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晓寺》 (三岛由纪夫)节选5  

2011-01-31 19:15:27|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本多不耐烦地凑到菱川耳边问道。

    “一般都是这样,没有别的意思。并没有什么想让人久等,以显示威严的意思。您大概已经体会到了吧,在这个国家做什么事都是急不得的。

    据说朱拉隆功大帝之子瓦西拉兀王当政时,一向游手好闲,昼夜颠倒,拂晓才回寝宫睡觉,午后才起床。宫内的大臣们也是下午四点才来上朝,第二天早晨回家。也许在热带国家,这样才能万事通顺吧。如果把这里的人们的美比做鲜果之美的话,这鲜美的果实必然成熟于怠惰,那种成熟于勤劳的果实是不可能有的。”

    菱川长舌妇般的喋喋不休叫人实在无法忍受。本多想躲他远点,可菱川的口臭却穷追不舍。这时,刚才那位老妇人又出现了,她双手合十,提醒他们注意。

    从孔雀停留的窗户那边传来了叱叱声,像是要把孔雀赶走,而不是要为公主清道。孔雀振翅飞起,它的身影从窗户上消失不见了。本多看见从北边的柱廊那边走出来三位老妇人。她们以同样的间隔,排成一行朝这边走来。而那位公主由最前面的老妇人牵着手,另一只手里拿着当作玩具的白茉莉花环。这位七岁的月光公主被领到象牙前面的中式椅子边时,也许是由于身份低微吧,刚才给本多他们带路的老妇人立刻跪地叩首,给公主行了个叫做“古拉帕”的礼。

    为首的老妇人拥着公主坐在中间的中式椅子上,另外两位老妇人并排坐在公主左边的小椅子上。也就是说,第三位老妇人紧挨着菱川。刚才跪拜的老妇人马上退下了。

    本多模仿着菱川,站起来向公主深深鞠了一躬后,重新在金色和朱红色相间的中式椅子上坐下来。几位老妇人看样子都有七十高龄了,因此,幼小的公主与其说是被侍侯着,更像是被囚禁着。

    公主没有穿着传统的服饰“帕侬”,她上身穿的是西式白地绣金包边衣衫,下面是叫做“帕芯”的泰国花布裙子,和马来亚的纱笼差不多。脚上穿了一双朱红色镶金鞋。头发剪成本国特有的短发。相传这是古时候,柯叻城勇敢的少女们女扮男装,迎击柬埔寨侵略军时的发型。

    公主长得十分聪慧可爱,看不出一点儿疯癫的迹象。她那双黑亮有神的眼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本多他们。纤秀的蛾眉和嘴唇透着冷峻,加上留着短发,俨然一位英气勃发的王子。她的皮肤是含有黄金色的褐色。

    公主接受了本多他们的礼物之后,晃动着两条小腿,两手玩弄着茉莉花环,一边频频地朝本多看,一边跟为首的女官耳语了几句,女官很严历地劝阻了她。

    在菱川的暗示下,本多从衣兜里掏出紫天鹅绒小盒,呈给了身边的第三位女官,又经过了第二位及第一位女官的手,才到了公主手里。这个过程花费了不少工夫,漫长得使人更觉闷热了。小盒子被为首的女官打开检查,因此,小公主没有能够体验到亲手打开它的那份童趣。

    公主那可爱的褐色小手冷淡地扔掉花环,拿起珍珠戒指,饶有兴趣地端详了半天。从她的表情看不出感动还是不感动。这非同寻常的静止不动过于长久,致使本多怀疑这会不会是公主疯癫发作的前兆。突然,公主脸上浮现出鲜灵的微笑,露出参差不齐的小白牙,本多这才放下了心。

    公主把戒指放回小盒,交给为首的女官保管。公主开始说话,她的声音清晰,口齿伶俐。她的话经过三位女官的嘴来传达,就像一条绿蛇从合欢树枝间绕行而来似的。最后由菱川做翻译,这才传到了本多耳朵里。原来公主说的是“谢谢”。

   “我对泰王室素怀敬意,又见殿下对日本感觉很亲近,如果您允许,我下次再来贵国时,一定献给您日本的偶人等玩具,不知您意下如何?”

    本多请菱川给公主翻译了这句话。菱川讲出来的泰语还比较简短,但经过三位女官的传达,每个单词的音节,一位比一位增多增长,等到第一女官奏给公主时,就变成了一长串的话。

    公主的话也是同样被布满皱纹的黑嘴唇一个接一个地传达了过来。公主原话中活泼稚嫩的养分都被中途吸收掉了,最后吐出来的只剩下镶满假牙的嘴嚼过的渣子了。

    “殿下说,非常高兴地接受本多先生的盛情厚意。”

    这时,突然发生了异常情况。

    乘第一女官不注意,公主猛地跳下椅子,跑过了两米左右的距离,紧紧抱住了本多的腿,本多吃惊地站了起来。公主颤抖着,大声哭喊着什么。本多弯下腰,双手扶住了哭喊嘘唏着的公主幼小的肩膀。

    老女官们不好把公主粗暴地拉开,她们凑到一堆,瞧着这边,不安地商量着什么。

    “她在说什么?快点翻译过来!”

