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沉默入门 (节选)马梦瑶 译  

2011-09-01 17:02:04|  分类: 女儿马梦瑶译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逃离奴隶化

 

吹毛求疵的弦外之音

“这家店的茶倒是挺好喝的,就是装修太差劲了,客人又吵得慌。”

在咖啡店或饭馆里,或看完一场电影后,人这种生物,如果不给人家挑点毛病,就会觉得难受。怎么说呢,对了,我管这样的人叫做自命不凡,以评论家自居。

可是听这些言谈的人一方,会是什么感受呢?

在佛教看来,这种想挑别人毛病的心态中潜藏着“我对这个东西能够品头论足,说明我很有审美观”的信息,是与某种想要向别人展示自己优越于被挑了毛病的对象的欲望相连的。所以,看似在给人家挑毛病,实则在炫耀他自己。

因为这里也充斥着大量的“自己”,自我浓度过高。更恶劣的是,并不是直接自夸,而是通过对其他东西吹毛求疵来隐晦地,间接地夸耀自己,所以更为卑劣。无论本人是否能意识到,使周围的人变得兴味索然,遭人厌恶,便是很自然的结果了。

卑微的自尊心

为什么净“挑毛病”的人看起来特别丑陋呢?我想再进行一下深层次的思考。

佛道中,以贪欲、嗔恚(忿怒)、愚痴为三毒,并教人戒除。“挑毛病”的时候,首先心乱(愚痴),继而不快(嗔恚),想要自夸(贪欲),如此就三毒俱全了。故而,作为内心的反映,其丑陋心性也会与之相应的慢慢渗透进其人的气场中了。

总是爱发牢骚的人,其实都紧紧依附着挑毛病的对象。因为无论是欲求还是忿怒,同样都是缺少了对象就无法萌生的情感。

有这么一位大叔,一边喝酒,一边对现在的执政者和官僚大发牢骚,车轱辘话来回说。但是如果这个政权垮台了,最烦恼的人还是那个大叔,因为他还得着急忙火地去寻找别的“敌人”。

依赖主人生存的奴隶,却经常做出背叛主人的事,或者说主人的坏话,挑主人的毛病。奴隶通过这种做法,使自己即使处于被奴役者这种难熬的境遇,也能在精神上占据比主人还高的优势。……只有这样做,奴隶才能获得满足感,并一直服侍主人下去。他们一边适度地挑挑毛病,一边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自己卑微的自尊心。

至于这副嘴脸映照在他人眼中是什么样子,就不必多说了。

对别人或者社会挑毛病的人,本意是想要守护自己的自尊心,可是却给他人留下一种刻薄的印象,于是被有心(译注:1,有自己的判断。2,和歌理念之一。妖艳美。3,佛语。执著心,有情。)的人敬而远之。

舍弃掉这种卑微而又无用的自尊心,下决心远离奴隶化如何?

 

心灵锻炼

让我们还回到咖啡店的例子来吧。

“这个店的咖啡、红茶真好喝啊。”

人们往往不能说到这儿就打住,总是会接上几句抱怨的话,以评论家自居,这到底是什么缘故呢?

不客气地说,如果不喜欢店内装修风格或者讨厌客人吵闹的话,尽可以换个地方,或者试着要求服务员,去让那些客人安静一些等等,应该有各种各样的对策可想。

……如此想来,一边牢骚满腹,却始终不离开,只能说明他自己愿意呆在那家咖啡店里。可是又不愿意让他人觉得自己满足于呆在这种又“吵闹”,装修又“差劲”的地方。于是,就发出了这样一种信息,“我对这里很不满意,没法子才赏脸呆在这里的噢”。

