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疯癫老人日记(7)  

2010-12-14 09:48:48|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日。……净吉昨晚从关西回来,今早去轻井泽……

 

八日。……下午一点至两点午睡,起来后等着铃木来出诊。这时,浴室门从里面敲了几下。“我锁上门了。”里面传来飒子的声音。

“那位要来吧?”

“是啊。”飒子探了探头,就咔嚓一声锁上了门。我瞥见她板着脸,表情冷冷的。看来她一个人先洗了,头上的浴帽正往下滴水……

 

九日。……今天不扎针。午睡后,我放不下心,就继续待在卧室里。

“我锁上啦。”今天她也敲了几下,比昨天晚了三十分钟,而且根本没探出头来。下午三点多,我轻轻拧了拧门把手,门还锁着。下午五点做牵引时,听见春久走到跟前跟我打招呼:“伯父,多谢了,每天都洗得很舒服。”我看不见他的脸,真想瞧瞧他说这话时是什么表情。

六点在院子里散步时,我问佐佐木:“飒子不在家吗?”

“刚才我看见希尔曼出门了。”佐佐木又去问了阿静,回来说,“少夫人确实出门了。”

……

 

十日。……下午一点至两点午睡,然后又经历了与八日相同的事……

……

 

十一日。……今天不做针灸,不过今天和九日那天不一样。

飒子没有说“我锁上啦”而是说“我没锁门啊”。她还难得地探出了头,表情很快活。从里面传出哗哗的水声。

“今天他不来吗?”

“不来,您进来吧。”

她让我进,我就进去了。她早已躲进浴帘后面去了。

“今天您可以吻我。”沐浴声停了,她从浴帘下面伸出了小腿。

“怎么还是看妇科的姿势?”

“当然了,膝盖以上不行。不过,这回我把喷头关上了呀。”

“是想要感谢我吗?这礼也太轻了吧。”

“不愿意就算了,我可不勉强您了。”然后又加上一句,“今天不限嘴唇,用舌头也可以。”

我和七月二十八日那天姿势相同,用嘴去吸吮她小腿肚的同一个位置。我用舌头尽情地享受,这感觉跟接吻很像。我咂咂地从小腿肚往脚踝吻下去,她竟一直没说什么,全由着我。舌尖触到了脚面,进而触到了大拇趾。我跪在地上抱起她的脚,一口含起了大拇趾、二趾和三趾。又吻了脚心,湿漉漉的足底很诱人,仿佛也有表情似的。

“差不多了吧?”

突然,喷头打开了,喷到了她的脚底,也喷了我满头满脸的水……

五点,佐佐木来通知我做牵引时,问我:“哎呀,您的眼睛怎么红了?”这几年来,我的眼白常常充血,平时总是红红的。仔细观察瞳孔的话,甚至能看见眼角膜下面暴着几条又红又细的血管。担心是眼底出血,去做了检查,医生说眼压正常,还说我这个年纪也不足为奇。只是每当眼底充血时,就心跳加快,血压明显升高。佐佐木马上给我号了脉。

“脉搏90多下,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啊。”

“给您量量血压吧。”

她硬让我躺在书房的沙发上,静躺十分钟后,在我的右臂缠上橡皮管。我看不见血压计,但是从佐佐木的表情上大致猜得出来。

“您现在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没什么不舒服啊。血压高吗?”

“200左右。”她这么说的时候,一般都是在200以上,差不多205、206、210或220以上。不过,我过去最高的时候曾经达到过245,所以多少高一点,也不会像医生那么吃惊。反正我也看开了,一不留神就这么丧了命也没法子。

“今天早上量的时候是高压145,低压83,很正常的,怎么突然这么高了,真奇怪。是不是大便干燥,用力太猛了?”

“没有啊。”

“没什么事吗?真是奇怪了。”佐佐木仍旧百思不得其解。我嘴上没说,可心里再清楚不过了。刚才吻脚心的触觉还留在嘴唇上呢,想忘都忘不了。血压一定是我在把飒子的三根脚趾含在嘴里的时候高上去的。当时,我的脸一下子变得火热,血液全部涌到了头部。我甚至想到自己会不会在这一瞬间突发脑溢血死去呢。我会死吧?我会死吧?我千真万确是这么想的。我曾设想过这种情况,然而一旦真到了这时候,一想到“死”还是害怕。于是,我拼命对自己说:“要冷静,不能太兴奋。”可奇怪的是,越这么想就越停不下来。不,越想要停下来,就越疯狂地吮吸起来。一边想着我要死了,一边吮吸着。恐惧、兴奋和快感在我胸中轮番涌动着,心绞痛发作般的疼痛让我喘不上气来……到这会儿已经过了两个小时,血压还没下来。

