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天上红莲(渡边淳一)节选1  

2012-02-13 10:26:54|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曲水宴后

 

一进入弥生[1]时节,阳光日渐和煦,日照也仿佛骤然延长了。

虽已是酉时(下午六时许),庭园里依然亮如白昼。正前方假山石旁盛开的一簇簇金黄色的棣棠花,好似欲挽留那夕阳残照一般,愈加摇曳生辉,灿灿炫目。

 白天,在此大炊殿内刚刚举行了“曲水之宴”。

据传,直至四五十年前,世人为祛除自身污秽,于弥生第一个巳时,乘舟楫出海寻访阴阳师做祓,或将偶人置于小舟之上放流,即所谓行“上巳之祓”已成习俗。

不知自何时起,该习俗逐渐废止,如今只保存了载偶人放舟的仪式,而载于小舟之上的偶人也置换为酒盃与赋诗——即所谓“曲水之宴”了。

依照白河法皇[2]意愿,今日午后,该宴于此庭园内举行。白河法皇的亲朋至交、皇亲贵戚及女房等数十人前来赴宴。

午时(正午时分),众嘉宾陆续到齐后,沿蜿蜒迂回地流向碧池的曲水之畔,各据一席之地,当自上游漂来的小舟流经自己面前之际,宾客务必将载于小舟之上的盃中酒一饮而尽,并将一首即席赋诗置于小舟上。

众宾朋在沐浴着融融春阳的庭园里饮酒赋诗,乍看之下,风骚闲雅,悠游逸乐,然此宴过后,所吟之诗将公诸于世,任由世人品评,因而绝非可以等闲视之。

今日亦如既往,众来宾伴着袅袅管弦之音,无不诗兴大发,尽抒胸臆,其中尤令众人发出惊呼之声的,当属白河法皇吟诵的这首——

 

似幻似梦无从辨,但觉君身软如缎。

 

那情景是现实还是梦境,现在全然记不得,只有你那柔嫩肌肤的感触仍然那么清晰。

如此狂放不羁之诗,竟然吟诵于曲水流觞之宴,众来宾莫不为之惊诧,纷纷猜测何人所作。待得知乃白河法皇御咏,皆哑然失声。沉寂片刻后,顿时发出一片赞叹——“真是好诗啊!”

也难怪,此等香艳情诗,竟是今年已六十有二的白河法皇所咏,恐怕无人能够想见。

诚然,今日赴宴者中,抑或有人能猜到此诗为法皇御作,想必是察觉到近

来法皇那如火般炽热的情思之故。

“不过,何至于在那样的场合……”

掌管法皇御所大炊殿的女房[3]大纳言內侍[4],望着曲终席散,静寂无声的庭园,悄声低语。

虽说吟诗理当发乎真情实感,然此类“曲水之宴”,似无需这般大胆表露心曲。

尽管相互唱和乃此宴之惯例,但毕竟只是将诗与盃一同置于流经面前的小舟之上,即兴赋一首感怀,以添游兴足矣。

譬如,应邀前来赴宴的藤原信通便吟诵了一首:

 

叶自飘零水自流,吾情枉然随波游。

 

引得众人发笑。

与之相比,法皇御诗何等情真意切、发自肺腑啊。

如此一来,法皇有了新的心上人之事,将会尽人皆知。

不消说,法皇尽可以想其所想、爱其所爱。天上人若坠入情网,为情所困,正所谓“天上天下,平安之明证”。

但另一方面,世人会挖空心思探究法皇所爱究竟何人,尔后围绕该女子,各色人等将各揣心思,蠢蠢欲动。

“但愿法皇能够适可而止。”身着唐装[5]和裳裙[6]的內侍暗自叨念着,沿东走廊轻步行至车宿[7],拉开隔扇。

在此等候差遣的车副头[8]慌忙回顾,向内侍施了一礼。

“璋子公主还没到吗?”

“是。刚刚派人去催了。”

“马上再派人去催……”

车副头点点头,去招呼其他车副头,內侍见状便沿走廊往回走。

然后沿回廊往西去,快走到位于中央的寝殿[9]时,只见白河法皇突然拨开帘子,走出殿来。

法皇为何突然出来了?

大纳言內侍不禁退后一步,垂首侍立,法皇略显焦躁地问道:“还没到吗……”

“是。报告陛下,已于半刻(约一小时)之前派车去接,尔后又派人去催了。”

头戴乌帽子[10]、身着白色直衣[11]的法皇,默默地将目光从屋檐移向日暮时分的庭园。

“估计片刻便到。”內侍安慰般说道。

话音刚落,白河法皇便不耐烦地说:“太慢了……”

今日之约是依照法皇旨意定下的,召璋子公主曲水之宴结束后的申时(下午四时左右)前来见驾。

可是,殿堂里的时钟已鸣报申时,仍未见璋子公主人影,现在已酉时过半了。

其实,从璋子公主居住的二条富小路殿到此大炊殿,走路也不过半个时辰。

况且,眼下她与养母祗园女御分住于不同的御殿,完全可以无所

顾忌地出行。

不用说,前去迎接她的牛车已然派出,此时早已到达富小路殿了。

“会不会有什么事?”

