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幸福号起航(三岛由纪夫)节选8  

2011-09-07 10:17:15|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一步还是练习曲集。

到此为止是跟着母亲学的。

歌子教授三津子学习罗西尼(G.Rossini 1792—1868, 意大利歌剧作曲家。一生作有大、小歌剧三十八部。其中《塞尔维亚的理发师》是十九世纪意大利喜剧的代表作。根据德国席勒的同名诗剧写成的歌剧《威廉·退尔》也是浪漫派歌剧名作,此剧的序曲(共四乐章)是音乐会上经常被独立演出的器乐名曲。)和普契尼(吉亚卡摩·普契尼(全名Giacomo Antonio Domenico Michele Secondo María Puccini)意大利歌剧作曲家,十九世纪末至欧战前真实主义歌剧流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共有作品12部,成名作是1893年发表的《曼侬·列斯科》,著名的有《艺术家的生涯》、《托斯卡》、《蝴蝶夫人》、《西方女郎》等。)的最基础的咏唱入门。

三津子在学习期间非常勤快地干家务活。即便有了三千万圆也没有购买非艺术的电动洗衣机的道理,三津子以三倍于老女佣的效率,利用星期四的休息日,负责洗大家的衣服。只是有老婆的人的衣服除外。

三津子最喜欢到屋顶的平台上,一边晾衣服,一边练习这一周刚学的练习曲。

“嘎尔梯埃尔·马尔丁,

听到你的名字我就热血沸腾……”

——远处是旧代代木练兵场,华盛顿高地住宅区的红色和茶色相间的房顶,白色和淡绿的墙壁,火柴盒般排列到一起。草坪环绕的道路上,穿着花衬衫的美国人来来往往,网球场上依稀晃动着黄豆大的人影……。

“在唱《弄臣》哪?”

荻原笑着站在平台的楼梯口。

 

荻原扶着晾衣服的栏杆说:

“先生说,战前从这个平台上能看到整个练兵场的阅兵式呢。那时候尘土飞扬,晾晒的衣服一下子就变成黄的了。现在呢,你看看,已经变成一片草坪了。”

三津子心想,看来荻原是个对家务蛮有兴趣的男人,上次搬家他也来了,现在是不是又想帮着洗衣服啊。

荻原虽说从心底尊敬、崇拜歌子先生,然而对她那完全脱离现实的浪漫情调越来越感到吃不消了。恰好这时,三津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歌子张口闭口就是什么永远啦,把自己比作是受伤的百合花啦,还动不动就谈论死,并要挟这个农村青年,当她死了以后,要在他的棺材里填满玫瑰花,只有这样才能把她衬托得像朵白色的百合花等等。

然而,对于靠着三千万圆一夜之间复苏了的歌子,荻原多少失去了一些同情心也是很自然的。

刚晾上不久的白色衣物还湿漉漉的,有风也飘不起来。不过,它们闪耀着光芒,给凉台带来了清新的空气。

呆呆地望着景色出神的荻原脸上,啪唧贴上了一件衣服。

“哎哟,这不是我的衬衣吗?”

荻原把衣服从脸上揭下来时,大惊小怪道:

 “哎哟,这件也是。还有这件。都是你洗的吗?”

“是的。”三津子想了想又说,“不过,并不是特意为你洗的。大川君和伊藤君的衣服由他们的妻子去洗。女佣上了年纪太辛苦,所以我尽量帮着洗一下先生和你的,还有我家的衣服。”

“是吗?真对不起啊。让您这么美丽的小姐给我洗衣服……”

就在荻原非常客气地施礼时,脸上又贴上了歌子的内衣。

“不过搬家是搬家,洗衣服就不用您帮忙了。”

“好的,很遗憾,我不擅长洗衣服。”

的确,还没怎么看过男高音洗衣服这类的歌剧。

这时从屋檐下传来了“啊—啊—啊—啊—”的吊嗓子的声音。

“咕噜咕噜咕噜”

一阵漱口声之后,又响起了“啊—啊—啊—啊—”的声音。

“那是先生在吊嗓子呢。对不起,我先告辞了。”

头发梳理得油光发亮的荻原躲闪着衣物,飞快地跑下了楼梯。剩下三津子一个人有点无聊,和最初的印象一样,她对荻原总是这么顾虑歌子,实在理解不了。

 

荻原来到歌子的房门外时,听见断断续续地传出“啊—啊—啊—”沙哑的发声,突然变成了抽泣声。荻原敲了敲门。从走廊路过的正代也侧耳听着抽泣声,担心地和荻原面面相觑。

“哪位?”

屋里传来带着哭腔的问话。

“我是荻原。”

“我是正代。”

“……请进。”

两人一进去,见歌子正伏在窗边的桌子上啜泣着。白纱帘在她的头发上飘舞。幸好纯白的纱帘底边没有被染发的黒粉弄脏,其实是还没来得及弄脏,因为歌子似乎是在两人敲门时,急忙摆出了这个悲剧的姿势,为了富有装饰性的效果,把纱帘现拽到头上的。

在这种场合,正代和荻原下意识地知道该如何配合歌子的情调。

荻原站在歌子身边,手扶在她的肩头,温情地俯下身子瞧着她的脸,叫着:

“先生!先生!”

