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孔子学堂——异邦人“对话日本文学翻译家竺家荣”(第三回)  

2012-11-07 12:33:38|  分类: 译境探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翻译心得及面临的问题

 

1在您的文章《漫谈日本文学翻译》中,称译者为“跨文化中介人”,您是如何在翻译作品过程中兼顾源语文化和译入语文化的呢?翻译技巧的运用对于不同文化间的交流有什么样的影响?

回答:首先解释一下“跨文化中介人”。语言是文化的载体。语词包含着丰富、复杂的文化信息,如地理环境、社会风俗、宗教信仰、审美取向、价值观念及思维方式等等。从跨文化交际的角度讲,我们可以把翻译理解为这样一种过程:它是靠语际间的转换实现的两种文化信息间的转换。所以翻译既是一种跨语言的交际活动,同时也是一种跨文化的交际活动。跨文化知识在翻译过程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要求翻译工作者必须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文化人,精通跨文化交际的知识。只有在广泛地、准确地了解他国文化中的观念、信仰、习俗、价值标准等方面的同时,忠实传达本国文化的价值与灵魂,才能不仅做到语言意义上的等值,而且做到真正文化意义上的等值。

这就好比全息摄影和3D片一样,比起绘画和照片更逼真地传达了实物的所有信息。

具体说到在翻译作品过程中如何兼顾源语文化和译入语文化,这是个回避不了又很难说的清楚的问题。不过,从“跨文化中介人”的角度来考虑,在处理这个问题时就可以有一些依据。中国人崇尚中庸之道,所谓不偏不倚谓之“中庸”,翻译也如此。过于有倾向性,则会导致生吞活剥或完全走样。所以,尺度的把握就如同走钢丝一样,要慎之又慎才行。譬如:日语的谚语“追二兔不得一兔”翻译成中文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或“鸡飞蛋打”。但是,我依然直接翻译为“追二兔不得一兔”。因为考虑到中国人能够明白其喻意,如果采取对译,则减少了异国文化的韵味,这种情况下的直接翻译,可以兼顾两种文化的差异。

因此在选择词汇时,本土接受和异域风情都不可偏废。尤其是一些文化色彩浓厚的词语,即日本语特有的一部分词语,更要注意不能泼洗澡水,把孩子也一起泼掉。能够保留的尽量保留原来的日式词语。比如,翻译渡边淳一《天上红莲》时,对里面的月份的异称、古代地名、古代日本官职、古代服饰和器物名称等等都尽量保留原语,宁肯麻烦一下采用注释方法做说明,这样可以让读者更多地接触到日本的古代文化气息。

除了词语的选择外,翻译技巧也是非常重要。如同调味料一般,运用得当会增色不少,但使用过度则会弄巧成拙。同样的调料,经过高明的厨师烹制,味道会迥然不同的。因此,翻译的最高境界,应该是技巧运用得恰到好处,浑然天成。例如,加译减译变译意译等,都是只有在运用得当的情况下,才会起到好的作用。还有尽量使译文简洁干净,像中国话。如果化妆来比喻,则是浓妆淡抹总相宜。具体可参看我的博文《漫谈日本文学翻译》。

 2 从96年开始翻译安部公房的《狗》到98年翻译第一部长篇《失乐园》,您刚开始翻译的几部作品里或多或少存在着一些在诡秘、压抑的气氛下,隐藏着的人性欲望的无穷张力。营造气氛环境去暗示心理对您的翻译来说算不算的上是挑战?您对这方面是有意识的尝试还是无意的塑造?

回答:文学翻译的本质是文学。以损耗文学性为代价所制造的语言沟通是无意义的。如果一部作品不能给读者以文学享受和审美愉悦,注定是一部失败的翻译作品。从接受学的角度看,文学翻译作品应当有一个比较高的准入标准。要求译者不仅具有较高水准的双语能力外,还要对源语文化和译入语文化都比较了解。此外,还需要具备对于所译文学作品及作者文学风格的读解能力,语言表现力,丰富的想象力,以及自我认知度,身心投入度、生活阅历等等。所以,我曾经提出过一个观点,就是译者最理想的身份是作家,其次是文学研究者或教师,再次是其他职业的人。因此,对于非作家来说,营造气氛是一种挑战,对于我来说,既是有意识的尝试,也是无意的塑造。因为译者自身的气质和悟性这些潜在的条件,在翻译过程中有时也是很重要的。

3 作为文学翻译,您认为最重要的条件是什么?

