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翻译与做人  

2010-01-22 10:05:40|  分类: 译境探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两天,翻阅报纸,偶然看到一篇报道,由于和本人有关,部分摘要一下。

     “余中先先生在北京订货会上淘到了一些好的文学作品,推荐给大家。……《温柔的叹息》是日本80后的青春文学,全书讲的是,一个弟弟帮助几年不见的姐姐改变重复单调的OLoffic lady)生活,表达了对生活的一种温暖而又无奈的心情。余中先先生实事求是地说,他还没有完整地看这本书,但他对于本书的译者竺家荣很信任。

   ……

    对于中国当前的引进图书,余中先还是以前的观点:策划选题都很好,瓶颈是翻译和后面的操作。一直是“一流的选题,二流的译者,三流的编辑”。另外对于翻译界通行的“研究生团队”或者以“工作组”形式做翻译,表示很不以为然。他认为,翻译是完全个人的事,不能变成流水生产线。但目前的情况是,翻译稿费低,翻译作品不算科研成果,这些问题也确实是限制翻译家全力投入的根本原因。他对此表示了愤慨和无奈。……”

                                 ——摘自《中华读书报》第159期,“书评周刊”版面

     跟法国文学翻译家余中先先生还未有机会谋面,但先生的名字早已如雷贯耳。

     关于余中先先生这段评论,我想表达两点感想:

     一是,对余先生对我的评价“很信任”,很有些受宠若惊。因为,听到读者的评价当然也很高兴,但得到专家的评价恐怕并非那么容易。这句“很信任”,足以让我感到付出的一切都值得了。

    一些人对翻译不大了解,他们会不屑地说一句“翻译有什么呀”。每当听到这样的话时,我就会怒火中烧,会极端鄙视这个人。我常对学生说,奉劝大家千万要记住一句话,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不要随便发言。弄不好会对别人造成伤害。我最经常举的就是这个例子。

 

翻译一本小说,其实并不是拿来就翻的,不知道别人怎么样,我要做的事情很繁琐。

1,  查阅作者相关材料。为了了解其经历,年龄,作品风格等等。

2,  研读作品。对情节,人物,主题等等了然于心。

3,  字典上查不到的词汇,上网查出来备用。

4,  进入翻译。(初稿,然后是多次修改,润色,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5,  添加注释。

6,  交出版社后,根据出版社反馈意见,稍加修改。

7,  定稿。

 

     整个下来,即使几万字一本小说,也要投入相当大的精力和时间。有时候,短短一句对话,要琢磨好长时间,以至于会自卑起来。自己怎么这么笨呢?再加上天性喜欢较真,修改多少遍,还觉得不满意。有时,真地怀疑自己是不是不适合搞翻译。

     有的学生问我,老师,你说成功的诀窍是什么?(虽然我还算不上什么成功,但还是得做出回答。)我回答“没有诀窍,我只能告诉你两点,一是当别人玩儿的时候,你不要玩儿,要有定力;二是要重视自己的名誉。真正做到这两点,应该没有问题。”

 

     有的出版社,担心因为稿费低,我不认真翻译,我告诉他们,你们尽管放一百个心,我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非常看重名誉。每一部译作都是给读者看的,如果读者觉得翻译得不像样子,会对我有很多负面的评价,那多难为情啊。我是把翻译当做一个事业来做,而不是一个活儿。

         还有的编辑还忧心忡忡地告诉我,现在一些优秀译者因为稿费太低而流失。言外之意是,你怎么样啊?我对他说,我翻译不完全是为了稿费。作为大学老师,教授学生翻译课程,没有翻译的经验怎么教呢?而且,我很喜欢日本文学,有机会把它们介绍给中国的读者,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再说,并非人人有这样的翻译机会的,为什么不把握一下呢?反正工资足够我花销的了,稿费当然是多多益善,君子不言利,绝不是不要利。

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有所得必有所失。反之亦然,有所失必有所得。得失全在于各人的取舍。人这辈子,无时无刻不面临取舍。我的追求,决定了我的取舍。编辑听了,放心了一些。

  

     第二点感想自然就是“研究生团队”的问题了。这的确是翻译界的一个潜规则,我也听说过一些。说实话,余先生说的那些客观原因的确不可否认。但是,如果是我,我宁肯不接这个活儿。倒不是我品格高尚,而是怕丢面子。万一事情暴露出来,以后还怎么为人师表啊。自己砸自己牌子的事情,万万不能干。

 

     有时遇到几个出版社同时找我的时候,我先跟他们商量,如果不太着急的话,往后推一推,就可以接。但是,有的出版社说,不能推迟,那就只好算了,加多少稿费,也翻不了。有人说,你可以让学生帮你翻哪,署名还是你。有的学生也对我说,有的老师经常给学生找翻译活儿,您应该更多,怎么从来没有啊?我说,因为如果请你们翻译,就要给你们署名。那样的话,出版社不干,不给你们署名,我又不干。

 

    日语翻译家,老前辈丰子恺先生曾在《弘一大师全集·序》(1943年出版)里写过这样一段话。(1915年,丰子恺先生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习时,曾师从李叔同先生学习图画、音乐、日语,李叔同先生于1918年在杭州定慧寺出家为僧,法名演音,字弘一。)

 

“我崇仰弘一法师,为了他是‘十分像人的一个人’。凡做人,在当初,其本心未始不想做一个十分像‘人’的人,但到后来,为环境,习惯,物欲,妄念等所阻碍,往往不能做得十分像‘人’。其中九分像‘人’,八分像‘人’的,在这世间已很伟大;七分像‘人’,六分像‘人’的,也已值得赞誉;就是五分像‘人’的,在最近的社会里也已经是难得的‘上流人’了。像弘一法师那样十分像‘人’的,古往今来,实在少有。所以使我十分崇仰。至于怎样十分像‘人’,有这全集表明,不须我再多费词了。我自己,也是一个心想做到十分,而实际上做得没有几分像‘人’的人。……”

                             ——摘自《丰子恺品佛》P173.(作家出版社)

 

           就连品格高尚的老前辈都如此自评,何谈吾等无名晚辈,更当以前辈为楷模,努力做得几分像“人”吧。

 

         最后,附带一句,据我所知,现在的编辑水准,着实大大提高了,有些应该达到一流了吧。一本好书,恐怕真的需要三者都达到一流才行。

  评论这张
 
阅读(61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