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幸福号起航 (三岛由纪夫)节选4  

2011-08-13 16:53:30|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敏夫被闪光灯晃得睁不开眼睛,好半天功夫,看什么都是金黄一片。

好容易才从歌子怀抱里摆脱出来的敏夫,走进客厅后,还半天都没弄清楚自己呆在什么地方。

歌子让敏夫坐在沙发上,也不理会正代和三津子,径直拿来克尔莱奥尼氏的照片放在自己和敏夫中间。

“现在请给我们俩拍张纪念照吧。拍一张我和去世的丈夫以及相隔二十年重逢的儿子的照片。”

本来敏夫的眼前还飘浮着一片金黄色球球,再一听歌子的话,更是吃惊得大张着嘴巴,呆若木鸡。

“令公子长得跟照片上的父亲真像啊。”

“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克尔莱奥尼年轻的时候有多帅气,看看我儿子就明白了吧。详细情况今天无法说明,总之现在和二十年没见面的儿子在一起了,快点拍照吧,趁着我的心情无比激动的时候。”

摄影师赶紧诚惶诚恐,慎之又慎地对好焦距,举起镁光灯,问了声:

“准备好了吗?”

一瞬间,敏夫全明白了。

“哈哈,这个狐狸精,原来是想要利用我呀。

由于我这个混血儿的突然出现,她为了维护其体面,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搬出了死去的丈夫的照片来,制造了一出国际版的‘母子团聚’的场面。多么精明的老太婆啊。相比之下,愚蠢的老妈还算不错了。

……不过,现在还是不露声色为好。配合她演好这出戏,应该没有亏吃。这可是三千万圆就要到手的关键时刻啊。”

敏夫使出浑身解数,做出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稍稍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镁光灯闪过之后,摄影师弯腰鞠躬时,敏夫悄悄从戴满戒指的半老徐娘的手心里抽出了手。

杂技社记者谄媚地笑着走到歌子的面前说道:

“真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场面啊,先生。能拍摄到这种场面实在是三生有幸。只是,迄今为止大家都认为先生没有子嗣,所以我们一定想要知道事情的经过,能否透露一二……”

歌子使劲挥了挥手,拦住了记者的话头。

“所以我才说讨厌的呀。所以我才说日本人讨厌的呀。对别人的私生活刨根问底有什么意思呀?我的美好回忆和心中的秘密,应该永远像迷一样。”

——没有达到目的的记者们走了以后,歌子这才向正代问道:

“你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正代有些胆怯,坐在客厅一角的椅子上半天没出声。旧电扇每转动一圈,就震动一下它下面的桌台,所以就连正代穿拖鞋的脚底都感觉到了震动。

三津子从敞开的窗户里看着阳光下杂草丛生的院落。邻居的一条狗叼来一个空罐头盒,活蹦乱跳地玩弄着。

再说敏夫,自以为从照片这件事看透了歌子的居心,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悠然站起身,走到电扇跟前,解开了衬衫的一个扣子,衬衫立刻被吹得鼓了起来。

“这个,是这么回事……”正代以完全日本式的谦恭语气开了腔。“是这么回事……,因为现在我们被房东逼着搬家呢,所以就……”

“是吗,有这种事?”歌子以轻松的口吻打断了她的话。一边把丈夫的照片放到桌子上,一边说,“这好办。全家都搬到我家来不就行啦。明天就搬吧。不,今天也行啊。再说了,住我家的话,不好意思,往后我的日子也好过了,所以不要你们的房钱也行啊。”

三津子和敏夫又对视了一下。

三津子淘气的眼神似乎在说:

“真是天下掉馅饼。”

敏夫明亮的眼睛好像在说:

“可别上当受骗啊。”

然而,正代脸颊泛着红晕,目光炯炯,仰视着歌子,仿佛在瞻仰什么崇高的人物。

“啊,先生真是太善良了。”

“你要说的就这事吗?”

“还有一件事,只是不大好张口。”

“什么事啊?”

“女儿三津子跟着我学了一点声乐的基础,可是她立志要当歌剧演员。”

“是吗?这是好事呀,而且人长得又漂亮。你学的是高音还是低音?”

“是高音。”

“要说唱歌剧就得唱高音。好吧,我就收下你这个弟子吧。你要怀着登上世界舞台的雄心来学才行噢。”

“哎呀,先生,真是太感谢您了。”

只有敏夫还是一脸狐疑的神色,但正代和三津子都被这天大的好事冲昏了头了。这时,有人敲门,

“我回来啦。”

随着一声高亢的男高音,一身白色西装的荻原走了进来。

 

歌子魂不守舍地迎接荻原回家。看她那热乎劲儿,蜡烛都要被烤化了似的。……可是,她那一声娇滴滴的“你回来啦”,却使得敏夫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从心里头发冷。

“哈哈,这家伙准是这个老太婆的小情人喽。”

这么想着想着敏夫走了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真搞不懂了。看样子她是打算免费收留我们娘仨喽。而且刚才一口一个儿子地叫我,记者刚一走,就立刻变得好像没那么回事一样,真够阴阳怪气的。

她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呢?一夜之间三千万圆进了腰包,这老太婆该不会是神经失常了吧?”

——正代在歌子耳边说了句什么话之后,便急急站起身,歌子随后也站起来跟着正代出了房间,屋里只剩下莫名其妙的兄妹倆和荻原。

“天气真热呀。”

荻原做作地说道,却不见他脱外衣。

“穿外衣还能不热。”

替自己没穿外衣找借口的敏夫说道,荻原摆弄着装着乐谱的皮包说:

“是啊,不过这么穿着它反而觉得凉快一些,而且又是在女士面前。”

就这一句,敏夫立刻对荻原轻蔑起来,这一轻蔑也传染给了妹妹,三津子憋不住想笑,赶紧捂住了嘴,鼻子像要打喷嚏似的哧哧作响。

“您是不是感冒了?”彬彬有礼的男高音歌手马上问道。“夏天得感冒是很麻烦的,如果耽误了,就会像《波希米亚人》(译注:普契尼歌剧名作,完成于1896年,以其宏大波澜壮阔的音乐叙事,细致刻骨入心的情感内蕴,永恒真挚的爱情故事,成为歌剧舞台传颂不衰的名篇。剧情发生在一间简陋的小阁楼上,一对相遇的年轻人,彼此曲折多难的爱情遭遇,最后在女主人公被富商玩弄后,悲惨死在爱人怀中的结局催人泪下。)里的咪咪那样……”歌剧《波希米亚人》里的女主人公咪咪是位患了肺病的姑娘。

“怎么,我看起来像得了肺病?”

“哪里,哪里,我决不是那个意思……”

这时敏夫开了口。

“我妹妹特别贪嘴,所以她的健康不用您费心。”

“哥哥你真讨厌!”

“哦,是令妹呀,这我就放心了。真是位漂亮的妹妹呀。”

敏夫憋着笑,朝妹妹递了个眼神。对哥哥来说,决不会不愿意听到别人夸赞妹妹的美貌的。

——他们三人东拉西扯的时候,正代和歌子在走廊里,正压低了声音进行着一场激动人心的表演。正代把戴着戒指的手伸到歌子眼前,给她看。

“哎呀,这不是那枚钻戒吗!你到底没有把它卖掉啊。”

“要是卖了它日子就好过了,怎么也舍不得卖呀。”

“哎呀,可真是难为你了。我一直也没能帮帮你……”

“哪里,咱们俩都不容易。不过以后要给你添麻烦了。”

“好的,好的,住到什么时候都行,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

静静的夏日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在油漆脱落的窗框上。

 

  评论这张
 
阅读(6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