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文学的现状(辻井乔著 李锦琦 译)  

2011-09-14 18:12:13|  分类: 日本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辻井乔是日本当代著名诗人、作家、经济学博士、现为季节文化财团理事长,并在日本政界、文化界以及日本作家协会和日中文化交流协会等政府机构和社会团体担任要职。 他还是日本著名的实业家,曾经担任西武百货店社长、会长和有关企业的重要领导职务,创办西友超市连锁店和西武美术馆、季节文化财团等经济、文化实体。其作品和论著先后被翻译成法、俄、英、阿拉伯、韩、汉等多种语言在法国、英国、美国、中国出版。)

一、关于文学低落原因的一般说法

目前,我国作家根据各自的个性、感觉自由地写作,创作出了相当优秀的作品。这些作家的年龄从十几岁到九十岁,由于他们成长环境、所处角度的不同,作品也表现出了多样性。

有人说“用日语创作的文学作品没有力度,至今没有出现令人感动的力作,文学从本质上变得弱化”。但是,我们为什么不能理直气壮地反驳这种观点呢?我想带着这样的问题,以日本文学的总体情况加以说明。

在进入正题之前,我先谈一谈与之相关的一些观点和看法。

1.富裕社会的现实

有一种观点认为,就日本社会整体而言,由于生活富裕,人们迫切要求改善社会和自我生活环境的热切愿望正在减弱,这种现象尤其表现在年轻人中间。

2.电视节目、电子游戏的泛滥

有人说,人们津津乐道的是电视节目和电子游戏,是喧嚣的音乐和眩目的舞蹈。其中,信息通信技术,如可视手机等的发达,把人们包围在虚拟的人际关系的网络中,使人们丧失了原本是通过身体语言、表情、知识和思想联系起来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3.重大社会主题的消亡

第三种观点认为,像革命的成功、民族的独立之类重大的社会主题已不存在,因而文学的素材和读者的关注点转向了身边琐事和男女之间微小的差异上。文学作品热衷于表现性,而没有对人性的本质及其矛盾等方面进行深刻的发掘。

4.紧张感的消失

长期的和平环境,使人们觉得和平是与生俱来的自然的存在,丧失了为保卫和平而奋斗的思想意识,人们终日处于一种没有紧张感的松弛之中。因此,人们关心的是如何享乐。对于什么样的人生才有意义,又怎样为此而努力的热情已经消失。

虽然这些观点无须辩驳,但事实上这种观点却出乎意料地广泛传播。

但是,如果贫困有利于文学的发展,那么美国和欧盟各国的文学就理应走向衰落。问题的关键恐怕是经济的发展是为什么人的,它又是怎样的经济发展。我想指出的是,如果将经济发展的状况和由此而导致的经济结构的问题直接地叠加于文学艺术,这就是机械的反映论,这种认识将人们引向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非辩证法的理论。

关于文学艺术与影视文化的关系,我认为无论怎样理性的、感性的作品,其核心必然是具有诗意感兴的内核。因为观众在寻求娱乐的同时,也在娱乐之中寻求着深层次的东西。

其次,关于因为不存在重大的社会主题,导致难以产生优秀作品的观点。在日本,恐怕任何人都会一目了然地看出“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存在着巨大的矛盾。这是贯彻“市场原理”造成的,指出这一点,并不是思想上的旧调重提,而是站在“怎样的经济体制更符合人性”的观点上进行思考的结果。因为这一思考验证了至今为止的资本主义是如何改变了人性的。我认为这正是优秀的文学的使命。

最后,对于战争与和平的上述观点,我认为它的理论完全是本末倒置的。文学作品带给人的不仅是战争的体验,文学的想象力是阻止战争的巨大力量。记忆往往是会风化的。令人遗憾的是,近来我国政治家的一些言行正是表露了人的这种弱点。但是,想象力不会风化。任何具有完整的想象力的人都会描摹出核武器带给人的是怎样的灾难性后果。

同样的还有残暴的恐怖仇杀。但恐怖活动为什么会频频发生呢?恐怖的动因潜藏在貌似和平的产业社会的矛盾之中,而作家们却没有看到这一点,是文学家的感觉迟钝到如此地步了吗?果真如此,这又是为什么呢?

如此想来,看似百花齐放的我国文学之中,潜伏多么脆弱的部分。我们应当视之为我国文学的问题,我痛切地感到有必要通过与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的文学家进行对话,找出我们的问题所在。

二、关于剖新的潮流

1.在国际社会背景下思考文学

首先,我要指出的是,作家们的创作意识正在发生着变化,所谓国际社会背景下的文学创作不再是自我的文学创作、日本的文学创作。不消说,这里所谓的“国际社会”首先指的是亚洲。换句话说,作家已经意识到他们是在用日语写作小说、诗歌、评论,而不是在创作“日本文学”。日语是韩语、美式英语、英语、中文、泰语、德语、法语等世界上众多语言的一种,而我们只是用其中之一的日语写作。

在现代文学之中,我认为有这种意只的先驱者,是安部公房和大江健三郎。像石黑和雄(原文为kazuoISHLGURO)是在日本出生和用英语写作的作家;唐纳德·金是用日语写作的美国评论家。我的朋友、住在大阪的金时钟写道:

