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近叶渭渠  

2010-12-14 15:30:21|  分类: 叶渭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屠亮智

  有一位翻译日本文学、研究日本文学、文化学而享誉学术界的老学者。他于1989年退休16年来,共计完成论著17部,其中有的是专著,有的是与他的老伴合著。他专著、合著所写的字数约四百余万;译作字数约三百余万,发表的论文、序、跋约百余篇。如果用老骥伏枥,壮心不已,著作等身等等美好的词语来形容这位老学者的话,是最为恰当不过的。这位老学者就是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叶渭渠。
  现在让我们走近叶渭渠吧。
  在迷茫中对事业的期望
  叶渭渠先生祖籍广东东莞,生于越南南方的堤岸市,那是靠近湄公河不远的一个华侨聚集的城市,在这里他完成了小学到高中学业。随着新中国在隆隆炮声中宣告成立,在祖国的感召下,叶先生和已定婚的高中同学唐月梅,同许多优秀的海外华侨子女一起,放弃了国外优裕的生活,回到了一穷二白的祖国。回国当年他们双双考上北京大学,就读于著名文史学大家季羡林领导的东方语言文学系,在同一个班级专攻日本语言文学,毕业后分配到同一个单位,
  叶先生在国内第一个工作单位是国家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当了机关干部,时下称公务员。这当然不是叶先生的理想岗位,这与他中学时产生的文学梦有着相当的差距。服从祖国的分配是那个时代青年的天职。在单位,叶先生主要做行政、调研工作,曾一度当过领导秘书,不时为部委首长楚图南、阳翰笙起草讲话稿,写调查报告,总结请示和外出公差等,庆幸的是直接的领导时任对外文委亚洲司司长林林同志是一位日本文学专家,在他的支持和鼓励下,叶先生50年代末就利用业余时间写出了一些很有水平的文化评论,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大公报》等报刊上发表,也写了《反对日美安全条约后的日本文化形势》等调研报告,受到有关领导和部门的重视。可是,在50、60年代的社会状况下,机关干部业余时间一张《内参》一杯茶,聊聊天,没有人管。然而尽管出色的完成了本职工作,但在业余时间搞点喜欢的专业,也会被人指责为不务正业。“文革”期间,有人更是上纲上线,对叶先生的业余的文学爱好,批判为“走白专道路”。与大多数知识分子的命运一样,叶先生全家四口被迫以去掉“臭老九”味道,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为名,下放到河南,先后在信阳、息县对外文委“五七”干校砖瓦厂和农场进行劳动改造,挑土、打砖、喂猪,什么粗活脏活都得干,体力耗尽,但脑筋却有了思考的时间。叶先生面临永远“扎根农村干革命”,根本没有回城的指望。于是叶先生只能暗暗流泪,忍痛把多年积累的珍贵资料、书籍全部论斤卖掉了,唯独保留了一本《日汉字典》,在繁重的体力劳动之余,背地里用以复习单词,这也反映出叶先生在迷茫中对事业的期望。
  “文革”的十年,是叶先生失去的最宝贵的青春十年,也是我们国家社会、经济生活发展停滞的十年。20世纪后50年,正是日本和西方文化的融合史,是日本文化创造了自己辉煌的历史,并通过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先后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而走向世界。这段时间,我们对日本文学和文化学的研究不但产生了很大的空白,而且被欧美等西方国家拉大了差距,对我们国家和叶先生都是不可估量的损失。可贵的是,在劳动改造中,叶先生并没有消极,通过“文革”现象,他认识到个人是无法把握政治规律的,但可以慢慢找回失去多年的独立思考能力,对知识、真理的执著追求,他开始对政治问题,对现实的社会现象深思,已经不是盲从地跟随“造神”运动人云我云。从此叶先生开始了弃政从文,舍仕从学。1972年,政治气候开始转暖,叶老先生第一次鼓起勇气不服从组织分配,努力向热爱文学的岗位靠近,先曲线求职分配到人民文学出版社,这虽然还不是自己理想的岗位,但毕竟可以参与研究日本文学。十年的编辑生涯,他每年编辑审稿数十万字,完成了周总理指示内部出版的三岛纪夫近百万字的《忧国》和《丰饶之海》四部曲的编辑工作,责编了丰子恺翻译的日本古典名著《源氏物语》,并作序。还翻译了一些日本文学作品,写点评论小文章。最大收获是开始翻译了日本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川端康成的名作和动笔撰写《川端康成传》。1984年,叶先生谢绝了出版社总编善意的挽留,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老所长何方同志的慧眼识英才,鼎力相助下,调到了日本研究所。叶先生在《我的求学之路》中写道:“我没有想到我年已54岁,还有机会踏进了我国最高的学术殿堂——中国社会科学院,实在是我苦苦追求的梦”。从此开始了梦寐以求大半生的安心做学问之道。