然而,这是一种多么令人作呕的态度,真是一目了然。

为了防止自己这种信息被别人捕捉到,我们来试着做一些极为简单的心灵肌肉锻炼。即控制自己不去胡乱“挑毛病”的锻炼。

我想劝你们哪怕只有一天,也努力去尝试一下不对任何事挑毛病。

这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您只要挑战一下就会马上明白。不过,只因为少挑了几次毛病,这个人的周身就会飘溢出高贵的气质。“啊,我想发牢骚了”,一想到这儿,您就想象一下散发着怒气和物欲的丑陋的自己吧。这每一次禁欲,都会成为预防奴隶化的健身。

其结果,不仅可以防止自己变成奴隶,还可以稀释自我浓度,将自己的气质变得雍容高贵,伴随而来的副作用,便是使自己和别人之间的谈话愉快舒心。

当然,佛道并不是教人怎么才能有人缘,但是教人减少对自己的执着的副作用,却可以使您改善人际关系,广结良缘。如果您怀疑我说的话,就请实践一下试试。

不疼不痒地随声附和

 

听多即吃多

“别总说自己的事,也要倾听一下别人说的话。”这是人与人交往中最基本的原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很遗憾,即便您想要倾听,对方却净说一些无聊透顶,令人不忍卒听的话,这样的人满世界都是。

遇到这种人,作为对付此类无聊谈话的方策,我奉劝您用不着认真去听,大着胆子去打断他的话吧。

“听”别人说话,就等于其声其言从自己身体中穿行而过,所以说,也是一种精神上的“用餐”。

如果不得不听人家没完没了地讲一些无聊的故事和别人的坏话,就如同在不停地吞咽难吃的饭菜。一旦因此摄取了垃圾的话,要想处理掉就非常麻烦了。

这时,人所感受到的精神压力,从佛道看来就是叫做“嗔恚”的一种“业”的能量,它必定会给人带来恶果。

所谓业,就是当人在感受到快乐和痛苦的时候,在其内心深处,即潜意识领域中积攒的心的能量。怒,即是对什么事情都产生的“真讨厌哪”的感觉,而且不会止步于某时某刻。它会成为负面感情的种子淤积下来,遇到某个契机必然会萌芽。

所以,通常用“积攒”业等词语来形容,负面感情在潜意识里积存多了,肯定会引发下一个连锁反应,您只要能记住这一点就足够了。

这种连锁反应的电路因人而异,或许会使人因过度烦恼而伤害肠胃,或许会使人精神萎靡不振,也可能会让人注意力不够集中而使工作受挫,还可能使人本想温柔对待恋人,却总是表现得尖酸刻薄。

显而易见的结果就是,听者事后往往会对别人发牢骚说“我被迫听了这么无聊的事”。而别人听了您发的牢骚和无聊故事之后,再次导致积蓄精神压力……

吃了过多的垃圾食品,人就会变胖,为了预防,让我们来学习一下如何将“我不能再吃了”的信息传达给对方,并且尽量避免让对方感到不快。这也就是给负面情感“减肥”。

打断谈话减肥法

当对方开始说一些无聊故事或者您不想听的话时,我觉得重要的是如何巧妙地打断他的话。

如果对方起劲地说起“自己如何如何”,摆开架势,准备大谈特谈自己的故事的话,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您也用不着客气,打断他吧。

巧妙地让对方打住话头,避免吃到难以下咽的食物,将话题引向好的方向,品尝美味佳肴。这就是与人谈话时的减肥法。

……话虽如此,如果直言不讳地说“我没兴趣”或者“真没意思”等等,对方本以为“自己正说的事挺有意思的”,于是,就会感到自己被全盘否定而生起气来,所以请不要这样说。

这种时候,我常用的比较恰当的方式就是,不疼不痒的随声附和。

只说诸如“噢”“是吗?”“这样啊。”之类简短的应答词,让这个话题无法继续下去。我还经常变换着说一些“嗯—”,“哎呀”,“哼”等等。作为配合使用的技法,我还会间不容发地插入“那个事怎么样了?”“这个月,满月是哪天来着?”什么的,提一提与之毫无关联的事情来打岔。