“我读金石范(《火山岛》的作者)的小说,令我惊讶不已的是他的小说体现的日本传统,但它不是私小说的文体。它的语言已经脱离了日本式的抒情文体。”(金石范、金时钟合著的《为什么写下去,为什么沉默无言——济州岛四·三事件的记录与文学》第150页,平凡社)。这里暗示了作家与语言的几个问题。在此,我不能深入地阐述这些问题,但是,如果介绍一些有这种观念的外国作家,如“用英语写作、生于海地”、“用英语、西班牙语、斯潘格里语、纳瓦特鲁语交叉写作并朗诵的诗人(吉里哀·戈麦斯)”、“用求古阿希语和俄语写作的诗人(肯那吉·艾吉)”。从这种表达方式的日渐增多,不难看出这种观念的出现。

2.自我疏离形态上的变化

A“自我选择人生”的意识

有些作品表现人到中年后,他回首过去,不满自我,怀疑自己的人生价值。当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被社会所容纳时,不去奋斗抗争,而是选择自己认可的场所,把自我封闭在小集团中,他们更为平静,而不去激烈地抗争;他们外出旅行、热衷烹调和音乐,使自我处于“冷漠、平静”的疏离自我的状态中,这种自我疏离的人物开始出现在日语文学作品中。通过这些人物,可以看出这些是以自我选择生活方式为基础的作品。

在以往的日本近代文学作品中,人物的命运往往是由国家、地域共同体、家庭决定的,可以说近代文学的特点是在作品中表现人品中的人物恰恰是自我的意识,这一点也许是当今日本文学的一个特征。”

B还有一种人物,当自己的想法和生活方式与社会规范和思想发生冲突时,他们既不依靠自成体系的理论和不同的世界观,也不加入到具有同样思想的巨大组织中,设法挽救自我,并为改变社会性质和社会结构而采取行动。

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况,当人物加入很小的激进团体中,异乎寻常地积极参加了极端的行动。但是在1972年“联合赤军事件”以后,这些行动丧失了建立有体系的思想的可能,而成为神秘组织的行动,这并没有形成文学创作的广阔土地。结果,自我疏离失去了与意识形态运动相结合的契机。这样,是否可以认为我国文学中的自我疏离,是经过乌托邦的破灭及东西方冷战结束后的自我疏离的形态。

C全球化时代的自我疏离

我还需要进一步举出第三种自我疏离的情况。这种疏离表现为作品主人公沉浸在时隐时现的回忆中,它不是对往事的针锋相对的疏离,而是相对于逝去了的背影的疏离。这类主题的把握在于摆脱情绪的过分张扬,反映、描写人物的感受和思想,这对作者而言是颇费功力的。

这种作品更多的是出现在描写大都市周边,也就是郊区的章节之中。回顾二十多年以前的作品,例如高井有一的《青梅》(1980年中的一系列作品、坂上弘的《田园风景》)(1982年)、岛田雅彦的《被忘却的帝国》(1985年)等。虽然每位作家的个性、作品的年代有所不同,但大都可以认为是属于这一范畴的作品。此外,正如堀江敏幸的随笔《去郊外》(1995年)中通过对人物从城市中心走向城市边缘的过程的描述,对成熟社会中宽松体制的提出了批评。

3.对产业社会的质疑

我想就质疑产业社会这一主题,谈一下涉及潮流的问题。

对以前的资本主义制度进行批评的文学,是以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为依据的无产阶级文学和有同一理论依据的农民文学,其中产生了一些划时代的作品。但是战败后却长期难以发挥其过去的影响力。其原因大体上是由于言论、思想的表现自由,使作家写作范围宽泛了,这种解放反衬出“无产阶级文学理论”的教条性、创作方法的僵化以及我国近现代文学中思想性语言和文理上的缺陷等现象。

特别是九十年代苏维埃制度的解体,无产阶级文学及其理论似乎偃旗息鼓了。

那么,日本现代文学是否丧失了对现实的批判精神了呢?我想要指出潜藏其中的两个因素。

第一、苏维埃制度的失败,是“斯大林主义”的失败。这是由地域的、民族的、历史的经济发展的阶段差异造成的。第二、必须看到今天的市场经济体制的矛盾,并没有由于苏维埃制度的崩溃而消亡,相反地这一矛盾进一步扩大了。

为使问题更加明确,可以说今天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范围遍及美国、欧盟等国家为主的广大地区,但它的矛盾在各个不同的发展阶段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存在着。

其中,缺陷丛生的日本市场经济体制自泡沫经济崩溃后,一直陷于严重的混乱之中,日本文学没有理由不去反映这种现实。

然而这种批判意识没有像过去那样形成理论体系,而仅仅停留在局部的、表面化的对现实状态的不认同感上。例如对故乡的景观遭到破坏的抗议;对消失的家族共同体的怀恋;对受大团体冷落后表现出的疏离、感伤等。

为使作家的不认同感升华为对产业社会本身的质疑,那么给予作品深刻而持续影响的批评的存在就是十分重要的。在这一点上,柄谷行人的《抄写》、三浦雅士的《青春的终结》等具有重要意义。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