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法比安家的回忆(青山七惠 著)连载2  

2010-10-19 18:43:45|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条街道的车站被包裹在灰色的建筑物中,天气很冷。

说实话,我情绪不怎么太高,这跟天气也有点关系。昨天在日内瓦的晴空下,使我眼睛和腿脚一直动个不停的某种东西消失了。虽说没有人追赶我们,但是一想到要在这里待两天,根本就别想逃得出去,我就心情郁闷起来。

车站里人来人往。有一条狗在叫个不停。我俩坐在那只狗被拴着的药店门口的长椅上,等着娜迪亚来接我们。

“真讨厌,那家伙。”

卓郎愤愤地说。我立刻明白他说的是狗。那条狗一直在大声叫唤着,听着让人受不了。那是一条褐色的小型犬。

“狗的主人正在买东西吧。”

“狗的声带说不定比人要长呢。不然哪能这么没完没了地叫唤呢。换了是我,就算你现在被人一枪给崩了,都叫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啊。”

“真的有声带这东西吗?”

既然被叫做“带”,想必是肉构成的带状东西附着于喉咙表面或喉咙里头吧。或许它是一种观念性的东西,只不过把发出声音的人体系统叫做声带而已吧。我虽说就这个疑问请教了卓郎,其实也不是那么感兴趣。他可能也很明白我的心思,并不搭理我的提问,一边看手表一边说“娜迪亚,会不会来呀?”

“卓郎。”听见喊声我们扭头一看,一个褐色头发的女孩子朝我们招手呢。卓郎叫了声什么站起来,拥抱了她。

娜迪亚戴着眼镜,比我想象的个子要高些。二人用英语交谈着,我站在距离他们两米远的地方,等待着被介绍的时机。

卓郎朝我一招手,我才终于和娜迪亚面对面了。“Hello。”我先说了这么一句。卓郎给我们互相做了介绍。在她张口要说什么之前,我飞快地说出了事先练习好的几句话:“Nice to meet you。”“Thank you for inviting us。”她也回应了一句“Nice to meet you。”然后又加了一句话,估计是“听说过你。”的意思。之后出现了几秒钟的沉默,但三个人不约而同都笑了。我的余光看见一个男人拉着女孩儿的手从药店里走出来,正在解狗链子。

娜迪亚轻轻吐了口气,说,

“Yes,lets go!”

卓郎的心情似乎好得不得了。娜迪亚也笑吟吟的。我们走出了车站,朝公交车站走去。中途下起了小雨。

 

在公交车上的时候,卓郎一直在和娜迪亚说话。他说的英语连我也能听懂,但是娜迪亚说的,即使认真听,也只能听懂一半。我听了一会儿便放弃了,看起车里的其他乘客和窗外的风景来。

透过潲到窗玻璃上的雨滴,我朦胧地看见建筑物的灰色和街树的绿色不断地闪过。

不过,车里的装饰是以黄色为基调的,色泽很鲜艳,只看车内的话,恍如坐在主题公园的缆车里一样,感觉特别的亲切。前排座位上,三个女孩子紧挨着坐在一起,这使我回想起了坐公交车上学的高中时代。可是,这里是瑞士。我再度想起自己从熟悉的日本来到了这般遥远的地方来,心情又黯淡了下来。我并非想要回日本去,只是一想到自己待在日本以外的地方,就感觉十分不安和寂寞。我觉得自己或许是爱日本的。但是,自己究竟有多么爱日本,怎样地爱着日本,还从来没有仔细想过。

当左边出现了一片草原般开阔的绿地时,汽车开始减慢了速度。

“好像到终点了。”

听见卓郎说话,我回头一看,只见他正和娜迪亚挽着胳膊呢,不禁吃了一惊。当然,这种事在外国是司空见惯吧。由于疲劳,我的情感也变得迟钝了,惊讶没能持续很久。卓郎和娜迪亚挽着胳膊倚靠在前排坐椅背上。两个人显得十分般配。在我看来,娜迪亚看上去是一个比照片给人的印象要正经得多的女孩子。那张照片大概是故意做出那种怪样的吧。

下车后,娜迪亚在前面带路。地上躺着一只像是麻雀或什么小鸟的尸骸,“Watch out。”她皱起眉头,提醒我们。我们一直沿着高高的墙根走,走到头之后,娜迪亚走进了大门里去。

这里有着一座座三层高的板式住宅楼。我感到不安。因为这里好像没有卓郎所想象的那样的宽敞的独门独院,倒是像我和家人住了十八年的、父亲公司的住宅一模一样的建筑物。我扫了卓郎一眼,他全然不在意似的不时调整着背包带的位置,兴高采烈地走着。

娜迪亚指着从里面倒数第二座楼房说,“就是那儿。”

“就是晾着黑T恤的那家。”

像这么简单的英语,我也能明白。于是我微笑着说了句“I see。”

不过,房间里面的情况却出乎我的预想之外。乘着狭小的电梯上了三楼后,只有两个门。娜迪亚推开了左边的门,于是眼前出现出了足可以将我家居住的公司住宅整个放进去那么宽敞的客厅。我惊呆了。旁边的卓郎也连珠炮似地重复着“Large” “So Nice”,赞美着房间。