这样一来,就顺顺当当地将不胜其烦的无聊话题付之流水了。

如果和对方交情深,或者对方是个懂得幽默的人,您就可以说“嚯,那可得恭喜您了”,“真棒啊”等等,将自己丝毫没有感到欣喜和佩服的神情露骨地传达给对方。

这样一来,话题就会很漂亮地被打住了。

不疼不痒地随声附和,可以使谈话变得清清爽爽,顺顺溜溜。如果您的肚子即将被没用的话语填满,就请怀着承蒙款待的心情说“嗯,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来给他一记有力的回击吧。

 

推荐大家闺秀用语

 

佛光普照

一位名叫加藤emiko(艾米子)的作家写了一本《闺秀用语速成讲座》。有一天,我在当时交往的女性家的书架上偶然发现了它,随手拿出来,哗啦哗啦地翻看后,发现不仅写得有意思,而且隐约感觉,从约束自己的美学角度来说,与佛道有相通之处,令我欣喜不已。

这本书里说,作为“大家闺秀”最不可取的态度就是急躁。感到不好回答的时候,或者给出明确答案太麻烦的时候,只要暧昧而温和地含糊其辞就行了。

“我觉得只要说‘嗯嗯’‘大概是吧’,并保持微笑,就会很自然地转移到别的话题上去的,反正也不是在说什么大事。”

这样一来,话题就会被漂漂亮亮打断了吧。反正又不是在说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种豁达的做派潇洒极了。

书中还介绍了其他模棱两可的否定意味的回答,比如:“哎呀,后来怎么样了,我都给忘了。”“您当时说的是什么呀?我记不得了。”“还有人这么想啊。”等等,这些话可能是最适合用来打住对方话头的了。

所以,出家式佛道向您大力推荐闺秀用语。这本书里的文章,从始至终都充满幽默,令读者兴趣盎然。

“请注意!和不爱用闺秀用语的人见面前的一个小时内,请不要阅读此书。因为它会让您的闺秀用语脱口而出。”

“是这样吗?”

《闺秀用语速成讲座》里面举出的大家闺秀使用的模棱两可并带有否定义的例句之一是:“是这样吗?”

肯定的时候说“是这样的”。否定时要在音调上稍微调整一下,变成疑问句“是这样吗?”这么一说,就与断然否定“你说得不对”不同,既不会使对方受到伤害,又有意无意地将话题打住,有可能制造出切换话题的契机。

当然,在实际应用上,由于“是这样吗?”听起来免不了假意恭维或挖苦别人之感,所以还是“是啊。”“是吗?”等较为妥当。

勇敢的沉默

总之从这本书可以知道,即使是在打断别人话题的时候,也带着高贵的气质去打断,才是大家闺秀。但这种气质并不只限于“大家闺秀”,所有人都可以通过培养这种气质来造就自己。无论男女老少,都来学习闺秀用语吧。

虽然并非一定要去模仿闺秀用语,但是,应该培养闺秀用语里面蕴含的那种气质,也就是说,既不逢迎别人也不出口伤人。这种体谅他人的精神不正是每个人都应该学习的吗?

无论是谁,都会遇到不得不去听一些并不想听的谈话的时候。既然在这个艰难的社会里生存,人人都会经常陷入因上下级关系,或者不想惹怒对方,或者明摆着即使自己反对也无法得到对方理解等等,而不能随意否定或回答对方的困境,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然而,因此反过来附和对方说“是啊,我觉得真是这样”,是非常不光彩的。因为这属于撒谎,是最不应该的,应该极力避免。谎言在佛教里被称为“妄语”,属于在自己的心灵深处——潜意识里积蓄负面能量的十恶之一。

非要去否定或驳倒对方,只会让对方变得不愉快,丝毫无助于使情况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转化。这时更需要用“是吗?”来将对方的话一带而过,然后试着拿出勇气来,静静地沉默一会儿如何?

