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晓寺 (三岛由纪夫)节选7  

2011-02-19 14:48:47|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

 

    ……一切都发生在语言不通,又没有尝试过相互沟通的地方的这些情景,被植入记忆之中时,不需要任何加工,就可以变为一小幅精美的连环画,镶嵌到几个同样大小的、精致的金边镜框里。在那里,流逝的时间被一瞬间的绘画激情连接在了一起,快活的时间粒子翻卷跃动,为形成一幅刹那间的画面而突然静止。就像公主向水中石阶的珍珠伸去的柔嫩小手,手指和手掌上的清洁细致的纹路,遮住脸颊的黢黑的短发,浓密的长睫毛,映在小小前额上的、如黑色漆器上的螺钿一般的潋滟池水,这些都于刹那间静止不动,变成了一幅画。时间在沸腾,骄阳似火的庭园里的空气在沸腾,畅游宫廷园林的一行人的感情也在沸腾。珊瑚般美丽的时间之精髓暴露无遗。不错,年幼的公主无忧无虑的幸福,与其幸福背后的一连串前世苦恼和流血,恰如旅途中见到的远方密林的晴空与骤雨那样合为一体了。

    本多恍惚觉得自己正处在拆去了所有隔扇的大厅一般的时间里。这里太宽阔,太自由自在了,以至不像是住惯了的“现世”中的住宅。那些密集排列的黑檀木柱子,似乎能看穿、能听见那凡人的感情无法企及的世界。在这间充满年幼公主的吉祥之气的大厅里,在那些黑檀木柱子的阴影里,就像人们捉迷藏似的,那个柱子后面是清显,这个柱子后面是勋,每个柱子后面都悄无声息地躲藏着无数轮回的影子。

公主又露出了笑容。不过,游山时公主也经常面带微笑,但只有笑得露出湿润的粉红色牙床才是真正在笑。公主笑的时候,一定会仰起脸看着本多。

    来到挽巴茵后,老女官们也变得无拘无束了,将死板的礼节抛之脑后,大声说笑起来。一旦忘掉了形式,年老便成了她们唯一的礼节。她们就像满脸皱纹的贪嘴鹦鹉,凑近一个袋子去吃槟榔;把手伸进衣襟里去挠痒痒;还模仿舞女尖声尖气地笑着走着横步。其中一位活像个木乃伊舞女,褐色脸颊上的假发似的白发反射着刺眼的阳光。这老女人咧着被槟榔染红的嘴笑着,一边横着走一边向两旁伸胳膊。她弯起胳膊时,那瘦骨嶙峋的胳膊肘形成锐角,被白云漂浮的青空衬托成了一幅剪影。

    公主说了一句话,女官们突然骚动起来,她们簇拥着公主,一阵风似的走了,把本多撇在了一边。本多吃了一惊,但看到她们去的小屋,就明白了公主是要尿尿。

公主要尿尿!这给了本多一个极其可爱的印象。如果自己也有小女孩的话,也会是这样的吧。对于没有孩子的本多来说,这些想像肯定都是抽象的。像小公主这样突然要尿尿,肉体的可爱气息扑鼻而来的感受,本多还是头一次。他甚至想到,可能的话,他真想抱起公主褐色的光滑小腿为她把尿。

    公主回来了,好一会儿都不怎么说话,好像有些害羞,也不怎么看本多的脸了。

    午餐后,公主在树阴下玩游戏。

    那是什么游戏,是怎么玩的,本多都记不清了。翻来复去就那么几句单调的曲子,本多也听不懂是什么意思。

    记忆中只留下了一幅图画,公主站在一大片树阴下的草地中间,炽热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间洒下来。三位老女官围着公主,以各自舒服的姿势坐着,有的支着腿,有的盘着腿。其中一个老女官像是为了凑数才加入游戏似的,一直在吸莲花片包着的烟。另一位女官,在自己的腿边放了一把镶着夜光贝罗纹的漆器水壶,以备爱口渴的公主饮用。

她们玩的游戏也许和《罗摩衍那》有关吧。公主拿着树枝当剑,动作滑稽地弓着腰,做出准备迎战的架势,分明是在模仿猴神。女官们打着拍子伴唱的时候,公主也变换着种种姿势。公主一歪头,花草也随着微风歪一歪头,在树枝上跳来跳去的松鼠也停下来歪歪头,仿佛在和着公主节拍似的。一眨眼公主又变成了罗摩王子,从镶金边的白色衣袖里伸出浅黑色的细手腕,威风凛凛地举起宝剑指向天空。这时一只野鸽子从公主眼前飞过,翅膀遮挡了她的脸,她却纹丝不动。本多注意到,公主背后耸立的大树正是菩提树。这棵大树苍郁挺拔,硕大的叶片挂满枝条,微风吹来,叶片如风铃般摇曳不已。每片绿叶的黄色叶脉都清晰可见,好似过了滤的热带光线。……

    ——公主热了,一个劲儿向老女官要求着什么。女官们凑到一起商量了一会儿,站起来招呼本多跟她们走。一行人从森林的树阴里出来,走到停船的地方。本多以为要回去了,其实是吩咐船夫从船里取出一大块美丽的花布。

一行人拿着那块花布走到红树气根盘踞的岸边,选了一个僻静的所在。两个女官撩起衣襟,举着布走进水中,走到齐腰深的地方,将布展开,围成帷幔,来遮挡对岸人们的视线。剩下的一个女官也撩起衣襟,陪伴着脱了衣服的小公主走进水中,水面倒映着女官晃动不定的干瘦的老腿。

    公主发现了聚集在红树气根附近的小鱼,欢喜得叫起来。本多对女官们无视他的存在的举止感到惊讶,但一想到这或许也是一种礼节,便坐在岸边的树根上,静静地看着公主沐浴。

    公主很淘气,在阳光斑驳的花布帷幔里,频频朝本多微笑。她袒露着鼓鼓的小肚皮,不停地往女官身上撩水,一受到斥责,就快速逃离,溅起一片水花。水并不清澈,与公主的肤色相同,也是褐色的。然而,那浑浊的河水溅起的飞沫,在透过花布的阳光照射下,也飞散成晶莹透明的水珠。

    公主有时会举起手臂,本多无意间向她那平时都被胳膊遮挡着的、还没有发育的小胸脯的左肋望去,左肋上并没有那三颗黑痣。也许是黑痣在褐色皮肤上看不清楚的缘故吧。本多一有机会就紧盯着那个地方不放,看得眼睛都酸了,可是……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