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幸福号起航(三岛由纪夫)节选2  

2011-07-26 11:52:33|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津子对母亲的哭泣早已见怪不怪了。母亲正代表达情感一向都十分夸张。一看见三津子,正代抬起与身体极不相称的大脸盘冲她说道:

“他竟然叫我们卖钢琴,卖钢琴呀。”

母亲告诉她,房东来赶他们搬家时骂骂咧咧地说,像你们这么穷的家不配有的钢琴,卖掉它不就有搬家费了吗?

月岛一带幸免于战火之灾,他们家从战前就在这里租了个破旧的二层小楼,上下各两间。因房租比较便宜,还能勉强度日,可是现在,房东打算要拆掉四五处旧房子,盖一所公寓。

虽说这是一台陈旧的德国造的二流钢琴,却是正代引以为自豪的财产,她在昭和二十年代的F歌剧团草创时期好歹当过歌剧演员。三津子学唱歌的入门阶段便是靠这架钢琴跟母亲学的。如今,脚踏板坏了,C调和Fi调的弦也断了,旧得不成样子,可是正代怎么也舍不得卖掉它。

“别担心,不卖钢琴也会有办法的。”

三津子拍了拍母亲的肩头。

然而环顾家中,破旧的何止是钢琴。一件物品用上一百年,就会变成怪物的,据说人们管这叫做九十九发(译注:老年女子的白发。九十九即差一岁不满一百之意,而“百”字少一画,即“白”字,用以隐喻白发。也叫做“江浦草发”,是一种学名为日本白头翁植物,因与白发相似之故。)。比如坐在旧榻榻米上的正代身上穿着的那件她最喜欢的——就像第一代旅美老日侨爱穿的那种裙子——花连衣裙,以及满墙挂着的正代从前在歌剧中扮演配角的剧照等等,也都快要成精了似的。三津子完全能够理解敏夫常常夜不归宿的心情。

“开始啦,开始啦。”

敲门的小孩喊完就跑了。正代不安地问:

“什么开始了?”

“噢,是电视里的拳击比赛开始了。”

“是吗?去看看电视散散心也好。雨好像也停了。”

一出家门便是个小公园,在公园的一角摆放着一台商店街靠捐款买的电视机。两三盏街灯照在一块白天当作棒球投掷练习场的空地上。经过雨水的洗涤,十几棵法国梧桐的绿叶在灯照下显得越发碧绿。

“小心,那儿有水坑。”

三津子提醒母亲留神脚底下,别踩进饮水池漏水积成的水洼里去。

电视机前面有坐在自己带来的三脚凳上的中年男人,也有带着五六个孩子来看电视的主妇。隔壁的月岛年糕铺的老板也表情严肃地抱着胳膊看着。隔了一家的邻居针灸大夫也来了。随着电视画面的明暗变化,观看的人们脸上也跟着忽亮忽暗,大家都饶有兴致的享受这初夏的免费娱乐。

“哎呀,太残忍了。鼻子都打出血了。”

正代叫唤的时候,离岸的货船发出的刺耳的汽笛声盖过了电视的声音。这个小镇每天都要有好多次被这令人倍感阴郁的汽笛声所笼罩。

 

被人逼着卖钢琴,又加上看了电视里流鼻血的拳击,使正代怏怏不乐,对她来说真正是悲惨的一夜。天亮时分,夏季一般明亮的朝阳从临街的格子窗里射了进来。

朝阳照得夹在窗户缝里的报纸闪闪发光。正代从床上伸出头来,瞧见这些亮闪闪的报纸,忽然产生了某种幸福的预感。……

——三津子足足比平时早了三十分钟被母亲风风火火地叫了起来。

“你瞧瞧这张报,快瞧瞧,就是这儿。”

一叠早刊被递到睡眼惺忪的三津子的眼皮底下。一股近似汽油味儿的油墨味儿直冲鼻子。

“什么事啊?大清早的。”

“你先看看再说,就是这个。”

三津子伸出压得发麻的丰满的胳膊,打开了报纸。

“就是这儿。”

正代兴奋地指着社会版的头条新闻,说道。

 

 连接日意的爱情之桥

   女高音歌唱家

     克尔莱奥尼·歌子女士

    继承意大利籍亡夫的三千万圆遗产,

    是否会以此为基金推动歌剧发展?