从客厅的右边走出一个系着围裙的身体壮实的女性,像是娜迪亚的妈妈,她用英语说着“欢迎”,我又重复了一遍在车站对娜迪亚说过的那些话。娜迪亚的妈妈的头发非常红,我对她这头红发也看得入了迷。

“你们的房间在这边。”

娜迪亚领着我们去了走廊尽头的房间。

房间里塞得满满的。除了摆放着两个床垫和一个大书架外,还有一个放着电脑的桌子和一个可以写字的小桌子。说是个狭窄的屋子,只不过是因为塞得东西太多,才显得小。其实足有相当于八榻榻米以上那么大的面积。我们在家具的空隙间放下行李箱,坐在了床垫上,还用拳头摁了摁软硬。大桌子和小桌子之间有个飘窗,遮挡着百叶窗。

一看表,才下午五点。娜迪亚又带我们去了客厅,问我们喝什么饮料。我想要咖啡,但娜迪亚飞快地说了句什么,我问卓郎,“她说什么呢?”

“好像说是问咱们喝不喝瑞士特有的饮料。”

“什么饮料?”

“那种有泡泡的,喝点尝尝?”

“就像可乐那种东西吧?”

卓郎用英语一问,“差不多,但味道不一样。”娜迪亚好像这么回答。结果,我俩便要了那种饮料。娜迪亚从厨房拿来了一个茶色的大塑料壶,给三个玻璃杯里倒入了饮料,然后三人碰了杯。这种饮料看起来很像姜汁清凉饮料,但口感跟刨冰果汁很接近。

卓郎和娜迪亚聊起了英国学校里的事,我无事可干,便细细打量起来客厅来。

靠窗边摆放着可以坐三个人的桌椅。右侧最里头是厨房,就像把墙给凿通了似的,从我坐着的地方,可以看见娜迪亚的妈妈在厨房里做什么东西的背影。靠近走廊一侧铺着浅色地毯,摆放着大沙发和足有四十英寸的液晶电视,还随意摆了两个奇形怪状的单人沙发。即便这样,客厅还是很宽敞。房间里没有一样摆设是不讲究的,给我的印象就像是进了家具店。因为根本就看不出来这是一家人已经住了好多年的地方。就连茶几上的遥控器,看着都是那么精致。

我回头去看露台,挂在衣架上的黑色T恤摇摆着。这就是刚才娜迪亚指的那件T恤。我不禁担心起它会不会被外面下着的小雨淋到。

“喂,你被吓到了吧。这个家怎么样?”

一直在和娜迪亚海聊的卓郎突然扭头对我问道。我有点发慌,但还是照心里怎么想的,用日语对卓郎说了出来。于是卓郎把它翻译成英语传达给了娜迪亚。然后二人又接着就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我一边喝着甜甜的果汁,一边瞧着身体结实的娜迪亚的妈妈忙活的背影发起呆来。

“这个家好像不是娜迪亚的家。”

和娜迪亚对话中断的时候,卓郎对我说道。

“为什么?”

“这个家,娜迪亚说不是她家。”

“那是谁家呀?”

“好像是叔叔或什么人的……好像也不算是叔叔。反正是为叫做法比安的人的家。娜迪亚一家好像只是暂时借住在这里的。”

“是这样啊。”

不过,我还是觉得娜迪亚一家无论住在什么地方,每天也都会这样度过的。这个整洁的客厅里虽然感觉不到生活的气息,但摆在这里的每一件家具,挂在墙上的每一幅画都有着深不可测的存在感。这种存在感恐怕不仅仅是随意摆放家具就能产生的,而是来自于家具本身从居住在这里的主人身上吸取的一种规律性的东西。

“那么,那位法比安先生也住在这里吗?”

就在我提问题的同时,有两个人走进了客厅。我又吃了一惊,原来他们一直待在这个家里呢。因为家里非常安静,完全感觉不到还有别的人在家。

其中一人是个女孩子,像是娜迪亚的妹妹,另外一人是位中年男性,我猜想他大概就是法比安吧。

娜迪亚的妹妹一进客厅就吸引了我目光,她目不斜视地、不露一丝微笑地径直走到桌边来。娜迪亚介绍说,她叫“库拉乌迪”。她向我伸出了右手,我也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说道“Nice to meet you。”她听了突然露出了可亲的笑容。她有着较为丰满的身材,看上去有些任性,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她旁边的男性原来是娜迪亚的父亲,不是法比安。由于他的名字发音很难,所以我没有记住。我和他也握了手。他在这个家里个头最矮,头发几乎全都白了。脸部的轮廓没有其他三人那么清晰,颇有些东洋的韵味。他的英语发音似乎有些生硬。跟我们问候之后,他不好意思地使用我们听不懂的语言对女儿说了几句话。他使用的好像是叫做瑞士德语的、在当地作为口语来用的语言。他穿着T恤和短裤,很休闲的打扮。见到了这位爸爸,我才终于感觉安心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