“今天就不要做牵引了,安静地休息一下为好。”佐佐木不由分说地硬把我送回了卧室,让我躺下休息。

……

晚上九点,佐佐木又拿着血压计进来了。

“再给您量一次吧。”

这回所幸回复了正常,高压150多一点,低压87。

“好了,这下可以放心了。刚才可是高压223和低压150哪。”

“这不过是偶尔的。”

“偶尔也不行啊,幸亏持续时间不长。”

放心的不光是佐佐木,其实我比佐佐木还要松了一口气。同时,我又觉得照现在的状况,我还可以继续疯狂下去,虽说不是飒子喜欢的桃色冒险,但我这种程度的桃色冒险也不该就此停止,纵使一时疏忽丢了性命又有何妨……

 

十二日。……下午两点多春久来了,好像待了两三个小时。晚上吃完饭,飒子马上出门了,说是去斯卡拉座看马丁·拉萨尔主演的《扒手》,然后去王子饭店游泳。我想象着从她那露背泳衣露出的雪白的肩头和后背,在夜晚的灯光下闪烁的情景……

 

十三日。……下午三点左右,又经历了一次桃色冒险。只是今天眼睛没有红,血压也正常,反而让我扫兴,仿佛没有兴奋得眼睛充血,血压200以上,就不过瘾似的。

 

十四日。净吉晚上从轻井泽回来了,他星期一要上班。

 

十六日。飒子说,昨天到好久没去的叶山游泳去了;还说今年夏天为了照顾我,没工夫去海边,所以没机会晒黑一点。飒子的皮肤有白人那么白,被太阳晒到的部分有些发红。她说从颈部到胸部晒出了一个鲜红的V字形,被泳衣遮住的腹部显得格外的白,今天她似乎是为了向我炫耀这些才让我进浴室的。

……

 

十七日。今天好像春久也来了。

 

十八日。……今天也进行了桃色冒险,只是和十一日、十三日稍有不同。今天她是穿着高跟凉鞋冲澡的。

“你为什么穿凉鞋?”

“在歌厅看脱衣舞时,舞女都是光着身子,穿着这个出场的。对于恋足癖的爷爷来说,这样不是很有魅力吗?有时还能看见脚心呢。”

这还不算什么,后来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今天就让爷爷necking吧。”

“‘necking’是什么意思呀?”

“这都不知道吗?前几天爷爷不是还做过吗?”

“是亲脖子吗?”

“是啊,是petting的一种呀。”

“‘petting’是什么意思啊?我没学过这个英语单词。”

“上年纪的人真是麻烦,就是爱抚的意思。还有个词叫‘heavy petting’。对爷爷还得从头教起。”

“这么说,我可以吻你这儿了?”

“您可得感谢我啊。”

“我给你磕头作揖吧。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看来可怕的还在后头哪。”

“嗯。您还算明白。这么想就对了。”

“先告诉我行不行啊?”

“别问那么多了,先necking吧。”

最终我还是抵挡不住诱惑,尽情地享受了二十多分钟的所谓necking。

“哈哈,我赢了。这回您可不许不答应我了。”

“答应什么呀?”

“我说出来您可别吓瘫了。”

“到底是什么呀?”

“我老早就想要买件东西。”

“说吧,什么东西?”

“猫眼石。”

“猫眼石?”

“对,没错。可不是那种小的,我想要的是男人戴的那种大个的。我在帝国饭店的商店里看上了一颗,真想把它买下来。”

“多少钱?”

“三百万。”

“你说什么?”

“三百万。”

“开玩笑吧。”

“没开玩笑啊。”

“我手头没有那么多钱。”

“我知道您正好有笔现成的款子,差不多这个数。我今天已经订了货,跟人家说好这两三天内去取货的。”

“真没想到necking有这么昂贵呀。”

“不光是今天,以后您随时可以necking呀。”

“不就是necking吗,真的接吻才值哪。”

“说什么哪。刚才还说给我磕头作揖呢。”

“这可麻烦了,被老伴瞧见了怎么办呢?”

“我怎么可能那么笨呢。”

“再怎么说也心疼啊。可不能这么欺负老年人噢。”

“瞧您那副高兴的样子,言不由衷。”

我的确是满脸愉快的表情。

……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