我为什么称之为勇气呢?

从佛道来看,所谓人心的构造,就是喜欢在别人的话语中寻找缺点、错误并加以否定的嗔恚(忿怒)的能量。

被忿怒的能量所牵引说一些消极的话,或者反过来服从“贪欲”,追求回报,只会对别人阿谀奉承,或者被愚痴的能量吸引,思前想后,因难于决断而烦恼……这就是人类非常真实的生存状态。

无论在哪里,如果这种充满忿怒、欲望、困惑的语言正在如火如荼成燎原之势时,您若想要在其中保持沉静和沉默,就需要几分勇气。我想对您说,当您拥有了这种勇气,您就能从嘴上附和周围的人,内心里焦虑的丑陋地上超脱了。

这样一来,您就可以既不为了否定对方的“怒”而随波逐流,也不屈服于计算得失后奉承谄媚的“欲”,只是淡淡地说一句“是吗?”,然后勇敢地选择沉默,这种姿态无论在谁看来,都不失凛凛威严。

 

邪恶的意见

名不符实的附和

有一天,天黑之前,和友人蹬着自行车散步的时候,我注意到一户人家名牌上面刻的名字非常奇妙,便叫住朋友指给他看。虽然在这里不能明说,但确实是非常少见的名字。我们跨在自行车上,正看着呢,恰好这家的女主人提着购物袋回家来,奇怪地问我们:“你们看什么呢?”

“是这样,我们觉得这个名字起得太好了,在这儿欣赏呢。”我赶忙回答。那位太太听了很高兴,说“哎呀,名字太漂亮了,有点名不符实啊,呵呵”。我们听了,打算说一番“不不,没这回事”等老一套的客气话。

可是,还没等我们说出口,她就接着说了下去。“看着像女人的名字吧?所以经常有人误以为是我的名字,其实是我老公的名字哦。”紧接着,对我们说起了他家男主人的出生逸话和名字由来等等。

之后,她又重复了一遍最初说的那番话。

“这名字太漂亮了,可是名不符实。我们家那位平凡极了。”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那位太太在说自己的名字,所以觉得回答“不不,没有这回事”是完全可行的。但是,关于她的丈夫,我们最多只是听她讲了他出生时的趣闻,如果说“没那回事,您丈夫也是个了不起的人”来附和的话,就未免太虚情假意了。

如果时间充裕的话,再听她多说一些,等找到了男主人的优点再跟腔说“并不是名不符实哦”,这种战术也是有的,但很不巧,我们还要去别的地方办事。

这样一来,接不上话茬的我只能不知所云地说些“是吗?是这样啊……”之类的话,一边看着女主人的购物袋,说“啊,您还要准备晚饭呢,很抱歉耽误了您的时间。我们差不多该走了。”道了别之后,我们就离开了。

我们在夕阳余晖笼罩下的小镇上蹬着自行车,笑着聊道“人家说了名不符实什么的,咱们还真是答不上来话呢。”

如果听别人说了谦卑的话来贬低自己,那么听者就负有使之正负相抵的使命感。

如果别人说“我真是差劲”,您再对他说“你真的挺差劲的”,那么大多数人都会怒发冲冠,同理,说自己“真是名不符实”的人,也料定听者不会说“是呀”。

这种时候,当然不能说“是呀”,就连“没这回事”也不能说,这是多么不可思议啊,我们俩都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真心话最无聊

遇到上面那件事时,既不肯定也不否定,而是选择含糊其辞一走了之,这样以沉默来应对足矣。

可想而知,人们的“真实所想”大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如果真心话说给别人听,会使别人不高兴,那就将这些想法埋藏在心里好了。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将“真实所想”告诉对方。