回答:好的文学译者,应该是德艺双馨。这二者中,译德更为重要,尤其是在当下的中国,低廉的稿酬和许多不利于译者的合同条款,导致文学翻译是一种付出与回报极其不相等的工作,因此,译者为了心爱的翻译事业不得不牺牲许多东西,必须甘于清贫。就是说“译德”之一是不能太图利,要培养自己对翻译事业的热爱和使命感。这些是从事文学翻译的前提。开一个玩笑,翻译就是个既没名又没利的苦差事,想要有名有利,最好不要干这一行。

“译德”之二,是要有责任心。对自己负责,对作者负责,对读者负责,还要对出版社负责。因此,对每一部作品,都应该认真对待,切忌敷衍了事。初稿之后,至少要修改多次,包括标点符号,做到精益求精,把每一次翻译,作为提高自己翻译水准的机会。如果仅仅为了兴趣爱好或为了名利,都会影响到译文的质量。

4 我们发现您涉猎的作家和作品风格非常广泛,既有日本近现代的文学经典,又有新兴作家的创作;除了被人所熟知的渡边淳一的《失乐园》、近期流行的80后作家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经典获奖作品,还有如赤川次郎的《人质》这样的侦探小说,和美嘉的《君空》这样的网络流行小说。请问您选择翻译作品的标准是什么?在翻译不同类型的作品时,您的感受又是怎么样的呢?您在选择翻译的作品时,会考虑到市场吗?

回答:一些成名后的译者,往往会有选择的翻译一些名著或名作家,无论从哪方面考虑,这或许都是性价比比较高的。当然,每个人的情况不同,如果精力有限的话,比如一年只翻译一本的话,自然应该选择一下。不过,如果精力和时间允许的条件下,我一般不会过多选择的。因为,我觉得作为译者的义务是介绍外国文学,而文学则不仅仅包括经典。每一类作品都会有其读者的市场,出版社引进作品时,也是考虑到了国内受众的需求。其次,译者没有必要给自己设限,翻译不同类型的作品,可以拓展自己的翻译范围,了解各类文学形式的特点,不断挑战自己的翻译领域。第三,大众文学更需要比较有知名度的翻译,来提升它们的译文水准,不应该形成一种流行小说就可以随便找个人翻译的状态,导致恶性循环。当然,许多出版社觉得流行小说内容决定一切,译者并不重要,从成本考虑,无可厚非。但是,如果找到我,一般情况下,不会以是不是经典,作为选择的标准。当然,文学性不高的作品除外。

作为译者,需要考虑的应该是如何翻译得更到位,至于市场,恐怕是出版商考虑的内容。当然,提供参考性的意见是常有的。

5 您似乎经常遇到盗版侵权的问题,对此您如何看待呢?

回答:我遇到的大致是两种情况,一是,别人翻译的作品,冠上我的名字。第二种情况是,一般性的盗版印刷。比如全译本《失乐园》,刚一面世,就出现了盗版,比正版便宜一半多,而且遍地开花。甚至在我们学院的书摊上还看到了,于是,忍无可忍地跟对方交涉,好不容易才说服他留给我去处理。对于盗版,很无可奈何。我只能在博客里广而告之,说明哪些是盗版书,呼吁大家不要买。但是,也有人说,盗版便宜,没办法。当然支持反盗版的是大多数。有时候,我总想,为什么一些发达国家盗版就比较收敛呢?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国家加大反盗版的力度是非常重要的。相关部门只有切实负起监管责任,以及全社会共同抵制盗版,才会有所改进。作为译者既没有条件,也没有精力去面对。连出版社都没有什么好办法。

6 您认为目前国内翻译文学出版的的现状以及主要问题是什么?

