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季羡林先生的“三十年河东”与“送去主义”论 (续完)  

2010-09-30 13:12:49|  分类: 叶渭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渭渠(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季先生在一篇文章论述这个问题时,将他敬慕的国学大家钱穆写于1990年5月的最后遗稿《中国文化对人类未来可有的贡献》全文抄录下来,以说明“天人合一”这个命题有了全新的认识,以及“送去”“天人合一”思想适逢其时。我们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季先生的本意。钱穆先生的文章最后这样总结性地写道:

 

近百年来,世界人类文化所宗,可说全在欧洲。最近五十年,欧洲文化近于衰落,此下不能再为世界人类文化向往之宗主。所以可说,最近乃是人类文化之衰落期。此下世界文化又以何所归往?这是今天我们人类最值得重视的现实问题。以过去世界文化之兴衰大略言之,西方文化一衰则不易再兴,而中国文化则屡仆屡起,故能绵延数千年不断,这可说,因于中国传统文化精神,自古以来即能注意到不违背天,不违背自然,且又能与天命自然融合一体。我以为此下世界文化之归趋,恐必将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宗主。此事涵意广大,非本篇短文所能及,暂不深论。

今仅举“天下”二字,包容广大,其涵义即有,使全世界人类文化融合为一,各民族和平并存,人文自然相互调适之义。 [11]

德国学者卜松山在论述中国传统文化对现代世界的启示时,也从“天人合一”谈起,他说:对人与天的合一问题的解释,就是通过把“仁”理解为一种生命力。“这种力量的活跃,就生发出人道精神,帮助造成人与人之间、人与外部世界之间和谐相处。做到孔子所说‘四海之内皆兄弟’(《论语?颜渊第十二》)。或更进一步,达到如理学家们所称道的:人与天地万物为一家。”他进一步谈到中国传统文化具有世界性价值,还说:“特别是‘仁’即人类之爱(人道主义)的思想,它既是天赋的条件,又需要后天的修养,以达到人与人、人与万物为一家的目的。”[12]

可以说,季先生提倡“送去”东方综合思维模式──“天人合一”的思想,准确地把握住新一轮“东学西渐”的关键问题。

其次,是“送去”文字与资料。季先生说:“除了理论、观点之外,还应包括资料。”季先生的主张,“要了解东方唯一的途径就是学习,学习资料首先是文字,也就是书籍。环顾当今世界,在‘欧洲中心主义论’还有市场的情况下,在西方某些人还昏昏然没有睁开眼睛的时候,有关东方的书籍,极少极少。有之,亦多有偏见,不能客观。”[13]这一“送去主义”的倡导,正为世人所重视,所传播。进入21世纪,“东亚中华文化圈”掀起“孔子热”,以及世界主要是西方国家陆续建立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传播儒家哲学思想和汉字,就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个问题。据报刊报道,到2009年12月,已在88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传播中华文化的554个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同年年底,我国拍摄的首部以孔子生平为题材的传记片《孔子》,举世上映,亦可窥见一斑。

与此同时,“送去”作为文化传播使者的汉语、承载历史文化的汉字。据报刊报导,目前海外有4,000万人在学习汉文汉语,仅美国大专院校每天平均就有超过51,500名学生。2008年哥伦比亚大学成立“全球中国连接”,哈佛、耶鲁、康耐尔大学、牛津大学等40多所全球顶尖名校纷纷设立分部,报刊还报道:近几年来美国留学中国的人数10年増长6倍,2009年来自190个国家和地区的来华留学达23万多人。韩、美、日三国的来华留学人数居前三位。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美国将在未来4年送10万名美国青年到中国留学。如此等等,这些可以成为实现当前“送去主义”的初步基础,建构东西方文化交流的重要基石。