换言之,并不是任何事情都可以“率真”地畅所欲言的。

例如刚才说到的那位太太,如果我们对她说:“您说您丈夫名不符实,可是,我要是回答‘您丈夫真是差劲的人啊’,您肯定会生气吧。”这样将我们内心所想口无遮拦地说出来,就是“率真”的说法是绝对行不通的。这些无聊的心里话说出来毫无意义,而且如果因此而使人产生不悦,只能说是卑劣的行为。

人们所说的话,不论是多么随意的发言,里面都含有从个人角度出发的一己之“见”。也就是说,由于话语中注入了“自己”,所以无论是多么不足挂齿的意见,一旦被人否定,就会感到极不愉快。

遗憾的是,对一件事持有完全相同的意见是不可能的,而且越是“真心话”,就越会加重“自我浓度”,成为此人特有的“意见”,越是和其他人的意见频繁相左。

所以说,光是听别人说了真心话,听者就可能会产生“我这么重要的意见居然被否定了”的幼稚想法。

有意见的地方就有欲望

在佛道里,执着于自己的意见、思想、见解的心的能量称为“见”,是十四个不善心所(译注:即:痴、无惭、无愧、掉举、贪、邪见、慢、瞋、嫉、悭、恶作、昏沉、睡眠、疑。)之一。

这种叫做“见”的执着,是一种不敢独自出现的胆小鬼能量,总是作为贪欲这种强大能量的附属品或者仆人现身。也就是说,有“见”的地方一定会有“欲”。每当人们紧紧抓住“见”的时候,就会刺激自己潜意识中的贪欲之业,使之增长,自己也变得粗俗了。

因此,意见往往流于粗俗,以至会在佛道中,有“意见=见=邪见”的方程式。

50%邪见果汁

那么,我在这篇文章里写的内容也属于邪见吗?

半对,半错。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在这里所讲的是,感情A一旦形成,就会变成业,到头来作为A’返回到自己身上,这种连锁反应就是最普遍的因果法则。

“这样做了,就会得到这样的结果”,佛陀经过冥想,最终悟出了这个心的因果法则。他说:“这个法则不是我造的,也不是我想出的意见,我只是发现了它而已。”因而称之为“法”。这并不是某一个特定的人的法,也不是佛教这种特定的宗教、宗派的法,它是不属于任何人的法则,所以没有被称为“佛法”(佛陀的法)等等,只称之为“法”。

如果佛陀自己说: “这是佛陀的法。是我思考创造出来的法呀。”这样来归功于自己的“见”的话,那便是炫耀和贪念,佛陀就不成其为佛陀了。

“法”是佛陀摆脱执着所悟,在解脱的境界里发现的“法”则,所以丝毫不掺杂个人意见和执着。

既然在这里讲述此“法”,那么肯定没有掺入许多我个人的意“见”。但是,不对不对,像我这种还没有参透“法”的人,如果掰开揉碎对“法”加以阐释的话,里面就会掺杂我个人的解释和执着,还会混入不少“邪见”。而且,如果自己写的东西被人否定了的话,还是会有点不爽。

但是,但是。

与其侧耳倾听世上充斥的“100%纯天然邪见”想法,不如聆听并摄取“50%邪见果汁”要管用的多。请容许我这样自我辩护。

忿怒的怪圈

即使听到他人不愉快的真心话或者被别人的意见破坏了心情,人们也不会马上就生起气来,这完全是由于受到社会礼仪和身份等各种条件所约束,不过如此。

换言之,即使有时候恰好被这些条件所束,抑制住了想爆发的“怒火”,但是“怒”的能量却储存在了身体里。这种心的能量在佛道里被称为业。它可能会因某个契机达到极点之后,受嗔业驱使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

将这种积攒起来的怒气撒向他人,又反弹回自己这里的时候,自己便再度受到怒气的污染。虽说是微量的,但是,自己以后的心态和语言、行动等所有一切都会被怒气左右。这就是忿怒的怪圈。是嗔业的连锁反应。

