会的列车上,每个人都有难以适应的眩晕感,处于青春期女孩子的感觉更加强烈。在这些年轻作家的作品深层都奔涌着同样的暗流。他们想要走出孤独的山谷,想与周围的人重新建立起正常的人际关系。主人公、情节虽然各不相同,但都对现实抱着强烈的不适应感,也都强烈地追求自我认同,想要抚平滴血的伤口。


三、结语
     《一个人的好天气》的畅销,同时还反映了目前中国读者对外国文学的接受情况。生活节奏的加快,生活品位的提高,也使读者追求既不厚重、也不肤浅,对心灵有治愈、放松作用的作品。日本青春文学和中国年轻作家写作的青春小说已拥有了一个很有分量的阅读群体,也是很顺理成章的。
       我愿意翻译更多优秀的青春文学,以飨读者。同时,也期望中国文坛能有更多优秀的青春文学推出,满足广大年轻读者的需求。

  评论这张
 
阅读(80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