“这是怎么回事?歌子先生好像是你以前的朋友吧。可是……”

“好了,好了,这些都无关紧要。……总之,我们一家这下可有救了。再也不用害怕被赶出去了。明天是星期四,你是公休吧?咱们三个人到歌子先生的住处去一趟。敏夫到底干什么去了?这个时候都不在家。”

摸不着头脑的三津子吃了早饭就上班去了,剩下母亲一个人在家里手舞足蹈。为了节省交通费,她每天从月岛到银座走着上下班。

三津子打算利用中间休息时间到屋顶上再仔细看一看那张报纸,就在桥头买了一份报,从胜哄桥上走过去。

今天是个万里无云的晴天,风清气爽。她比平时出来得早,所以走得再慢也来得及。

三津子站在很少停留的桥头,朝河口方向眺望起来。

仓库前面停泊着两艘满载着长了锈的油桶的舢板。就连这油桶红红的铁锈色,在旭日的映照下也成为水面的美景。对面鱼河岸的栈桥旁,松鱼船上鲜艳的红旗随风飘舞。早晨的河口充满活力,四处传来噗噗作响的蒸汽声,就如同因喜悦而悸动的心跳一般。

就连三津子也产生了某种幸福的预感。

“即便不是万事顺利,至少靠着歌子先生的关系,找到进入歌剧界的门路,应该没有问题啊。我要全身心投入艺术,彻底忘掉现在过的这悲惨肮脏的生活。在艺术的世界里,一定有我所不知道的、清澈无比的梦幻般的生活。”

——她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走过了那段木板浮桥,突然有人从背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才从沉思中清醒了过来。

“嗨,早上好啊。”拍她肩膀的哥哥说道。

 

哪有这种人,彻夜不归,早上才回来,还好意思问“早上好”。不过,三津子还是以大清早爽快开朗的表情,望着敏夫还礼道:

“哎,早上好。”

敏夫把昨天穿的白色上衣搭在胳膊上,只穿着黑色开领衬衫,伸出手扶着桥栏杆,有些难为情似地眺望着油轮的黑影那边闪烁的海平面。他那英俊的侧脸有些油亮,胡子拉茬的。

三津子每当见到哥哥这副样子时,非但一点儿也不嫉妒哥哥快乐的夜生活,甚至喜欢以带有官能性的心情去想象。于是,不知不觉地竟会为这位无赖哥哥自豪起来。

“你看今天早上的报纸了吗?”

“没呢。”

“那你看看吧。”

三津子把有那段报道的版面递给了敏夫。

敏夫叼着烟,眯着眼睛,一字一句地看报时,三津子朝不远处的鱼河岸的栈桥望去。从那边传来录音机播放的破锣似的流行歌曲声。松鱼船上,脚穿长筒胶靴,围着胶皮围裙,头上缠绕着白手巾的年轻小伙子们正排成老长的一列纵队,就像防空演习时传递水桶似的,用一双双手有节奏地传递着一条条泛着青光的松鱼,一直传到仓库门前。渐渐堆积起来的鱼堆,就如同一堆闪着寒光的刀。

“看完了?”

“嗯。这有什么呀?”

“有什么,我也说不大清楚。”

“哼,你别没事拿我寻开心啊。”

“可妈妈高兴得快疯了,还说什么凭这个报道,我们就有指望了。”
  “是吗?想什么美事哪,老妈,真是没救了。告诉你吧,这个死了的叫做克尔莱奥尼先生的家伙,是我的老爸,不过……”

“哎呀!没想到啊!真的假的?”

三津子的眼睛都瞪圆了。

尽管是个复杂的家庭,和哥哥感情很好的三津子,从未向母亲询问过哥哥的父亲是谁,而母亲也从来没有说起过。因为这些都与现在的生活无关。这一切并不重要。所以,无论这个家有着怎样的过去,三津子的少女时代却是在无忧无虑中度过的。

“哎呀,原来是这么回事呀。”

“你才知道啊,真够木的。不过呢,话又说回来,你想想看,因为老爸,老妈和那个叫歌子的女人曾经可是情敌呀。那种女人,即便一夜之间得到了三千万圆,又怎么可能对我们发慈悲呢?”

“那倒也是。”

三津子有些悲伤起来。

“我还以为终于找到了当歌剧演员的门路了呢。”

迎着潮湿的海风,哥哥又使劲拍了一下妹妹的肩头,

“你担心这事儿吗?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