正是基于这种“送去主义”的理念,季先生倡导并亲自主持了跨世纪的文化大工程《东方文化集成》,以身作则带领“集成”各编的编委们,在东方学界同仁的大力支持下,克服了种种困难,走过了十多年的曲折历程,目前完成了出书共出版了101种124本。可以说,季先生的“送去主义”,有理论指导、也有实践意义,并非徒托空言。“东方文化集成”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它不仅分担将中国文化和东方文化向西方和世界“送去”的重要任务,也起到了不可忽视的“拿来”的作用。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东方文化集成”计划出书的500种中,中华文化编100种,而其余东方国家400种,占多数。          

东方许多国家也有过悠久的辉煌文化,在我国文化史上已有不少“拿来”,比如古代从印度“拿来”大乘佛教,近代从日本“拿来”就更多了,仅就资料来说,先觉者们于1907年翻译并由当时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了《新译日本法规大全》全81册,这部大全,是集明治时代中期至1905年制定的日本成文法的大成,是日本从封建社会向近代化社会定型的立法成果,它成为中国近代立法的蓝本,提供了近代中国建设民主与法治社会的参照系。21世纪的今天还在“拿来”,由商务印书馆重版。民国成立后10年,即1922年,鲁迅在《呐喊》的自序中也说过,在东京的留学生大多是学政法、理化的,他表示自己“梦很美满”,预备学成回国“促进国人对维新的信仰”。[14]尤其是上世纪东方国家摆脱殖民统治后,正在走向文化复兴,正在走向现代化,它们创造了许多值得我们“拿来”学习的经验。我们今天需要“拿来”的,不仅是西方的先进文化,也要“拿来”其他东方国家特别是日本、韩国、新加坡等东方发达或发展中国家的优秀文化,共同学习,互相了解,共建和谐的世界。

总之,季先生主持的《东方文化集成》以“送去”为重点,“拿来”也不能忽视。2007年3月,日本共同通讯社发的通稿《亚洲第二章──大国文化的走向》,谈及季羡林先生总主编的《东方文化集成》时写道:《东方文化集成》是“集东方国别史大成的事业,以取代迄今以欧洲为中心所编写的文化史、文明史”,“这是一项在文化方面取得世界领先地位的基础研究”,同时强调中国学界这种“再编写迄今用西方语言和思想所编写历史的动向,大概是企图用东方传统文化反过来照射内外吧。”[15]

如今季先生往矣,《东方文化集成》已正式列入“十一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得到了国家出版基金的资助。《集成》编委们决心继承季先生的遗愿,像季先生在《东方文化集成》总序宣示那样,“世界人民、东方人民、中国人民的需要,是我们的动力。东方人民和西方人民的相互了解,是我们的愿望。东方人民和西方人民越来越变得聪明,是我们的追求。”“我们坚决相信,只要能做到这一步,人类会越来越能相互了解,世界和平越来越成为可能,人类的日子会越来越好过,不管还需要多么长的时间,人类有朝一日总会共同进入太平盛世,共同进入大同之域。” 我们东方学人将不知言倦地一代接一代地继续完成季先生的未竟事业。

