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晓 寺(三岛由纪夫)节选6  

2011-02-13 17:59:00|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

 

    没想到,不带菱川一起去挽巴茵的想法,居然由于菱川那番矫情的话而顺利实现了。菱川对本多说:“我可不愿意去奉陪那位疯疯癫癫的公主,可是我不跟您一起去的话,

您就惨啦。那些老女官只能说几句英语。”

    本多也一反常态地回答“与其依靠麻烦的翻译,不如有半天的时间,像听音乐似地欣赏欣赏听不懂的泰语呢。”他巴不得能够就此断绝和菱川的关系。

    本多后来不止一次地回忆起这次野游的快乐。

    只有前一半的路程可以乘车,然后换乘了宫廷式的画舫。画舫穿行在连接成片的水田和河水之间。偶尔看见刚刚睡醒午觉的水牛,从水田里忽然直起身,挂着泥浆的脊梁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路过小丘上的树林时,河边的树枝上,有好多松鼠上蹿下跳,公主见了非常的高兴。有时还能见到昂着头,从低枝飞快地爬向高枝的小青蛇。

    热带丛林中处处耸立着用施主们的布施建成的贴着崭新金箔的佛塔。本多知道这些金箔是日本制造的,大量出口到了这个国家。

    本多看见一路上都兴高采烈地玩耍着月光公主,有一段时间一动不动地倚着船舷,凝视着远方。公主这个姿态给本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女官们对此已习以为常,照样说说笑笑。然而本多立刻意识到公主凝视的是什么了,他觉得这是不能忽略的事情。

    从远方的地平线涌起的一大片乌云遮住了太阳。太阳已经高悬在天空,乌云必须伸出巨大的触手才能遮得住它。这片乌云为了遮住太阳而拼命抻长了身子,好歹达到了目的。接触到了青空的乌云上端确实遮住了太阳,但是只有这部分云彩放射出炽热的白光,破坏了其整体的不吉利的黑色。而且,由于这片云彩拽得过长,导致黑云下方露出破绽,里面的光芒倾泄而出,犹如闪光的血从巨大的伤口里无穷尽地迸发出来一样。

    远处的地平线被低矮的密林遮挡住了。靠前面的树林在这破绽中迸射出的光辉照耀下,闪烁着绿莹莹的光芒,犹如仙境一般。靠远处的树林,正对着黑云的下面,大雨倾盆而下,似大雾迷漫。雨滴细密如菌丝,笼罩着黑暗的森林。远远望去,可以清楚地看见,只有密林的一部分笼罩在菌丝般的雨雾里,连雨丝在横扫过来的风中飘荡都看得一清二楚。骤雨只被凝结、被幽闭在了那一块地方里。

    ……本多猛然间明白了小公主在看的是什么。

    公主同时注视着时间和空间。远方的骤雨下面的空间,本来属于从这里无法看见的未来和过去。置身于现在的晴朗的空间的同时,能够清楚地看见雨中的世界,这是不同时间的同在,也是不同空间的同在。雨云显示了时间的进程,遥远的距离呈现了空间的连续。这就是说,公主是在凝视这个世界的缝隙。

    这时,公主用她那粉红色的湿润的舌头,一个劲儿地添着本多进献的戒指上的珍珠(要是被女官看见,立刻会被申斥的)。小公主仿佛要用这个动作,来亲自保护这一奇迹的出现。……

 

——挽巴茵。

这里成了本多难以忘怀的一个地名。

    公主非要本多牵着她的手走路不可,于是,不管女官们怎样皱眉头,本多仍是牵着公主汗津津的小手,听凭旧地重游的公主引路,尽情游览了这座园林里的中国式的离宫、法国式的小亭、文艺复兴式的庭园以及阿拉伯式的宝塔等等,一饱了眼福。

    最美丽的要属建在宽阔的人工池塘中央的水上佛堂,宛如浮于水面上的精致工艺品。

    临水石阶因涨水而被淹没,石阶的最下层已隐没与浑浊的池底,看不清楚。能看得见的大理石台阶已被水苔染成了绿色,还有水草缠绕,并覆盖了一层银色的小水泡。公主几次要把手和脚伸进水里去,都被女官制止了。本多听不懂公主说的是什么,好像是公主把水泡当成了珍珠,闹着非要去摘下来不可。

    本多一去劝解,公主马上就不闹了,和本多一起坐在台阶上,眺望池中的佛堂。

    其实那并不是佛堂,据说只是个停舟歇息之所。这个小阁四方通透,微微褪了色的橙黄色帷幔被风吹得鼓起,里面只是一个空无一物的小屋。

    这么个小阁却环绕着许多黑地描金的细柱子,从柱子的间隙可以窥见池塘对岸的绿色、肆意翻卷的乌云和亮得耀眼的青空。看得时间长了,那些柱子仿佛成了竖起来的帘子,将景色细分成了奇妙的细长图案,形成了一幅云彩与森林的壮丽外景。这小阁的屋顶也极尽华美,砖红色、黄色、绿色的琉璃瓦精巧地排列组合。四层重檐之上,金光灿烂的细细的尖塔直插蓝天。

    不知是观看小阁时的感受,还是后来回忆时,不知不觉把月光公主和小阁混淆在一起了,总之,池中的小阁深深地烙印在本多的脑海中。那细长的黑柱子变成黑檀似的肉体,身上佩挂着繁琐的黄金饰物,头上戴着尖尖的金冠,犹如一位用足尖站立的苗条舞女。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