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请偷走海报》(原研哉)——节选2  

2012-12-28 11:38:49|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品之不尽的巴黎

 

这是一次久违的巴黎之行。

那是前往撒哈拉沙漠拍摄外景时,回日本时顺路造访的。

因回程时需要等候换机,正好可以在巴黎逗留整整两天。

我第一次造访巴黎,还是20岁的时候。那是一次背着脏兮兮帆布包的穷学生旅行,住在圣米歇尔大教堂的小客栈里,连去餐厅吃饭的钱都没有,只是在小胡同里的超市里买来面包、奶酪和便宜的红酒,回到客栈的房间里吃。但是,我的感受性却像一块干燥的海绵拼命的吸水一样,从陌生的烟草商标,地铁车票的碎片,菜市上堆放着的青椒,还有从鞋底传来的石板路的触感中,贪婪地汲取着巴黎的文化。

对于20岁的我来说,巴黎就如同一块吃不完的巨大的卡门贝奶酪一样,吃一点就能吃饱,吃多了会流鼻血。

对于巴黎的魅力,就无需我啰嗦了。这是几个世纪以来注入了无数建筑家、艺术家、政治家的热情的开满了欧罗巴文化之花的都市。

韩国雕刻家崔在银说过:一来到巴黎,就没有心情创作了。因为巴黎本身就是一个已经完成的艺术品,让人无意在其上再添加任何东西。

它不仅仅是一个极其精致而美丽城市。城市的风韵是经过岁月交替,世代经营形成的,其风情不可避免的反映了市民的意识。

街道上尽管也散落着烟蒂,但是从漂亮的林荫道可以感受到城市对于过往岁月的眷顾,以及在流逝的时光中优雅生活的居民的意志。

现代建筑和有厚重历史感的石质建筑不留痕迹地融合在一起,古老的水池依然喷涌着水流。就连麦当劳的霓虹灯也全是白色的。这里看不到香烟和饮料的自动售货机。

虽然有城市规划,但是这个城市以这样的形态存续至今,与巴黎市民的高度意识分不开。这是市民达成共识而产成的城市的优雅和骄傲。

传说曾有日本武士看到日本和巴黎的巨大差距后,感到绝望而剖腹自杀。虽然不知道是否真有其事,但这并不仅仅是一个笑话。对敏感的人来说,巴黎确实是一个有着极强冲击力的城市。

人到了30岁之后,头脑和感知力都逐渐变得迟钝的时候,才能够愉快的品味这座惬意的城市吧。我一边悠闲地在大街小巷里溜达,一边自以为是地想着。

然而,我再一次碰到了让我流鼻血的情况。

那天,我去奥赛博物馆参观。它是由为1900年巴黎万国博览会所设计的奥尔良铁路终点站奥赛火车站改造而成,作为汇集了1986年到19世纪后半期的美术品的美术馆而复活的。

1900年的巴黎万国博览会是一届以Grand Palais(大宫)和Petit Palais(小宫)等为代表的,将现代主义和样式主义建筑风格加以微妙平衡的奇妙建筑层出不穷的,争议多多的博览会。

这是一个钢铁构造的巨大拱形空间,由石材、喷漆工艺等古典风格的装饰将丑陋的铸铁构造遮盖起来。先进技术和传统样式在冲突中相互妥协,从艺术性来看,能够感觉到某种犹豫不决之意的这些建筑,虽然在万国博览会上受到万众瞩目,但并非全部得到巴黎市民的认可。奥赛车站等建筑,甚至被戴上了拙劣建筑的标签,在铁路停止使用后,还曾遭遇过好几次被拆除的危险。

1973年以后,乔治·蓬皮杜总统时期,开始对奥赛车站进行改造,经过吉斯卡尔·德斯坦和密特朗两届政府的努力,这个建筑物终于脱胎换骨,变成了一个新的美术馆。

名为ACT的三个法国建筑家构成的团队竞标成功,内部装饰则由意大利建筑师葛尔·奥兰迪进行设计。

在1900年的万国博览会中,这个融合了传统风格和现代技术的实验性建筑,获得了赞叹和批判之后曾一度被人忘却,经过了一个多世纪的岁月洗礼之后,才重新回到了时代的前端。

一直以来,我对博物馆、美术馆的设计,而且不仅是建筑空间,还对其展示结构和平面设计也抱有兴趣,读了这个博物馆的相关资料后,已经有了大体的了解。但是,实物还是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仅仅用美术品替代了机车,就能够将其称之为美术馆了吗?我一直想象为是一种废物利用。但是,一踏入美术馆的大门,不得不佩服前人利用车站这一巨大空间建设美术馆的眼光。如果仅仅作为美术馆来建造的话,是绝对不会获得将巨大空间巧妙地再生为富于一种勇武之力的展示空间的创意。

内部装饰也是如此,墙面和展示台大胆采用大理石和金属材料,经过高超的处理后产生了美妙的和谐感。一个世纪以前,这种将金属和石材进行组合的创新成果,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进化成一种新的典雅风情,在二十世纪末的巴黎再次开花结果。曾经饱受批判的现代技术和保守派思想的苦不堪言的折中,已被巧妙地加以克服。即便是作为一个现代化的建筑空间,在提供了新的借鉴这一点上也是意义深远的。

从随意、宽松的展示品摆放,到解说图板的颜色和大小,以及将解说图板上安装在墙上的黄铜部件的精致都能够看出来。

解说词被翻译成包括日语在内的四种语言,印刷字体都充分展现了罗马字体和明朝体的美感,让我无法移开视线。日语的说明是符合日语规范的竖体排版。不知是出自哪位设计师之手,尽管他没有作为整体工程的主角的建筑家那么引人注目,却出色地完成了份内的工作。

虽然只有短暂的设计经验,但我知道“典雅”并非只靠管理、强制、计划就会产生的东西。而且“典雅”也不是经过研磨就能够到达的境地。它是不仅懂得研磨之美,还懂得有时也需要使其粗糙的意义的、基于熟知本民族的文化美意识的有所克制的智慧。

如果把这项工程交给日本或美国设计师来设计的话,一定会建成复制世纪末期的建筑风格,或者另一个极端,建造出更为露骨地表现现代感的东西吧。

对于古老文化的深刻认知与自信,反而会加速人们去吸纳新事物,这种新旧之间振幅的宽度,才是产生这种优雅的文化空间啊。

巴黎,依旧是一块品之不尽的卡贝门奶酪啊!

  评论这张
 
阅读(8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