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谈谈日本专有名词的翻译(2)  

2010-01-21 11:00:19|  分类: 我的翻译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面再谈谈书名的翻译。

无论是译者还是读者都会遇到的这个让人头痛的问题。

我经常注意到这样的现象。同一本书,却有N个书名。各出版社也经常各行其是,弄得很不统一。

比如大江健三郎的:

「人間の羊/人羊、羊人、羊般的人

 芽むしり仔撃ち」/揪嫩芽打孩子(直訳)、剥芽击仔(直訳)掐去病芽,

勒死坏(直訳)、感化院的少年()

「万延元年のフットボール/万延元年的足球队(复旦大学出版社)万延元年的football(作家出版社)

川端康成的:「千羽鶴/千只鹤、千鹤、千纸鹤

村上春树的

風の歌を聴く/听那大风歌、且听风吟、好风长吟、听风的歌

「ねじまき鳥クロニクル」/行状(林年代赖译

森村诚一的:

「人間の証明」/ 、人生的明、人性的 、人

等等,比比皆是。

 

这些译名的出现重要原因是译者的个人差或者说是理解的差异造成的。也有的是错误的理解,望文生义,或不恰当地照搬原文。

如:夏目漱石的「草枕」/草枕(直訳)、旅宿()

太宰治的「人間失格」/失格(直訳)失做人的()

芥川龙之介的?河童? /河童(直訳)、水虎()等等。

像“草枕”失格”“河童”都是日语,怎么能直接拿来就用呢?

 

书名翻译的混乱,必然给图书市场带来了一些影响,让读者无所适从。一不小心,就容易买重复的书。而且也不利于文献的整理。再加上现在图书更新换代迅速,没几年就重新出版。有的出版社不愿意沿用原来的译名,便助长了这种现象的发展。此外,还有一些学者,从研究的角度探讨书名的译法,如有人认为,源氏物語可以译成“源氏传”或“源郎传”,伊豆の踊り子译成“伊豆情缘”(一般译成《伊豆的舞女》)等等,就更加使得书名越来越令人眼花缭乱了。 

有趣的是,还有个别情况,是日本方面的学者质疑一些书名译法,如村上春树的「中国行きのスロウ?ボート」林少华译的是《去中国的慢船》,但那位日本学者说,应该译成《去中国的小船》,虽然原文是“慢船”的意思,但与作品的内容不符,所以也不应该这么译。要做到这一步恐怕更难了。

总而言之,作为译者,在翻译书名时应该慎之又慎,抱着对作者,读者负责任的、严肃认真的态度去翻。同时,也应该有一些权威机构,能够在统一书名方面把一把关,将这种混乱状态降低到最小程度。

     先说这么多吧。仅供大家参考。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