在21世纪东方文化正在复兴之时,就有美国学者提出这样的问题:“在西方文化统治世界文化两个多世纪以后的今天,世界各国的人们,包括西方的民众和精英,都在思索这样一个问题:西方文化是不是真的在不久的将来会退缩成为地域文化,取而代之的会不会是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文化的世界化?” [16]一些东方学者和西方有识之士与季先生同声相求,同气相应,主张反对“欧洲中心主义”,东西方文化平等交流,让东方文化走向世界。韩国资深学者金在烈回答《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采访时特别提出这样一个问题:“19世纪以后,西方文明迅速成长和发展,它向东方强势进入,而东方固有的精髓被排挤且逐渐衰落。进入21世纪,随着东方社会本身有了物质方面的丰富积累,包括技术、知识、生产能力等方面,我们应该有对应西方文明的同等能力。到了这一步,未来的东方文明和东方社会将走向哪里?”他自我回答道:“我们应该带着我们自己的哲学和思想,带着我们关于人的、生命的、人与自然的思想精髓走向未来。在20世纪,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处于混合状态。对东方而言,这是段混沌期。我们必须跨过混沌期,对我们的文明再次整理和梳理,选择精髓,综合东西方文明。我们需要开展文明之间的对话,尊重多样化,包容多元文化,最终达到文明之间的和谐状态。”金在烈最后还前瞻性地说:“如果我们要选择一种未来的文明观,我想应该是和谐的思想。这种和谐正是东方几千年文明积淀的所有思想的总括,也是东方文明的精华所在。如果这种文明观能够被人类整体接受和认同,相信未来的人类社会能够实现整体繁荣。”[17]日本资深学者、早稻田大学前校长西原春夫在与我国旅日学者访谈时也言道:“21世纪,是亚洲的时代。但是,我不认为,仅仅是经济强大了,亚洲的影响力就会提升。我认为,在人类濒临存亡之时,亚洲必须带着哲学、道德、伦理等方面的解决方案登上历史舞台。” [18]日本另一位资深学者川村范行也著文说:“现在,我们迎来了一个新的历史转机:依仗实力与功利主义的西方霸道在21世纪初暴露出了它的局限,推崇‘德’与‘和’的东方王道即将开通。”[19]

一位中国社科院曾经采访过季羡林先生的友人,当面对笔者就季先生作出了这样的评价:“季先生最具中国和东方情怀的学者,他对中国和东方传统文化怀有最大的敬意,同时也对中国和东方的未来怀抱极大的信心。民族认同并为之奋斗才是中国未来的希望,东方未来的希望。”笔者十分认同这一评价。可以预言,“三十年河东”、“送去主义”者,乃在21世纪发展的未来,东方文化复兴,走向世界,重新在全球化时代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当然,东方文化走向世界的过程中,也应不断自我革新、吸收西方的先进文化,走自强之路。这样,东西方文化平等交流,互相吸收,彼此相融,21世纪人类文化的前景将是光辉灿烂的!


 

[1]黄仁宇《中国大历史》,第276页,三联书店2007年版。

[2]季羡林《东西方文化的互补关系》,收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第170页,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版。

[3]季羡林《从宏观上看中国文化》,收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第94-95页,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版。

[4]加藤周一《为什么需要“近代化”》,收入《加藤周一著作集 7》,第98页,平凡社1984年版。

[5][德]卜松山《儒家传统的历史命运与后现代意义》,原载《传统文化与现代化》(张国刚译),1994年第5期。

[6]季羡林《21世纪:东方文化的时代》,收入《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第14页,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版。

[7]季羡林《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收入《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第143页,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版。

[8]季羡林《倡议编撰〈东方文化集成〉》,收入《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第21-29页,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版。

[9]鲁迅《拿来主义》,收入《鲁迅全集 6》,第38-40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

[10][英]约翰?霍布森《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中译本),第3、261页,山东画报出版社2009年版。

[11]钱穆《中国文化对人类未来可有的贡献》,此稿乃钱穆逝后,由钱穆夫人胡美琦投寄香港中文大学《新亚月刊》,载于该刊1990年12月号上。

[12][德]卜松山《中国传统文化对现代世界的启示──从“天人合一”谈起》,原载《传统文化与现代化》(张国刚译),1993年第5期。

[13]季羡林《东方文化集成?总序》,收入《东西方文化议论集》(上册),第13页,昆仑出版社1997年版。

[14]鲁迅《呐喊》,收入《鲁迅全集 1》,第416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

 

[15]见《德岛新闻》2007年3月15日

[16][美]老三《东西方世界文化观比较》,《中国社会科学报》1010年3月9日,第13版

[17][韩]金在烈《让东方文明走向世界》,《中国社会科学报》1010年2月23日,第15版。

[18]参见刘迪《鸠山由纪夫─日本民主党政治的开幕》,第151页,东方出版社2009年版。

[19][日]川村范行《中国的未来充满希望》,《中国社会科学报》1010年3月18日,第13版。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