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追忆永远的恩师——叶渭渠先生  

2010-12-15 15:22:27|  分类: 叶渭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惊闻叶渭渠先生病逝噩耗,一瞬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不久前去先生家拜访时,先生还谈笑风生的,想不到竟成永别。看着先生送给我的多本大作,以及题字,不禁感慨万千。记得那天,先生还说,过几个月你再来的话,还要送给你一本新出版的书。这些话至今仍然萦绕耳边。请先生盖章时,我还建议先生多刻几种字体的章,也好让我们收藏。先生哈哈大笑说:“对呀,回头去刻几枚来。”

先生就是如此的平易近人。考虑到先生身体不太好,本想只坐一会就走,可是,不知不觉就待了两个小时,总觉得有很多话想跟先生说,抑或是出于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先生的忧心。

 

回忆起来,和叶先生、唐先生相识已有快二十年了。1995年9月,二位先生顶着重重压力,在武汉大学召开了中日美三岛由纪夫文学研讨会。我有幸受邀参加,从此与叶先生结缘。虽然因一些人阻挠,此研讨会中途流产,但是,先生对日本文学的巨大热忱和实事求是的学者风范,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叶先生毕生致力于日本文学和文化的研究、译介,著作等身。90年代,他不顾年事已高,在进行研究的同时,对于日本经典作品的译介也投入了巨大的精力,付出了大量的心血。记得从那年开始,我先后参加了叶、唐二位先生主编的多部日本文学译作集,(包括:珠海出版社的《安部公房文集》(1997.7),漓江出版社的《川端康成作品》(1998),中国文联出版社的 《三岛由纪夫文学系列》(1999.10);《谷崎润一郎作品集》(2000.8);《中日女作家新作大系》(2001.9),河北教育出版社的《大江健三郎自选集》(2001.1),《东山魁夷的世界》(2001.11)等)。二十年来,叶、唐二位先生的译作、编译、译文等数不胜数(参见本人编辑的叶先生作品一览表),叶、唐二位先生当之无愧地成为了日本文学研究和译介的领军人物。

可以说,先生的一生都献给了中日交流的事业,为日本文学和文化的研究、译介做出了无法估量的贡献,为世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初步统计,叶先生和夫人的著作、译作、编著等,已出版的达200余卷。将先生的作品目录系统整理出来,让读者们了解这位学界大家的著书立说、优美译笔,作为晚辈,是我能为最敬重的叶先生所做的唯一的报答。

 

叶、唐二位先生不但自身笔耕不辍,对于后学晚辈的提携更是不遗余力。90年代的时候,我还未曾发表过一部翻译作品,甚至译文,然而,叶先生给予了我极大的信任和鼓励,从而增强了我的自信。在先生的关照下,我的第一篇译文《狗》(珠海出版社的《安部公房文集》),获得了出版社的肯定,从此幸运地走上了翻译这条路。

没有叶、唐二位先生对我的鼓励和提携,就没有我今天的事业。他们不但引导我走上翻译之路,对我在日本文学翻译方面的发展也一直给予了莫大的关心和帮助。每次去看望他们,无论多忙,他们都放下手头的工作,倾听我遇到的困难,给予悉心指导。因此我能够经常聆听先生教诲,学到了很多宝贵的东西,取得较快的进步。

 

无论是做人还是做学问,先生都是我的楷模,能够得到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恩师指点,实在是此生的幸运。先生经常教导我,年轻人要努力上进,要把有限的时间和精力用在有意义的事情上,对一些无聊的人或事不必放在心上。身正不怕影子斜。正人先正己,才是君子所为。

先生的教诲让我永志难忘,终生受用。多年来,我不断排除复杂的人事干扰,淡泊名利,坚守初衷,沿着先生指引的方向,不断前行。严格要求自己,不随波逐流。专注于翻译好每一本书,对译者负责,对读者负责,对自己负责。尽管距离先生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但至少没有辜负先生的信任,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自认可以无愧地告慰先生的在天之灵。

 

叶先生的身体并太好(我看到他平时经常靠吸氧供应过量的用脑),由于不知疲倦地写作、翻译繁忙,不荒废每一寸光阴,终于积劳成疾,刚刚82岁,便离开了他热爱的事业和亲人。今天中午,去八宝山为先生做最后的送别,望着先生的遗容,令人肝肠寸断。叶渭渠先生的去世,不仅是日本文化研究界的巨大损失,也是中国日本文学爱好者的巨大损失。

我们这些后辈只有加倍的努力,将先生未竟的事业发扬光大。像先生那样做人做事,为读者奉献更多更好的日本文学译作。

祈祷叶先生一路走好!并衷心希望唐先生保重身体。

 

                                                                                                        学生     竺家荣

 

  评论这张
 
阅读(48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