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幸福号起航 (三岛由纪夫)节选6  

2011-08-18 09:27:43|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泛着泡沫的汽水端了上来。

“小伙子,我问你,高桥梦子这个人你认识吗?”

“嗯,……等一等,好像在哪儿听过这名字。”

敏夫将冰凉的玻璃杯像变魔术似地贴着自己的脑门,思索着。

“从前是位女低音歌手,年纪已经不小了。”

“哦,想起来了。她是歌子家的房客。”

“她被赶出来了,来投靠我了。”

“嘿,怎么回事?”

“是意大利亭的一位客人介绍来的,他曾经是梦子小姐的崇拜者。听起来她也挺可怜的,所以我就安排她负责意大利亭的存衣处。这件事你也有责任哪。据说是因为你们一家搬进来,房间不够才被赶出来的。其实,是由于她长年贫穷,拖欠房租太多,而被体面的轰出来的。真没想到,歌子女士得了三千万圆还这么吝啬。”

“奇怪呀,歌子老太婆说不收我们一家人的房租呀。”

“多半是对你有意思了吧?”

“你算了吧,人家早有小情人了,就是那个愚蠢的男高音小白脸……”

——男高音歌手荻原达,在银座街头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不过喷嚏还不至于用美声吧。

这么大热的天,按说不该打喷嚏,然而他对任何事情都从不过脑子的。

银座的街树在午后的风中摇曳。庞大的公共汽车顶着烈日,停在车站上。

在N百货商店门外,荻原踌躇着要不要进去。他是很少光顾商场这种地方的。

在入口的问询处,坐着一位笑容可掬的咨询员。

“请问,袜子柜台在哪里?”

咨询员跳舞似地扬了扬雪白的手,

“在三楼的南边。”

荻原乘扶梯去三楼,觉得太慢,直后悔刚才为什么没从楼梯跑上去。

终于来到了袜子柜台后,他故意低着头,像欣赏泰西名画展那样,一双一双地仔细端详着袜子的图案,左转转右转转,想等三津子来发现他。

忽然一张靓丽的脸庞遮住了他的视线。

“这边有适合年轻人穿的袜子。”

三津子强忍住笑的说话声,听来格外客气。

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刻,生长于农村的憨勇的舞台胆量帮了荻原的大忙。

“今天晚上你们该搬家了吧?”

 

“是啊。”

三津子的回答没有了刚才那股正经八百的劲头儿。对方一谈起私事,她不得不顾及周围的人了。

荻原到底是唱歌剧的,尽管压低了嗓音,说话声还是很洪亮。

“我买袜子的话,能允许我帮助搬家吗?”

“可以,买一打袜子,送给你一张帮助搬家的优待券。”

三津子终于转守为攻。

荻原掏出手帕,微笑着擦了擦脸上的汗。三津子闻到了手帕上浓浓的香水味儿,她心想,这肯定是歌子女士喜欢的香水了。

想到这儿,不由对他反感了起来。不过,头脑聪明的三津子很快反省到,自己丝毫没有理由对这个男人产生反感。

荻原花费了好长时间挑选了一打袜子。还没搬过去呢,他就这么赖皮赖脸的,可以想象将来在歌子家生活时的醋海风波了。三津子想要过的是更加衣食无忧的稳定的生活。没有一丝轻浮之举的这位美丽的姑娘,学习歌剧也不是为了追求华而不实的梦幻,而是要寻求生活和音乐的安稳的结合,为此,决不能辞去百货商店的工作。

她的面部毫无表情。开朗而漂亮的脸上总是平静的,没有波澜。三津子一直是靠着这副表情来抵御男人的诱惑和陷入堕落生活的危险的。

三津子包装那一打袜子时,

“这是中元节礼品?”

那位老处女同事凑了过来。

“不,好像都是他自己用。”

“好家伙,那个人是百足虫吧。”

三津子噗嗤笑了出来,吐沫星子溅到了包装纸上。荻原远远看到,一点也不觉得脏,仿佛嗅到了三津子那健康的气息一般。然而,三津子立刻意识到了,把刚才那张包装纸揉成一团扔掉了,又换了一张新的。那清脆的团纸声和扔纸声,在荻原听来,就如同三津子平日干脆利索的动作发出的声音一样。

当三津子回到家时,听见屋子里传出男高音的吟唱声。唱的是《弄臣》(译注:Rigoletto。G.威尔第创作的歌剧。3幕。剧本由M.皮亚维根据V.维克多·雨果的讽刺戏剧《国王寻欢作乐》改编。完成于1851年,同年首演于威尼斯。主人公里戈莱托貌丑背驼,在宫廷里当一名弄臣。年轻貌美的曼图亚公爵专以玩弄女性为乐,而里戈莱托常为公爵出谋,帮他干勾引朝臣妻女的勾当,引起人们的愤恨,大家定计对他进行报复,让他不自觉地参加诱拐自己心爱女儿吉尔达。里戈莱托发现自己竟将女儿交给公爵后,决定雇刺客杀死他。当他从刺客手中接过装有尸体的口袋,以为大功已成时,忽闻公爵高歌之声,急忙打开口袋,发现里面装的是奄奄一息的女儿,这使他痛苦万分。原来,这个获悉行刺计划的少女对虚情假意的公爵一往情深,甘愿为爱情而替公爵一死。作曲家注重加强歌剧的戏剧成分,用音乐手法将剧中人物内心的感情变化和人物性格表现得极为深刻。)中的曼图亚公爵的几句咏叹调。

“像风中的羽毛那样

变幻莫测的女人心……”

荻原正挽起衬衫的袖子,用脏手巾遮住嘴,准备帮正代捆箱子。

“还有什么东西要放进去吗?箱子太空的话,里面的东西容易碰坏的。”

