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晓 寺(三岛由纪夫)节选2  

2011-01-15 17:32:31|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一清早,本多就雇了一条小船,去参拜了对岸的晓寺。

    出发时正值日出时分,这是去晓寺最理想的时刻。四周还有些昏暗,唯见塔尖沐浴在晨曦里。从前方的吞武里密林中,传来百鸟响亮的鸣啭。

    渐渐走近寺院,才看清那座塔上镶满了花花绿绿的中国瓷盘。这座宝塔由雕栏分层,第一层是茶褐色,第二层是绿色,第三层是蓝紫色。这无数瓷盘象征着花朵,有的以黄色小盘作为花蕊,配以其它颜色的瓷盘堆出花瓣;有的以淡紫色的酒盅倒扣在花心做花蕊,配以彩盘作花瓣,这些花朵一直向上延伸至塔顶。叶子都是瓦片。塔尖上有几头白象向四方垂着长鼻子。

    整座宝塔的重叠感和厚重感使人感到压抑。充斥着色彩与光辉的宝塔层迭而上,越来越细,仿佛重重叠叠的梦从头顶上压下来似的。就连很陡的台阶垂直面都雕刻上了花纹,每一层都用人面鸟的浮雕支撑着。尽管这一层层,不断被多重的梦、多重的期待、多重的祈祷所压垮,依然继续向上累积,徐徐逼近天空,成为一座色彩斑斓的宝塔。

    晨曦刚刚从湄南河对岸照射过来,宝塔上那千百个碟子就变成了无数面小镜子,敏捷地捕捉到它们,这个巨大的螺钿工艺品闪烁出了炫目的光辉。

    这座塔长期以来一直以它的色彩起着晨钟的作用。那是响彻寰宇的、与拂晓最为和谐的色彩。它拥有与拂晓同等的气势、同等的分量、同等的破裂感。

    深褐色朝霞将湄南河染成了红土色,宝塔那光辉灿烂的身姿在河水中晃动不定,预告着炎热的一天又开始了……

 

“寺院您已经看得差不多了吧。今天晚上,我领您去个有趣的地方。”

菱川对茫然眺望着暮色中的晓寺的本多说。

“卧佛寺、护国寺您都去过了。去大理石寺院时,正赶上摄政参拜。昨天早上又参观了晓寺。要是看上瘾的话,那可是看不完的。您看了这几处寺院,按说也就差不多了。”

“可也是啊。”

本多不置可否地回答。菱川打断了他的沉思,令他不快。

此时,本多脑子里想的是,放在旅行包最下面的那本古旧的清显的《梦的日记》。为了在无聊的旅途中阅读而把它带上了。到了这里后,由于炎热和倦怠还没有开始读。不过,以前看这本书的时候,所感受到的那种梦幻般的热带风情的绚烂色彩,依然历历在目。

    工作繁忙的本多,这次到泰国来并非只是为了工作。年轻时,他通过清显认识了两位暹罗王子。在他多愁善感的年龄,目睹了清显与月光公主的爱情悲剧结局以及绿宝石戒指的失窃。旁观者清,那幅记忆模糊的画面,在镜框中牢固地保留了下来。总有一天要去访问暹罗,成了他多年的宿愿。

  然而,四十七岁的本多,不知不觉染上了这样一种习性,对于内心细微的感动也会特别警惕,能立刻嗅出其中的欺瞒或夸张。那是自己最后的热情了,本多回忆着,那是为营救得知自己是清显转世的勋,而毅然辞职时那样的热情,……并且,自己亲身体验了“救济他人”的观念的彻底失败。

    自从不相信能够救济他人后,本多反而作为律师发挥了自己的能力。丧失了热情以后,却在救济他人上,不断取得了成果。无论是民事诉讼还是刑事诉讼,只要委托人不是有钱人,他就不予以受理。因此,本多的家业比他的父辈还要昌盛。

    摆出一副只有自己才代表社会正义的面孔来沽名钓誉的穷律师,实在是滑稽的存在。本多深知法律救助人的限度。说实话,尽管雇不起律师的人就没有犯法的资格,但是仍有许多人,出于某种一时的需要或愚昧而触犯了法律。

    他有时觉得,没有比将法律强加于广大的人性更匪夷所思的了。如果犯罪往往是由于需要或愚昧,那么是否可以说,构成法律基础的社会习俗也是如此呢?