所以,在学校里上课的时候,老师常常教导我们“说出自己的意见”,这种教育最好还是忘得一干二净吧。忿怒的怪圈正是不仅令自己,也让周围的人眼前蒙上一层乌云,什么都无法顺利进行下去的罪魁祸首。

 

不幸受虐狂

 

幸福的不幸

“我这么瘦,可怎么好啊”,“我买了一台外国车,真够费油的”,“我这人外表看着比实际年龄小年轻,真没办法”,“家里人都欺负我,可怜死了”,“我这人不合群,没出息,真是不好意思”。

人这种生物,像这样把自己的不幸展示给别人的时候,总会带点快感。无论谁大概都经历过这种感觉吧。

让我们把看似开心地诉说自己不幸的这种幸福的不幸命名为happy unhappiness吧。在这里咕咕哝哝地积攒着浓度过高的“自己”,自我展示着“快看啊,我的不幸很不错吧”,从而加快了自己的腐败。

您那种炫耀自己的不幸却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也很可能使听者觉得“这家伙怎么这样啊”,所以要特别注意。

说得稍微极端一些,对方甚至会想“您这么发牢骚,不仅从我这里得到同情,而且还从发牢骚本身获取快乐,居然享受双重快乐!”

“愚痴”这个词本来是佛道用语,它的本意是什么呢?

由于“愚”和“痴”这两个字都是傻瓜的意思,所以两个字组合在一起就成了无可救药的傻蛋,在妄念中骨碌碌地转圈。不仅使自己心情灰暗沉重,在心中积攒下负面能量,还让听的人烦躁,从而使自己陷入双重的不幸之中,可是,他却被眼前的快乐所缚,喜欢嘟嘟囔囔抱怨。这种人,只能称之为傻瓜。

不过,像这样日复一日地在抱怨和牢骚中过活也是人之本性。为了摆脱这种没有丝毫美感的姿态,请千万戒掉此类炫耀不幸的做法。

无所不贪的杂食心

我向大家介绍一下佛门中有关不幸的说法。

心的构造,其实是以受自于眼、耳、鼻、舌、身、意的刺激为营养的。这种心的波动具有杂食性,凡是刺激,它都想吞进去的。

也就是说,如果完全得不到刺激的话,心的波动就会死去,因此当它得不到刺激时,哪怕是不幸也好,也想从中获得刺激来滋养自己。

即使是不幸也要生吞下去,拼死拼活地以不幸为原材料制造出一种怪异的模拟幸福。这种被不幸的生存欲望所操纵的状态,从佛道来看即是不幸。

更严重的问题是,即使本人由此感到一种奇妙的幸福感,但是作为听者只会觉得不舒服。所以,如果想和喜欢的人相处融洽的话,我奉劝您还是不要把自己的不幸拿出来炫耀为好。

从“心”里解脱

如果您觉得将要陷入模拟幸福感的话,我希望您能注意到,这是心为了它的生存欲求,在操纵您自己。

换句话说,要明白地意识到您正在成为心的奴隶。因为这是非常令人羞耻的状态,所以只要您能够注意到这一点,就会涌上一股“啊,我不想这样”的气力,成为解脱的原动力的。

只要从心里解脱出来,您就能够逃脱happy unhappiness,被您喜欢的人所厌恶的可能性也会减少一点儿。

比起安稳的幸福营养来,心更喜欢像毒药那样有刺激性的不幸和嗔恚的业这种诱饵。如果被这样的心所操纵,自己只能飞快地被拽向邪道上去。

《涅槃经》里面有一句话是“应为心之师,不以心为师”。其意是,要经常教育自己的心不要把不幸作为食饵,千万不要被心的欲望所教育和操纵,陷入以不幸为幸福的受虐状态。

所以,大家还是从沾满了“自己”的“心”这种不怎么样的东西里,迈着轻快的脚步逃离开为好啊。

  评论这张
 
阅读(7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