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康复的家庭》(节选)(大江健三郎随笔)  

2010-01-20 08:33:24|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下面要说的“生存的习惯”是美国女作家弗兰纳里·奥康纳① 采用雅克·马利坦的“习惯”这个用语,并加入了自己的人生与艺术的习惯,重新赋予深刻的含义创造出来的。她认真阅读马利坦的著作,还和当时任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的马利坦通过信。她以写小说为生,不管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总之她逐渐形成了小说家的习惯。她用自己并不掌握的方法成功创作了一部并非世俗意义上的,而是作为艺术品的作品,她以这样的体验,说明成就的取得受益于习惯。
考虑到在医学第一线的医生也可能阅读我这篇文章,所以我想特别提一下,弗兰纳里·奥康纳和她的父亲一样,也备受红斑狼疮的折磨。从她二十岁出头从事文学活动的时候开始发病,不到四十岁就去世了。她寄希望于新研制的特效药,以乐观而稳健的态度与病魔抗争,并成就了其文学创作事业。她的精神成长史不仅体现在其优秀的短篇小说里,也可以从其书简集《 生存的习惯 》(The Habit of Being )中得到展示,集中有她在病榻上写的最后一封充满关爱和勇气的信。弗兰纳里和三岛由纪夫生于同年,我常常思考他们二人对待生与死的态度。
那最后一封信是弗兰纳里写给她年轻时结交的,后来成为终生朋友的剧作家梅阿里阿特·李的。这封信字迹很潦草,几乎无法辨认。是弗兰纳里死后在她的床头柜里发现的,后由她母亲寄出。信的内容是对当时正为匿名电话烦恼的李提出充满自信而实际的建议。可见,她在临死之前还为朋友操心,这就是弗兰纳里。

见不得阳光的卑鄙之人和那些张扬自我本性的家伙同样恶劣,也许比后者更坏。对匿名电话不能采取不切实际的态度。不必太害怕,继续做你该做的事吧,但必须保持警惕。必要的话可报警。这样做也许会对那个家伙有所规戒。
不知什么时候我才能把短篇小说寄给你。心情一直不好,连字也打不了。

编辑书简集的也是弗兰纳里的终生朋友萨利·菲茨杰拉德。他认为弗兰纳里除了小说家的艺术习惯之外,还具有第二个好习惯,那就是“生存的习惯”。他认为弗兰纳里“这一‘生存的习惯’不仅通过其行为,以及内在气质和卓越的活力,在逐渐明晰起来的事物乃至人的生存上显现出来,并被赋予特性,而且还反映在她自身的言行上”。她的这种“生存的习惯”在其信件中也体现了出来。上面那封信不就是一个样本吗?
~ 3 ~
我一直在思考能不能使用浅显的词语来表达上述含义的“习惯”,现在终于想到了个性这个词。如果举出具体人物来说明的话,或许更好理解一些。
为光主刀的森安信雄博士,后来也一直对光十分关照。我前面写过一篇有关他的文章,谈到他给我的感觉是一位颇具“谨直的幽默”的人。这并不只是从几句家常话中得到的感受,也不是听他说明光的手术以及有关治疗的情况时得到的感受,当时森安先生表情严肃忧虑,我没有感觉到幽默。然而后来回想起来,他无疑是一个谨直而幽默的人。
先生曾经告诉我说,他的一个女儿在学医,对医治皮肤病很感兴趣。他在说这些话时,目光少有的温和。有一次,先生请我给日本大学医学系的学生讲讲小说创作,他很少请我帮忙,我想当时听众里有他的女儿。他在会上说,在具有医学研究前沿特点方面,皮肤科是极其有趣的。他讲话时,脸上流露出年轻研究者那样的勃勃朝气。恰巧那段时期,我对有关免疫学研究最新成果的科普读物很感兴趣,感觉森安先生的话很有道理。他那具有谨直的幽默的学者风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现在回想起来,在各种局面下的谨直的幽默,都体现了森安先生的个性。正如上面所说,森安先生的个性大概也是深深植根于小学、中学以至大学的教育环境,当然也继承了双亲的性格以及受到家庭的熏陶。我想,应该说这些并非有意识的,而是无意识的影响,日积月累形成了森安先生的人品。
他选择医学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当了一名医生,为众多的患者解除痛苦,同时致力于年轻学生的教育。可以说他是通过这个过程,有意识地磨炼自己。此外,他作为医学专家在国际医学会议上所起的作用也构成了其中一个因素。在这些过程中形成的森安先生的个性自然令人仰视。
作为患者或者患者的家属,当然非常信赖森安先生作为脑外科医生的渊博学识和精湛的外科医术,不过,在和先生的日常接触中,发现森安先生的个性更能够激励患者。森安先生的实力不会发生变化,但是如果先生突然失去了个性的话,那么患者以及家属将会多么苦恼啊……
这样通过具体的人来说明,弗兰纳里·奥康纳在雅克·马利坦的学说基础上,提出的艺术的习惯以及生存的习惯的“习惯”,完全可以与一个人的个性结合起来。显然,一个人的个性是在其职业、经历、家庭以及学校等所有环境的影响下,有意识或无意识地长期积累的结果。
而且,当一个人面对困难重重的新工作时,个性将成为从根本上支持、引导他的力量。然而或许人们要问,尽管本人确实会意识到自己的个性,可是,他能否积极主动地去依靠这种个性为自己开创新局面呢?
现在让我们再回到艺术的习惯上来,就会得出明确的答案了。当我们遇到了创作中最最困难的关口时,想方设法克服困难,经历了种种失败,终于获得成功。当完成作品后,会发现自己到达了一个从未到达过的新境界。这就是我们平时积累的艺术习惯的结晶。我感觉当弗兰纳里·奥康纳这么说的时候,自己似乎也能够符合她说的“是的,您说得完全正确”了。
同样的道理,当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遇到困难的时候,生存的习惯不也会给我们带来同样的成效吗?一个人所特有的个性必定会使他将来大有可为。
因此,我认为应该尊重自己的个性,也尊重家人的个性,大家互相尊重彼此的个性,使之逐步深化,不断磨炼,并以此作为教育的方式。的确有时说“那是他的个性”,含有责备或轻蔑之意,然而,不也潜藏着对一个人的重新评价、重新理解的积极含义吗?不错,改变自我是很难的,事实上,我常常会不无敬佩地从许多优秀人物身上发现残留的疤痕般的个性。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