而正代则跪在地板上,摇晃着歌子的膝盖,呼唤着:

“先生!您这是怎么啦?我都忍不住要哭了,请您振作一些啊。”

在劝慰歌子时,正代自己也逐渐投入了进去,陪着哭了起来。

往往一看见别人哭,歌子反而会冷静下来。她决然地扬起头,以极其绝望的语气,望着天花板喃喃地说起来。天花板上以前悬挂的是豪华的意大利玻璃枝形吊灯,可是后来为了糊口卖掉了,现在那个空间只安着一个不值钱的带灯罩的灯泡。

“我完了。发不出声来了。近一二个月来彻底的完了。作为歌手的我已经死了,再也不能像黄莺那样歌唱了,变成一只肮脏的、老得飞不动的小鸟了。我刚要开始新的生活,却碰上这样的不幸,你说是不是,达君?”她摇着荻原的手,“你怎么啦?你说呀,为什么我的声音会死掉呢?你说呀,为什么会这样呢?”

每当被强迫回答这类无法回答的诘问时,荻原都会惊慌失措,进退维谷,结果,就贸然说了句,

“您很快会好的。”

“怎么会呢?怎么会很快好呢?死去的黄莺怎么还能复生呢?”

荻原急得脸上直冒汗。

“当然……会治好的呀。您肯定是因为突然有了三千万圆才发不出声来的。”

话一出口,他又后悔不该这么说,可为时已晚。

“啊,真没想到你怎么会说得出这么俗气的话。你大小也算个艺术家了,居然对我说出这种话来。”

说罢,歌子又嚎啕大哭起来。

 

要不是男低音歌手大川和男中音歌手伊藤听到哭闹声及时赶来,还不知道要闹到什么地步呢。

他们俩刚从外面回来,老女佣就压低嗓音向他们通报了这个情况。这个老女佣就像貉一样,决不走房间的中央,一有什么事,立刻躲回自己的屋里去。多年的经验教会她,一旦女主人歇斯底里大发作时,逃开是上策。

大川和伊藤急匆匆地往歌子的房间奔去。

腰圆体胖的大川轻松地抱起了荻原和正代根本抬不动的歌子,挪到了沙发上。

讽刺家伊藤也不伸把手,光练嘴皮子:

“先生,坚强些,坚强些……”

就好比在给运动员呐喊助威。

躺靠在沙发上的歌子大大地叹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的说:

“大川君,你可真像参孙啊。”

歌剧《参孙与达丽拉》(三幕歌剧脚本是圣桑的堂兄弟费迪南·勒梅尔根据圣经旧约故事改编圣桑作曲1874年再次在魏耶德府邸举行第二幕的试演会由魏耶德夫人饰演达丽拉次年以演奏会方式演奏第一幕由克洛纳指挥首演直到 1877年12月2曰才由当时对歌剧极感兴趣的李斯特在威玛大公歌剧院举行全剧的正式首演巴黎的首演则迟至1892年11月23曰才实现由德尚?朱安演达丽拉韦尔纳演参孙除这部歌剧之外亨德尔所写的清唱剧参孙(1743年)也很有名 
    作曲家圣桑斯一生共写了十三部歌剧音乐作品参孙与达丽拉反响较大成为他的代表作也是为数不多以次女高音为主角的歌剧作品之一 
    圣桑在法国常被视为瓦格纳的信徒参孙与达丽拉却具有典型的法国特征旋律温暖动听剧辞均衡有力合唱尤其构思巧妙) 里登场的参孙是尽人皆知的力大无比的神人。

这一句自言自语表明歌子的心情开始好转了,因而,善于察言观色的大川,依旧保持着担心的神色,说道:

“荻原,快拿葡萄酒来,快点儿。”

这是因为,歌子最喜欢在大家伙儿的簇拥下喝葡萄酒了。

在歌子的梳妆台前,荻原把斟满了波尔特红葡萄酒的玻璃杯放在生了锈的银盘上,小心翼翼地端了过来。

漂亮的男高音歌手一边献上葡萄酒,一边说:

“先生,请原谅我吧,”

这时歌子的心情已经完全恢复了,脸上泛着红晕。

“没什么,没什么。你也不是恶意。我原谅你啦。”

这娇滴滴的声音即是解散的信号。

大家心里一块儿石头落了地,便回到各自的房间去了。歌子和正代一起下楼,到餐厅兼客厅去听收音机了。还差十分钟就要播送从外国新进口的歌剧唱片了。正代正调台的时候,大门开了,一束阳光射进了幽暗的客厅,凉风也随之刮了进来。

“我回来了。”

不用问,是外出游逛的敏夫回来了。

他一进门就站在原地说道:

“先生,我终于找到了一件可以为您效劳的事。”

“什么事啊?可别说那么见外的话。“

“是税金呀,税金。我能帮您把这次的继承税降低好多呢。税务署里有我的好朋友。”

“真的?太好了!”

歌子不禁喜形于色,可忽然想起了刚才夸的海口,又收敛起了笑容。

窗外响起了今年最初的怯怯的蝉鸣。

 

  评论这张
 
阅读(5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