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幸福号起航(三岛由纪夫)节选5  

2011-08-14 10:08:21|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行船的航线

明天就要搬家了,敏夫当然没有兴致帮忙,套了件鹅黄色的夏威夷衬衫,溜溜达达出了家门。

从月岛再往南去,过了桥就是东京都的南郊了,那里是填海造地的晴海码头,前不久在那里举办过国际博览会。

像棋盘一样宽阔整齐的柏油马路两旁,街树迎风摇曳,新铺的人行道,……这些要是建在银座中央的话,堪称是得天独厚的美景了,简直可以使银座进入世界一流城市之列。中央大道两旁的人行道,坑坑洼洼的无法行走。在四周野草繁茂的空地围绕中,这条平坦的大道显得十分空旷。

一望无际的天空中漂浮着几朵疏淡的白云,远远的天边被轮船和工厂冒出的黑烟熏得发黑。

开朗的混血青年边走边吹着口哨。

“忘了是哪个女人说的了,”他心里想着,“曾说过我的侧脸很残酷。”

这肯定是由于他的侧脸长得太标致的缘故。所以他从不正面注视女人,总是冷冷地把脸一扭,使得他那侧脸的轮廓显得格外清晰,因此才看起来很残酷的。

这个青年的确过着见不得人的生活,不过却一点没有被染黑。说起来很可笑,看着映在镜子里的和日本人完全两样的自己这副尊容,他就觉得理所当然不必受日本法律的束缚了。更何况日本的风俗、道德和习惯了……。

他因为无聊而不务正业,决不是因为不务正业而无聊。他虽然懒惰却喜欢冒险。对他来说,正当和不正当的界限非常模糊。他之所以没有当杀人犯和强盗,只不过是因为懒得去做。只有在想起妹妹时,敏夫才会觉得自己像个人了。

“我为什么这么不愿意思考呢?”

连他自己也百思不解,他开朗而有活力,却讨厌与人交往。

国际博览会的建筑渐渐被拆除后,留下了满是垃圾的肮脏的空地。坦荡的柏油马路两旁长满了芦苇和杂草。在这片荒野的一角,可以看见零零散散的美军营房,简陋的飞机跑道,建筑公司的材料堆放地和饭厅。

在海风吹拂的芦苇丛那边,宽阔马路的尽头,高高耸立着梦幻般的白色外国货船。

远远传来叮当地敲击铁板的声音。

一根写着“名仓建设码头建筑工程”的白色柱子孤零零地戳在荒野中央。敏夫倚着柱子点了根烟。

这时,他瞧见穿白衬衫的“十八号”朝他这边走来。

 

“十八号”是个面相和善、五官松散的高个子男人。而敏夫自己是“十九号”。

三个月前,敏夫的狐朋狗友给他介绍了这位“十八号”。当敏夫决心涉足这种行当后,他从“十八号”手里拿到了一个写着十九号的牌子。

搞走私交易的特点就在于,小喽啰们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老板是什么人,长得什么样。每一个喽啰只知道自己前边和后边的人。对于把他们串联起来的整个链条是一无所知的。

或许有人认为昂贵的走私品会从链条的某个环节被劫走,这也是常有的事。不过,这种容易露马脚的走私品买卖,对外行来说是很困难的,一不小心货就会砸在手里。所以,每个人才满足于劳务费,加入这个危险的圆圈舞的。

爱出汗的“十八号”用毛巾擦着敞露的胸脯劈头问道:

“什么事啊,我可没钱给你啊。”

俨然一副老大的腔调,好像钱是他的似的,其实“十八号”不过是把从“十七号”那儿传来的钱转交给敏夫而已。

“哼,我才不需要什么钱呢。”

敏夫盛气凌人地说。

“十八号”吃了一惊,目不转睛地盯着敏夫的脸。

“莫非中了彩票啦?”

“差不多吧。我家也要从月岛搬走了,所以暂时不能和你见面了。这个先还你。”

说着,敏夫从兜里掏出“十九号”圆牌儿,放到“十八号”的手心里。“十八号”万没想到对方会说出“不需要钱”的话,出于敬畏之念,竟不由自主地像要讨钱似地伸出手来。

“这么说,老兄是想洗手不干喽?”

“暂时吧。看情况兴许会干一番大事呢。你另外物色个好搭档吧。别找像我这样大大咧咧的‘十九号’。”

“你可不算大大咧咧呀。就拿上次的手表生意来说吧,真有你的。”

“噢,你倒是提醒我了。我这儿的对号牌也还给你。”

敏夫从西洋信封里稀里哗啦抖落出一些三角形的纸来。这些都是斜着切成一半的旧名片,在切缝上各盖了一半大大的印章。

前几天,三津子从百货店屋顶的望远镜里窥见的情景,正是敏夫和一个中国船员对交接牌,接过三十个瑞士表的时候。与这一半相符的另一半对号牌,是那个船员在香港拿到的。

“十八号”发起呆来。

空荡荡的晴海码头那边,有两条又黑又脏的运煤船停靠在丰州码头上,不停地喷吐着浓浓的黑烟。

忽然一只燕子擦着“十八号”的头顶飞过,他缩了下脖子。
    “嗨,这么说咱哥俩得分手啦。”