“没办法。还有洗脸盆,……实在没的可装了。噢,对了,把那个纸篓也放进去吧。”

母亲一边把仅有的一点儿东西往箱子里塞,一边随着荻原的歌声哼哼着。荻原开始捆箱子,没想到比起笨手笨脚的东京人来,他的动作十分麻利。

三津子从门口看到了这一光景,觉得像在看一出喜剧。

 

做作的荻原,一旦回归本色,倒是一个爽朗淳朴的,令人愉快的农家青年。可是,当他穿上一身白色套装,去广播电台和那些有身份的人攀谈时,却总是冒失的去附和别人。

“萨特英年早逝,实在太可惜了。要是活着的话,和丘吉尔的岁数差不多了。”

他说出的话,总是让人啼笑皆非,所以别人都觉得他有些神经不正常。——看见三津子进来,荻原双膝跪在榻榻米上向她施礼。

“你回来啦。”

弄得三津子不知道如何回礼才好。

“真对不起,让您受累了。还是我来吧。”

这个市民区长大的姑娘,麻利地系着围裙。

“妈妈,搬家的来了吗?”

“还没呢。多亏了荻原君帮忙,都收拾停当了。”

“怎么好意思让人家干这种活呀。”

“是啊,荻原君也说,这个钢琴最好还是等搬家的来打包。要是都请人家干的话,开销可就大啦。”

正代眯缝着眼睛,抚摸着终于保留下来的钢琴。

“你今天也排练了?”

“是啊,秋天要举办歌咏比赛。”

“唱什么歌?”

“很一般,是门德尔松的《歌声伴你远行》……。”

“咱们俩一起唱一遍好不好?”

“在这儿?”

“太好了,我来钢琴伴奏。你们一定得唱啊。噢,我正想在告别这个地方之前,弹奏一首曲子呢。”

正代马上坐到了钢琴前。

天色渐黑,晚风从敞开的门户刮进了堆满行李包,遍地狼藉的屋子里。门口的八角金盘哗啦啦作响。

“歌声伴你远行,

去那遥远美丽的南国……”

荻原引吭高歌起来。他的声音太好听了,透明而有活力,像海风一样飘逸。三津子吃惊得都唱不出来了。

 “你快跟着唱呀!”

正代又重新弹了一遍过门儿。

——此时,小公园里刚开始放电视,是个老片子。正代家的房东也夹在乱哄哄的小孩们中间,板着脸看节目。突然传来嘹亮的男女声二重唱,几乎盖过了电视机的声音。

“什么节目开始了吧?”

“是有人在唱呢,肯定是。”

小孩们一窝蜂的朝山路家奔去,电视前只剩下了房东一个人。他满脸不高兴,心里叨咕着,“哼,这一家子全是疯子,临走了还不闲着,真讨厌。”这两位直到唱完才发现从大门口到窗台上,小孩脑袋一个挨一个地挤成了一堆。

“瞧啊,卡车来喽。”

在孩子们的哄嚷声中,两个搬运工从门口探头一看,少得可怜的行李使他们吃惊不小。

 

三津子觉得自己从没有像今天唱得这么糟糕。荻原那清澄醇美的男高音,给这个杂乱不堪的市民区的夏夜,送来了一股南欧的夏日气息。

两个人也不搭理搬运工,热烈地聊起唱歌来。

“您的声音真是美极了。我觉得自己的声音就像青蛙叫,怎么也发不出声。”

“别这么说呀,您的声音也很不错啊。怎么形容好呢?即便是唐菖蒲花唱歌没有这么好听的音色呀。”

一到了装腔作势地恭维人的时候,荻原又变成了穿白西装的精神病了。

对他们的唐菖蒲花式交谈等得不耐烦的搬运工嚷道:

“都打好包了吧?”

“是的,就剩下钢琴了。请千万小心一点儿,别给碰坏了。噢,我忘了一件事,还没去邻居们那儿告别一下呢。”

正代非得亲自看着钢琴打包不可,所以由三津子代表她去和邻居告别。

来到隔壁的月岛年糕铺,店主人递给她满满一口袋热乎乎的年糕,诙谐地说道:

“给你,这不是饯别是煎饼。”

房东家只有乖僻的女主人在家,她只是冷冷说了句:“我丈夫有事出去了”。回家的路上,三津子远远看见公园角落里,房东固执的背影,觉得好笑。

搬运工正在往卡车上搬行李,在瞧热闹的街上这帮孩子们当中,也有在水上小学附属学寮上学的孩子。

“哟,原来就这么一点点行李啊。就这架钢琴还值点钱吧。”

一个傲气的玩童说道。

“哎呀,东西可真够多的。比我家多多了。”

说这话的是水上人家的孩子。

“没有雨真万幸。搬家的时候,要是赶上雨可不得了……”

也有一点儿忙也不帮,光在那儿喋喋不休地唠叨的家庭主妇。

——到了出发的时候,荻原让正代母女坐在司机旁边,自己没上车。

司机说:

“行李中间也能坐人的。”

“我不上去了。”荻原又贴着三津子的耳边说道:“别告诉先生我帮你们家搬家了。省得招事。……我装着什么也不知道,待会儿再回去。”

三津子忽然发觉这个人并不那么愚蠢。

卡车开动了,荻原也夹在邻居们中间向她们挥手。公园边上的悬铃树叶碰到了钢琴上,摇晃了起来,街灯的灯影随之闪动不停。恰在这时响起了粗犷的汽笛声,三津子侧耳细听着,要暂时告别这熟悉的声音使她有点依依不舍。
  评论这张
 
阅读(5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