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文学翻译,真的山中无人吗? (转载)  

2011-03-18 17:47:55|  分类: 译境探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02-28 23:51:42 查看原文
原文地址:文学翻译,真的山中无人吗?——我看第五届鲁迅文学奖文学翻译奖空缺作者:杨振同

弄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的鲁迅文学奖过去了几个月,说它是也罢,说它非也好,都算是尘埃落定了。但是作为一个业余弄弄文学翻译的人,对翻译奖空缺的问题一直耿耿于怀。原本不打算发表什么看法了,然而,一个偶然的机会,在止庵先生的新浪博客上看到了他写的《外行谈翻译》一文,同时也看到李继宏先生的博客上他接受一家英文媒体的采访,他们都谈到鲁迅文学奖文学翻译奖空缺的事,读后感慨良多,便想趁此机会一吐为快。

实际上,我承认中国文学翻译界的种种乱象,但并不同意全中国就没有值得荣获该奖的翻译作品和翻译家。

我看过推荐的初选名单,其中就有曹明伦等翻译名家的译作,决选名单中有资深翻译家 刘士聪教授翻译的《皇帝的孩子》和钟志清女士翻译的奥兹的代表作《爱与黑暗的故事》。他们这些译界名家都获不了奖,谁还能获奖啊?!动不动就说译者对原文有理解错误,有表达错误,有错译、漏译,对原著风格把握不准确……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动不动就拿傅雷、杨宪益等大家吓人,说什么大师已去,已无大师。但是,恕我对大师不敬,如果要这样子挑错的话,大师的译品也不是绝对的精品;如果按评委们的“标准”来衡量,大师们的译品同样有理解错误,也有错译、漏译等现象。可不可以这样说,让他们参加鲁迅文学奖文学奖的角逐,他们也一定会落败而去呢?但事实是,白璧有瑕,并不影响这些翻译家们的大师地位,也不影响他们的译作是经得起考验的名译。况且,我们的鲁迅文学奖文学翻译奖,目的并不是在遴选翻译大师,挑选传世佳译,而是在评选优秀的翻译作品,如此而已,干嘛要拿着似乎并不存在的神圣的“标杆”吓唬我们这些译界小辈呢?

就风格而言,其实那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不同译者对同一本原著的风格完全可能有不同的理解,翻译时完全可能做不同的处理,这都很正常。由于风格的不可捉摸,有学者干脆提出,风格是不可译的。实际上,我们读傅雷的译著,几乎无处不感受到傅雷本人的风格,读到最后甚而至于哪一点是巴尔扎克的风格,哪一处是傅雷的风格,恐怕就很难区分开来了。林少华先生在他翻译的村上春树的《海边的卡夫卡》中文版序言里更是直言不讳地说:“文学翻译不同于数学,1+1 可以等于任意数。一百个人翻译村上就有一百个村上。在这个意义上,大家所看的村上是我理解的村上,好也罢,坏也罢,都已宿命地打上了‘林家铺子’的印记,所谓百分之百的原装‘村上’,从实践角度言之只能是神化。”所以,评委如果把自己对原著风格的理解强加在参评译者身上,或者说他/她对原作风格的理解是正确的,译者的理解和把握是错误的,恐怕会有“武断”之嫌。

如果说翻译作品没有一部(篇)符合“评奖标准”(实际上我们从来也没有见到过评委们所谓的“评奖标准”)的经典译作的话,那么,谁敢拍着胸脯打包票,已经获奖的创作作品都会成为流芳百世的传世之作呢?恰恰相反,有多少曾经大红大紫的作品,曾经获奖无数的作品,最后都落得了个“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的下场,很快就被人们遗忘了。但我相信,《爱与黑暗的故事》经过很多年之后,还会有人读,有人想起,有人怀念,只要文学不死,翻译不死……

再看看各位评委先生,他们当中有几个是像傅雷、杨宪益那样一辈子只以译作面世的呢?哪一个不是谈起翻译夸夸其谈,而自己几乎没有什么很过硬、很叫得响的翻译作品?而参评译者当中,最起码有一个钟志清还算得上是阿摩司·奥兹在中国的代言人,评委当中哪一个堪称某一个著名外国作家在中国的代言人呢?这样的评委,有几个是称职的呢?最好玩的是决选名单中有一本是从希腊文翻译的,但评委当中没有一个是搞希腊文出身的,那么,他们有什么资格对这部译著说三道四呢?在下也是译界中人,起码我是不敢妄加评论的。

再有,我发现,作品推选的渠道也很成问题。翻译作品全部由各出版社推荐的译著,没有一个单篇作品。看看创作作品,出版社、报社、杂志社都可以推荐,哪怕是几千字的短篇小说或散文,或者短短数行的诗歌,都有可能进入推荐之列,而文学翻译作品本身目前的发表阵地就很少,除了《世界文学》、《译林》、《外国文艺》等极少数的几个外国文学刊物外,几乎再没有发表的地方;不知从何时起,我国的文学刊物都不再刊登翻译作品,翻译已经成为一种不折不扣的“亚文学”,而且是一“亚”再“亚”,一直“亚”到那几个受众越来越窄的专业外国文学刊物这个犄角旮旯里去。现如今这些刊物似乎又没有资格像其他的报刊杂志一样推荐单篇的作品参评,这样的推选方式有失公允。

照这样评选下去,中国的文学翻译就真的没有希望了,中国的翻译家们永远都只有挨骂的份儿,永无出头之日矣。

最反感的是作家协会发言人的那一番讲话。有人对鲁迅文学奖或作协组织的什么奖提出批评意见,他说,某某奖的权威地位不容质疑,这样一来,我们都不要文艺争鸣了,让你作协写一份像法院判决书那样的东西,给每一部作品、每一个作家、评论家和翻译家来个不盖棺,就定论得了。这样行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