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寄语新新人类(梁文道)  

2010-03-12 18:40:46|  分类: 大江健三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寄语新新人类(梁文道) - 竺家荣 - 竺家荣的博客 2010-03-02 12:02:59   来自: alsterufer

   今天大家都很关心教育的问题,而在谈到教育的时候有骂教育部官员的、有骂这个校长的、有骂教授的。大家也当然出了很多书去谈教育政策的宏观问题、谈学校的管理问题、谈老师该怎么当的问题。可是很奇怪,不知道我有没有搞错,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是有很多的人出文章或者出书,讨论的是学生的问题,他们很喜欢跟年轻人讲你该怎么样去当一个好学生。但是现在,一个人一旦写这些东西,马上就会被认为他是一个家长心态,他很八股,他很古老,因为现在大家都流行的是教训老师,不是教训学生。可是问题是,教育作为一个双向的沟流,沟通跟交流的话,一个老师他常常反省自己怎么样当一个好老师,难道一个学生不应该常常也去想,怎么去做一个学生这样的一个问题吗?今天我给大家介绍一本书,这本书是我最敬佩的一位当代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的一本作品,叫做《给新新人类》。
   那么先说这个大江健三郎,大江健三郎大家知道是日本第二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而且呢,是有名的倾左翼的知识分子。他在过去几年写的很多小说作品里面,比如说,像这个《换取的孩子》里面,甚至还提到说,他为了他一些反右翼的言论呢,每年右翼都要找一些人,找一些黑社会到他家,是固定的,每年都去,去铡他的手指,作为警告,作为惩罚。但是他依然坚持自己的想法,坚持自己的风格,是我非常敬佩的一位知识分子。他的文学作品也是很厉害,但今天我们重点不在这儿,重点回到《给新新人类》。
   《给新新人类》其实是另一本书的续篇,那本书叫做《孩子为什么要上学》。那么为什么孩子要上学,那么这两本书,在日本都是很红、很畅销的书。大江健三郎最初写这些文章是在报纸杂志上面写专栏,专门谈自己对教育的看法。那么他对教育当然有自己很独到的看法,首先他是个很成功的作家跟知识人;第二就是他作为一个父亲,大家可能听说过,大江健三郎他其中一个困扰他一生,也是影响他写作最大的事是什么事,就是他有一个儿子,是有轻度智障的,叫大江光。在几十年抚育下的大江光,现在活得非常快乐,而且是日本相当有名的一个音乐家,一个作曲家。这不是说他智障会好,这不是病,他是智障。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对教育常常作出很深刻、很深刻的反省,那么于是他把这些反省,他自己小时候受到什么教育的回忆,跟对现在的教育的看法,年轻人跟成年人相处,应该怎么样去相处等等、等等,写了很多文章出来,就结集成两本书了。
   好,我们先看一下,在大江健三郎这本《给新新人类》里面他说他从小的时候,自动看过一些书,看到法国启蒙运动时期介绍的一些人物,他觉得那些人了不起,原来那些人叫知识人,也就是我们中文讲的知识分子。他就下定决心,他将来要当知识分子。后来又考大学了,他填报的志愿是东京大学的法文系,那么当时家里面就傻了,这算什么志愿,念法文有什么出息?回来之后,有事儿做吗?这个中学又不缺法文教师。于是,他就说,因为我想当知识人。他妈觉得很难理解,就说你不会想当书呆子吧,你是什么意思?他说不,我就是想知识人。后来,果然他很努力的去教育自己成为一个知识人。努力的方法是什么呢?就是不停自己去读书,那么他读书,能够学到一点什么东西呢?我觉得他作为一个左翼知识分子,对社会底层,对日本过去历史的反省,显现出是一种巨大的同理心、同情心。
   我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有那么多人读书,但是越读整个心胸反而越狭隘,读书应该是让我们能够知道世界的宽广,能够设身处地的想象别的人,他们面对的环境,对不对?这里面就提到,已过世的美国思想大师萨义德曾写过一封信给他,跟他说,由于你经常读书,所以你对别人的经验有共鸣的力量,会觉得共同的感觉方法和这个感觉方式跟想法。他说,读书该怎么读呢?
   他跟我一样,他反对速读。他同样认为读书不能够求快,求多,而是要慢慢的读。最理想的阅读状态,他引述了法国一个作家的一个随笔,他说就像一个年轻人坐在电车上,慢慢的看着书,突然不知道经过什么地方,这年轻人,抬头看着窗外的景观,可能是阳光可能是树旁的落叶,出神了,然后稍一回头,再来,再继续读自己那本书,这才是一个最舒缓最理想的一个读书状态。为什么要达到这样状态?是为了要认真的倾听,学习当一个去听话的人,不是要做乖孩子的那种听话,而是要听懂别人在说什么。
   所谓的教育,无论对老师来讲,对学生来讲,这难道不是一个很重要的素质吗?任何时候,先学会倾听,再学会说话。我们很关心说话的问题,怎么说的问题,但是我们不是很计较怎么听的问题。他在书中提到,小时候玩的一种游戏,传话游戏,大伙儿或许也玩过,就是一排同学我把一个话传给第一位同学,请他传下去,传回来一圈儿,你会发现,原来那个故事,原来那个事件常常会变得荒腔走版,他觉得这事很好玩,为什么呢?这是为了表示我们每个人听别人说话的时候,好像都不是很在意。
   我们为什么不是很在意别人说的话?那么他谈到了一个很特别的例子。他说他过去认识了一位老朋友,那个老朋友是他20岁出头时候就认识的。后来,他不止是个作家,而且是个有名的政治家,其实他讲的就是他的老对手石原慎太郎——东京都执事。他说有一回石原慎太郎已经跟他不想往来,断交了。但是就写一封信给他,为什么呢?因为他正在出一本回忆录,里面想放一张当年大伙儿一起拍的照片,然后顺便还谈一些往事。然后大江看完这个信就说,我记得当年这事好像不是这样的,回信去。结果石原托他的秘书跟他讲说,这有什么关系嘛!于是大江就说,大家不想学石原慎太郎那样,就要学会好好的怎么尊重过去的事情,听好别人说的话。
  
  (注:上文中提到的《给新新人类》即《致新人》的台译本)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