    本多冲着正发呆的菱川嚷道。

菱川尖着嗓子翻译道:

“本多先生!本多先生!我好想您哪!我受到您那么多的关照,却不打个招呼就死了,这八年来我一直想要向您道歉,终于盼来了今天的重逢。我现在虽然是个公主,其实我是个日本人。日本才是我的故乡啊。请本多先生带我回日本去吧。”

   

    ——女官们好不容易把公主领回到椅子上,恢复了最初的谒见威仪。本多远远望着倚在女官身上啜泣的公主乌黑的秀发,回味着幼小的公主留在自己膝头的温暖气息。

女官说:“今天公主心情不好,谒见就到此为止吧。”

本多通过菱川请求最后提两个小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请问公主,在松枝家的池中岛,松枝清显和我知道了月修寺住持尼的所在是何年何月?”

问题传达了过去,伏在女官膝上哭泣的公主,慢慢地半抬起泪眼迷蒙的脸,撩开被眼泪润湿的鬓发,不假思索地回答:

“是一九一二年的十月。”

    本多心里一惊,可是,这还不能确定公主的内心是否果真像一幅小小的工笔画卷似的,将已经故去的两位前世的故事一成不变地记录下来了。虽然刚才她说出了勋向自己道歉的话,但她是否清楚地了解那些话的背景呢?因为她说出那些准确的数字时,完全是不动感情地,只是将画卷上的数字照本宣科地说出来而已。

于是本多又提出了第二个问题。

“饭沼勋被捕的年月日呢?”

公主犯起悃来,但仍然立刻答道:

“一九三二年十二月一日。”

    “今天就到这儿吧。”

    第一女官急不可待地想催促公主离开。

    公主突然像弹簧似地站起来,穿着鞋站到椅子上,朝本多尖声叫喊着什么。女官低声劝阻着。公主仍不停地叫喊,并揪住劝阻她的女官的头发。公主发出的音节相同,显然是在重复着同一句话。这时,第二、第三女官跑过去要抓住公主的胳膊,公主愈加嚎啕大哭起来,哭声响彻整个高大的宫殿。公主挣脱老妇人们按着她的手,伸出光泽而富有弹性的褐色小手连揪带抓,老妇人们疼得叫唤着松开了手,躲到一边。公主的哭喊声越来越响亮。

   “她为什么哭?”

   “公主说,后天去挽巴茵离宫游玩散心,要请本多先生和菱川一起去,女官不同意。这回可有热闹看了。”

   月光公主和女官们交谈起来。终于公主点了点头,停止了哭泣。

   第一女官一边整理着被揪乱的衣衫,气喘吁吁地直接对本多说:

“后天,殿下要去挽巴茵离宫散心,邀请本多先生和菱川先生一起去游览,请你们务必接受。因为要在那里吃午饭,所以,请你们后天上午九点到蔷薇宫来。”

    菱川马上将这一正式邀请翻译给了本多。

 

    ——在返回的车里,本多沉浸于万般思绪中,而菱川仍一味地唠叨个不停。这个以艺术家自居的人,对别人的情感丝毫不加体谅,这表明他的神经就像用旧了的牙刷。假如他把人际关系中的悉心体谅看做“俗物”的特性,还情有可原,然而,菱川总是自夸干导游是自己的长项,没有人比他更细致周到的了。

    “刚才先生提的两个问题真是妙极了。我虽然根本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看得出先生和小公主真是一见如故,公主就像您的某位亲人投胎转世,所以您才提那两个问题来考考她的吧?”

   “是啊。”

    本多淡然答道。

   “那么,两个问题都答对了吗?”

   “没有。”

   “答对了一个?”

   “很遗憾,两个都没有答对。”

    本多不耐烦地编了个瞎话,这种烦躁的口吻反而掩盖了谎言,菱川信以为真,哈哈地大声笑起来。

    “是吗?全没答对呀?看她回答时煞有介事的样子,原来根本不对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看来转世说也缺乏说服力啊。先生也够可以的,像考查路边算命的似的考问那位可爱的小公主。其实人生哪有什么神秘的东西呀。神秘的东西只存在于艺术之中。也就是说,只有在艺术中,神秘才能成为‘必然性的’呢。”

    本多对这个家伙的强烈的合理主义深感惊讶。映在车窗上的绯红的影子吸引了本多的目光,原来是一条河。远远望见河堤上,那树干火红的猩猩椰子林荫道之间,夹着一些开满大红色花朵的凤凰树,犹如一片红色的云雾。炎热已在那些树梢上翻卷了。

    本多现在想的是,即便语言不通,也要想个办法不让菱川陪同,自己去挽巴茵。

 

  评论这张
 
阅读(42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