回答:近年来,翻译文学出版市场非常繁荣,选题、形式越来越多样化,编辑水准也在不断提高,总体来说,是令人欣喜的。然而,由于出版受市场操控和经济利益驱动,也出现了一些选题盲目或扎堆、导致重译、复译过多等现象。

在翻译的走向越来越多的受到市场作用的环境下,尽管也不乏许多优秀译作,但在出版繁荣的表象背后,是鱼龙混杂,急功近利的现状,所以,我曾多次讲过,如今的翻译界是缺少大师、精品的时代

与周作人、傅雷时代相比,过去的翻译家堪称艺术家,而不是翻译匠。以《源氏物语》为例,当年丰子恺花费四年时间才翻译出来的精品,现在,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出版了八九个之多的复译本。我粗看了一下,绝大部分都与丰子恺的完全一样或者雷同。这种现象很说明问题。更有甚者,就是中国戏剧出版社宋瑞芬http://searchb.dangdang.com/?key2=宋瑞芬category_path=01.00.00.00.00.00&medium=01)现象。竟然以一个人的名义出版了几十本各种语言的文学译本,而且都是同样的价格,真正是匪夷所思。其中日语的《源氏物语》,我看了一下,完全是丰子恺的盗版,说明其他也差不多。居然堂而皇之的在卖,可见目前出版市场的混乱。

像这样粗制滥造加上盗版以及网络盗版捣乱,翻译文学的出版将越来越艰难。

出版社有出版社的难处,市场运作难,翻译作品成本比较高;而作为译者,也有难处,因为我国大多是国营出版社,规定得比较死,如果译者不满意合同里的一些条款,一般来说没有商量。由于稿酬压得过低,以及一些不利于译者的合同条款,制约了译者积极性以及译文质量,这些都需要加以重视和解决。

7 针对这些问题,您认为需要如何去应对?

我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

1 提高译者自身的素质。(包括译德、译才、了解翻译理论)

译者应充分认识到文学翻译的特性和译者的责任,不断提高自身素质和水准,以及对译者主体性的认知。应该认识到,译者不是译匠,而是跨文化中介人,必须破除对译者自身对翻译的轻视和无视。王向远曾指出,译者“即使是仆人,一方面仍不妨保有自己的独立人格、人性和创造性。”努力做一个名副其实的文学翻译工作者。不随波逐流,努力追求卓越。

2 提高全社会对译作价值的认识。(将文学翻译纳入正式学术评估的范畴之内;健全对译作的评估体系和奖励机制,如:加强文学翻译批评,翻译奖项等;发挥翻译者团体的作用。)

这里涉及的问题是,对翻译文学评价,即译作的优劣,究竟谁说了算?译者?读者?专业批评家?意识形态?

要解决传统翻译理论对译者研究的缺失的问题。由于真正意义上的翻译批评的缺失,很难对翻译的优劣做出科学的评价。从而导致翻译奖项形同虚设,名不副实等现状,以及翻译团体徒有其名,没有发挥应有作用的问题。

现在译者都是单打独斗,没有团体可以依靠,很不利于翻译队伍的建设。

由于评估机制的薄弱,良莠不分,导致伪劣译作的涌现,译作整体水准下降。

3 翻译稿酬问题。合同规范问题。

由于目前基本上是译者个人单打独斗。就像村上春树所说的“鸡蛋与体制”的关系。结果就是,译者往往要看出版社的脸色,不得不接受一些霸王条款。不仅稿酬低得离谱,还要在合同的其他条款上,受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盘剥。长此以往,会导致优秀译者逐渐流失,最终导致翻译整体水平的下降。在这方面,恐怕和编剧、作曲家、作者等等遇到如何维权的问题很相似。在港台,译者成名成家后,可以辞去工作,专职翻译,说明稿酬很可观。而在大陆,我还没有听说靠稿酬可以养活自己的情况。有的译者交稿后,一直拿不到稿酬,投诉无门,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合同里没有相关规定,出版社不给稿酬会有什么后果。反而对于译者不按时交稿,则会有一系列的制约。

也就是说,对于译者来说,你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接受条款,要么不要翻译,很少可以和出版社讨价还价。译者只能按出版社的要求走。倘若想谈条件,就有可能被冠以耍大牌

4 健全对译作市场的监督管理机制。(盗版问题,滥译问题。)

    相关部门应该切实负起责任来,严厉打击各种类型的盗版。我实在不知道到底是哪些部门应该来管理?

   谢谢采访。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3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