  译介川端康成文学“处于中心地位”
  叶先生来到中国社科院日本所主要干了两件大事,一是翻译名篇名著,二是著书立说。他两次婉谢何方所长给他的社会文化室主任的职务,这大概是古人的:“官,名也;事,实也。有名而无实,天下之大患”说法所指吧。
  叶老先生的翻译之路,始于50年代从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之后。他利用业余时间为中国音乐家协会翻译歌词,也翻译了电影剧本,如今的许多中年人都看过日本文学剧本《砂器》以及改编拍成的同名电影的配音翻译,那是叶先生的杰作。70年代,他翻译了日本左翼作家小林多喜二的《蟹工船》和合译了有吉佐和子的《恍惚的人》等中长篇小说,以及鲁迅致日本人士的部分书简。由于当时许多作品属于内部发行,不许译者署名,大量的翻译作品只能算是叶先生的“无私奉献”吧。70年代末,叶先生带头将日本著名作家川端康成的作品翻译介绍到中国,成为影响中国文学史的持续不衰的热潮。他认为:川端康成是接受西方文学起步,全面倾倒西方现代主义,继而又醉心于全盘继承日本传统,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最后对传统与现代产生了自觉,找到了两者的结合点,才创造了川端康成文学的辉煌。
  川端康成作品在我国形成文学热的年代,正是我国改革开放之初,我国文学刚结束八个样板戏中“高大全”人物唱主角,过度宣扬阶级斗争和革命化,完全摒弃西方文学的一种极端。之后,文学界又浮起了全盘西化思想,好像中国传统文化就是封建文化的代名词。叶先生此时选择川端康成的大量作品,翻译到我国,无疑具有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由于长期的极左思潮影响,翻译和介绍属于“资产阶级”的文学是要冒风险的,但介绍日本现当代文学而无川端康成是不完整的。起初,一家地方出版社的编辑向叶先生约稿,他推荐了川端康成的《雪国》和《古都》,这是川端康成获诺贝尔文学奖三部代表作的其中两部。没想到当译完这两篇名著后,出版社内部对《雪国》有歧见,我国的日本文学研究会有人指手画脚,说《雪国》是描写“五等艺妓出卖肉体”,该出版社的某中层管理者要求只出《古都》,不出《雪国》,叶先生予以拒绝,而这家出版社的总编和编辑很有胆识和眼力,果断批准出版,并表示承担一切“政治责任”。故中译本出版一事拖延两年才面世。美中不足的是,出版时把无论从作品的重要性还是从发表的时间都应编辑在先的《雪国》,却放在《古都》之后,书名成了如今的《古都·雪国》。在这之后,人民文学出版社制订了一套“日本文学丛书”的计划,叶先生把《川端康成小说选》作为“丛书”一卷,并收入《雪国》,翻译了这一卷。可是,准备发稿之际,“反精神污染运动”如火如荼,此时,有人要把《雪国》从《川端康成小说选》中剔除,叶先生认为没有《雪国》的“川端小说选”是缺乏代表性的,承蒙责编和总编的支持,《雪国》最终保留在“小说选”里并出版了。从此叶先生就与川端康成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从1981年开始,叶先生翻译出版了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女》、《雪国》,《川端康成小说选》,尤其到了日本所后,叶先生继续翻译了川端康成的《千只鹤》、《睡美人》、《名人》《掌小说全集》、两卷本《川端康成散文》等名篇佳作一百七十多篇,一百多万字。其翻译川端的作品获学术界和读者的好评,中国学者王向远认为:叶先生翻译川端康成的作品,“质量可靠,选题精严,是影响较大的译本。” (《二十世纪中国日本翻译文学史》)日本学者千叶宣一说:叶先生“以他的专著《川端康成评传》及译作成果,足以说明他居于外国,包括欧美在内的川端文学研究的第一位。”(《日本现代文学思潮史》序)台湾木马图书出版公司出版“川端康成文集”,在大陆挑选译本时,最后经过反复比较,选中了叶先生的译本出版了。可以说,叶先生在川端康成译介中是“处于中心地位”。为此,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于2004年11月特授予叶先生为“中国资深翻译家”的荣誉称号,从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文学翻译界只有12人获此殊荣。 
    《大地》 (2005年 第二十三、二十四期)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