 

突然从海面刮来一阵凉爽的海风。敏夫身上的鹅黄色夏威夷衬衫鼓了起来。汽笛鸣叫着,回响在仓库一般七零八落的国际博览会建筑上。美军营房的边上,有几棵歪歪扭扭的白杨,矫揉造作地立在夏日的阳光下。

“是啊,得分手啦。”

敏夫嘴上应着,这个男人在他眼里还不如一粒石子。而“十八号”也不过是出于对一起搭帮做坏事的同伙的阴暗情分才惜别的。

“这样也好,”“十八号”道。

“干走私的好处就是,只要想洗手不干,随时都可以的。因为每个人都不知道什么。我也是老想明天不再干了,可一直这么黏黏糊糊的,下不了决心……”

“不过,我真想瞧瞧老板长什么样,哪怕一次也行。你见过吧?”

敏夫不耐烦地打断了“十八号”的话,他好像根本没听他说些什么,也不看他那张五官松散的脸。

“我哪见得着啊。再说我也不想见那种凶神恶煞的人。”

“老板长得凶恶吗?”

“我可不知道,大概吧。电影里都是那样的。”

敏夫转身冲着大海,把烟头使劲向远处掷去,却又被迎面吹来的海风刮落在脚边。洋面上无数船帆往来穿梭,海天相接的远方笼罩在遮光蔽日的阴云下。

敏夫对着眼前的海景描绘着“老板”的模样。他一个是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一只眼是瞎的,大大的蒜头鼻,旧皮子般粗糙皮肤,翘起的小胡子遮掩着满嘴参差不齐的牙齿,潇洒的西服套装包裹着那野性十足的身躯。……这副模样,简直和儿童看的海盗故事里的人物一样滑稽可笑。其实干坏事,本质上也是某种孩子气。所以,他心中所描绘的首领的肖像画与孩子气的人物相像也毫不奇怪。

敏夫为自己如此自由地,满不在乎的作恶而自豪。恶和他是那么相配,如同定做的西服那么合体,既不需要努力,也不受良心的苛责。

“我肯定还会回来干这令人愉快的坏事的吧。”

他想。实际上,之所以敏夫想要暂时不干走私,是因为他觉得,歌子的那三千万圆已经是自己的钱了。

“把你新家的地址告诉我,有空去找你。”

“好的。”

敏夫拿出笔记本,刷刷两笔画了个路线图。

“不会吃闭门羹吧?”

“当然是客气地请入客厅喽。我准会说,‘十八号’老兄,快请进。”

——混血青年告别了同伙,吹着口哨,忙着去和女人约会了。

 

意大利亭的老板娘房子,在壕端的T会馆的酒吧里等着他。那里有空调,光线幽暗,白天只有二三个外国人,是约会的好场所。正中央的四方柜台里,只能看见堆积如山的洋酒瓶在黑暗中发出的幽光,以及无聊的侍者身上穿的醒目的白色制服前胸。

敏夫用肩膀拱开厚厚的玻璃门,走了进去。室内的冷气,舒适地抚弄着他赤裸的胳膊。房子坐在靠角落的包厢里等着他。她那涂了红指甲油的纤细手指上,夹着一个珊瑚烟嘴,面前放着一杯红红的杜松子酒。

“房子这个女人,老是这么懒洋洋的。”敏夫心想。

房子说话语速很快,做事干脆利落,只是外表总是无精打采的样子。精神兴奋的时候,身体也在沉睡,身心的动作频率极不协调。她那毫不臃肿的轻盈的琥珀色曼妙肉体,总给人以跟不上趟的懒懒的印象。

“今天还算准时啊。……想喝点儿什么?”

房子问道,代替了打招呼。

“汽水。”

等女招待走远后,房子问道:

“我问你,小伙子,那件淘气的事彻底不干了吧?”

房子喜欢管二十多岁的男人叫“小伙子”。

“啊,不干了,今天了结了。真的。”

——和妹妹一起去意大利亭的第二天,不知房子从哪儿听说的,敏夫为了挣零花钱在干走私,就忠告他千万不许再干了。还问他每次走私得多少钱,说这点钱的话,尽管跟我要。敏夫决不是女人一劝就听的主,只不过是因为他预感到在歌子宅子里即将开始的新生活,会特别现实而刺激的,他不想再靠小小的冒险来解闷儿了。

“我说,你正经干点什么行不行呀?”

“不行啊,冲我这副长相就不行。不管我去哪儿,都好象一条狗闯进了一个猫国一样,而且我还要‘喵、喵’地叫,而‘喵、喵’叫的狗更让人起鸡皮疙瘩了。”

“男人就是笨。要是个混血女人的话,凭她那张脸蛋儿就能赚大钱呢。”

“我可不想丢人现眼。”

“小伙子就是与众不同,我就喜欢你不爱卖弄自己这一点。你之所以喜欢干坏事,是因为你觉得一做坏事,就和周围的人融洽起来了,没错吧?”

“应该说,只有在那种时候,才能够安心地,孤独一人地呆着。”

“这么说,有我在的话,你就不能孤独了?”

  评论这张
 
阅读(4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