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虫眼天下 ——日本文人的动感物体癖  

2010-02-14 20:30:15|  分类: 日本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毛丹青

 

 

  阅读过不少原文著书,尤其对文学作品十分投入,总觉得日本文人的表述有一个相似的类型。具体说起来蛮长的,因为可以拿出大量的例句逐一解释,同时还能旁征博引,不过,这么一弄就太学究气了,照直写下去,必定枯燥无疑!简而言之,日本文人对“动感物体”超级敏感。

 

  先拿2009年畅销书冠军村上春树说事儿,他最新的长篇小说《1Q84》上下两卷,销售290万册。据说,台湾已经抢先出版了中文繁体版。小说一开头的头一句话就是一个出租车内的场面描写。“出租车内的FM广播正在播放古典音乐的节目。”

 

  其实,最能说明村上春树热衷于“动感物体”描写的是他1983年发表的短篇小说《萤》,其中有一段试译如下:“萤火虫消失后,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它的光的轨迹一直留在我的里面。这道微弱的光就像失去了目的地的灵魂一样,在双目紧闭的厚厚的阴影中彷徨,在阴影中,我多次悄悄地伸出手指,但什么也没触摸到,因为那道微弱的光老是走在我的指尖的前边!”不难看出,一道流动的“光”实际上已经变成了村上文学的关键词,读者不妨以这样的视角阅读他的其他小说,痕迹是非常明显的。

 

  日本文人的表述习惯不仅仅是村上春树一个人。再比如:摄影家土门拳写过一篇《跑佛》,意思是他看见了奔跑的佛像,有一段描写寺院的情景是这样的。

 

  “当我正要告别黄昏中的凤凰堂,回身看了看的时候,发现堂顶上的凤凰雕像因为有了疾云飘浮而撒鸭子跑了起来,它就像往死了逃命一样,把我完全看傻了!”

 

  如果说土门拳的描写仅仅是对风景的一个直觉,那坂口安吾的感悟却从另外一个角度表达了精神上的“动感物体”。这位以《堕落论》而知名的癫狂文人是这样写的:“我打一开头就在寻找不幸与痛苦,因为我从来就不想幸福!幸福不能安抚人,所以我连想都不想。”接下来,他写道:“我想拥抱大海,想被巨大的波浪狂打,然后我想直接蹿进去!”显然,这样的表述也是因为海是流动的,所以才让坂口安吾如此热衷于此。

 

  再有一个例子就是大文豪川端康成,因为使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短篇小说《雪国》的开场白就是对“动感物体”的描写:“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车在信号所前停了下来。”

 

  据说,人对“动感物体”的迷恋是未能摆脱幼年期的凭证,也不知这个道理是否能说明日本文人的表述习惯。F107

 

 

 

  毛丹青:旅日作家。神户国际大学教授。长期进行双语写作,曾出版中文著作《狂走日本》、《闲走日本》、《日本的七颗铜豌豆》等多部。

 

 

 

  评论这张
 
阅读(232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