    以勋的死为终结的“昭和神风连事件”(译注:“神风”是二次大战中日本特攻队的称呼。)之后,连续发生了多起类似事件。当局凭借昭和十一年二月二十六日发生的“二·二六事件”才平息了国内的动乱。其后的“七·七事变”已过了五年,仍未结束。加上日德意三国同盟进一步刺激了列强,于是,人们纷纷猜测起了日美间爆发战争的危险性。

    但是,本多对于时代的推移、政治的纠纷、战争的迫近既不抱有任何兴趣,也不为之亦喜亦忧。他的内心深处正在崩溃。时代如骤雨般激烈动荡,雨滴洒落到无数人的头上,每个命运的石子都遭受了淫雨千万遍的侵袭。本多明白,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它。当然无论怎样的命运,都无法预见其结局是否悲惨。历史的发展总是一面满足着某些人的愿望,一面违背着另一些人的愿望。无论多么悲惨的未来,也不会违背所有人的愿望的。

    尽管如此,也不能认为本多已经变成了一个空虚而阴郁的人。比起从前,他倒是更加快活而开朗了。以前当法官的时候,他说话十分谨慎小心,可谓如履薄冰。如今他已经不这样讲话了,在衣着上也随意多了,竟穿起了锯齿形格子的新奇上衣,性格也变得诙谐豁达了。只是到了这个酷热难耐的国家后,不大随便开玩笑了。

    他的脸上渐渐出现了与其年龄相符的沧桑厚重感。在这张洗得发白的棉布似的面容上,已不见了青年人特有的简洁明快的线条,而是增添了一层软缎般奢华的凝重。本多知道自己从前决不是英俊青年,所以这种使年龄不透明的外貌也没什么不好。

    而且,现在的本多比年轻人拥有更加切实的未来。年轻人总喜欢谈论未来,这只是因为他们还未拥有未来。“有所失才有所得”,这正是年轻人所不知道的“有所得”的秘诀。

    正如清显未能改变时代一样,本多也未能改变时代。和古代死于感情战场上的清显不同,再度迫近青年们的,是在付诸行动的战场上决一死战的时代。勋便是他们的先驱。就是说,两个轮回转世的青年,以不同的形式死在了不同的战场上。

    那么,本多会怎么样呢?本多还没有显露出任何死的迹象。他既不热烈地渴望死,也不躲避不期而至的死。可是现在,置身于这暑热之地,整日曝露在灼热火箭般的暴晒下,本多觉得遍地葳蕤的草木,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恰似临近死亡的最后的辉煌。

    “从前哪,差不多二十七、八年前吧,两位暹罗王子来日本留学的时候,我曾和他们交往密切。其中一位是拉玛六世的弟弟巴塔那迪多殿下,另一位是他的表兄弟,拉玛四世的孙子库里萨达殿下。不知他们二位近况如何?这次来到曼谷后,我很想见见他们。可是,我担心他们早已不记得我了,贸然前去打搅有点儿……”

    “您怎么不早说呀?”万事亨通的菱川对本多的见外颇为不满似地说道。“不管什么事,只管问我,我会给您满意的回答的。”

    “我能不能拜见两位王子呢?”

    “这可就难了。他们是拉玛八世陛下最信赖的两位伯父,现在伴随陛下到瑞士的洛桑去了。王侯们几乎是倾巢出动,所以目前宫殿里空荡荡的。”

    “那可太遗憾了。”

    “不过,要是您运气好,或许可以见到巴塔那迪多殿下的亲眷。说起来让人费解,殿下最小的公主一个人留在了曼谷,她刚满七岁,由宫女们侍侯着,住在叫做蔷薇宫的小宫殿里。真够可怜的,就像被幽禁在里面一样。”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担心带她的外国去,被人看成精神不正常,让王室蒙羞。据说这位公主自懂事后,总是说自己不是泰国王室的公主,而是日本人转世,自己真正的故乡是日本。不管别人说什么,她都这么坚持。要是有谁稍微加以否定,她就不依不饶地哭闹。所以,宫女们都维护着她的这个幻想,侍侯她成长。虽然谒见公主是很难的,好在先生有那层关系,只要说话得体,应该有希望的。”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