“奴婢未听说。若璋子公主有事的话,当会即刻来报。”

法皇焦虑不安地开合着手中的折扇,朝御殿入口的东中门方向张望。

“公主一到,奴婢立刻会送入殿内,请陛下先回御座坐下等候。”內侍劝道。法皇仿佛没有听见,依然站着不动。

竟然能够让被权中纳言藤原宗忠称颂为“威满四海,天下归服。”的法皇如此专候,恐怕很难说是正常之举了。

“上次,也迟到了。”法皇说道。

诚然,璋子公主并非初次迟到。两天前,以及五天前奉召前来时也都迟到了,虽说比今日早些。

也许因法皇连日频繁召见,公主身心过于疲惫吧。但上次璋子公主来赴约时,未见丝毫疲倦之色。十四岁正值青春妙龄,即便法皇在床帷之内百般施爱,公主也不至于怎样疲劳的。

想必有其他缘故吧,莫非璋子公主有什么难言之隐?

內侍正猜想时,法皇看穿了內侍心思似地问道:“难道说那孩子有什么不痛快吗?”

“陛下的意思是?”

“闹别扭等等。”

“那怎么可能……”

法皇一统天下,不可能有人敢于违忤。

非但如此,若蒙法皇召见,乃十二万分之荣幸,凡女子无不欢喜若狂,一刻不敢耽搁,立即应诏前来侍寝。承受法皇的恩泽雨露,正是生为女人的最高名誉,亦是关系到一门一族飞黄腾达的大好事。

璋子公主居然无视法皇召见,屡屡迟到,实在非同寻常。

內侍一直低眉垂眼地恭立一旁,见话已至此,暗下决心斗胆向法皇进一言。

“恕奴婢冒昧,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讲无妨。”

得到允许后,內侍环顾四周,见左右无人,便向法皇跟前跨近一步道:“依奴婢猜测,公主恐怕是在耍性子。”

“耍性子?”

“是的。璋子公主毕竟还是年少女子。”

虽说十四岁作为女人已具备足以魅惑男人的肉体,但头脑尚嫌幼稚。

“再说得清楚一些。”

“是。”內侍又朝四周看了看,奏道,“或许璋子公主也想要得到某种实物了。”

“什么实物?”

“譬如法皇陛下深爱公主的明证……或信物……”

“笑话……”法皇突然将折扇遮挡着嘴呵呵笑起来,“寡人爱情的明证,璋子再清楚不过了。早已算不得问题!”

的确,近来法皇已关怀备至地将二条富小路殿的豪华宅邸送与璋子公主,还为她添置了华丽衣裳,以及众多的随从仆人等,让她过着锦衣玉食、极尽奢华的生活。

迄今为止,法皇的嫔妃之中尚无人获此恩宠。

“你是说她还不满足吗?”

“不是。奴婢知道,陛下的心意公主已心有戚戚,绝无任何不满。”

“那么,还有其他什么吗?”

“奴婢可以斗胆禀告吗?”

“可以。快快说来。”

“遵命……”内侍再度颌首,深吸一口气,以使自己镇定。

“凡女子受到君王宠爱,确乎无上荣幸之事。更何况承蒙尊贵的法皇陛下恩宠,自当感谢圣恩,感激之情言语难以尽表。只是,除此之外,倘若还能得到足可确认陛下之深情厚爱的、实实在在的名分或地位的话……”

“地位?”

“正是。启禀陛下,璋子公主是陛下最爱的女人,自然毫无疑问。对此想必璋子公主也心知肚明。不过,公主尚无与陛下此意相对应的,可向朝廷内外明示的地位或称谓。”

法皇凝望着空中陷入了沉思,然后平静地问道:“你是指册立为更衣[12]或局[13]吗?”

“不止于此……”

“你的意思是,这样不能使她满意吗?”

“祗园妃的称呼是女御[14]。”

法皇骤然睁大了眼睛,然后缓慢地点了点头。

“如此说来,她是想当女御了?”

“不,这个还说不好。奴婢只是觉得公主想要这些也未可知……”

听到这里,法皇露出了浅浅的微笑,“既然想要,为何不跟我直说?”

“可是,无论跟陛下多么亲近,这种事情璋子公主也难于……”

原来如此。法皇微微首肯道:“明白了。我现在回寝殿,璋子一到,立刻请她过来。”

“遵旨。”内侍躬身施礼,待抬起头时,只见法皇早已朝着通向寝殿的回廊走去了。





[1] 日本阴历三月的异称。


[2] 白河法皇(1053-1129),日本第72代天皇,1072-1086在位。后三条天皇的第一皇子。让位后,首次开创“院政”制度,其实权长达堀河天皇、鸟羽、崇德天皇三代,达43年之久。

 


[3] 日本宫廷里的高级女官。


[4] “內侍”是侍奉天皇左右,掌管与天皇相关事宜的女官。“大纳言”是女官的最高级别。


[5] 贵族女子正装最外层服饰。


[6] 系于唐装腰部后面的服饰。


[7] 贵族府邸里的停放车辇之所。


[8] 侍奉于牛车左右的人。因乘车人的身份不同而人数、衣着不同。


[9] 天皇平日起居的宫殿。


[10] 绫罗或纱做的黑色帽子,后世改为纸质,涂黑漆。因身份、年龄不同而样式不同。


[11] 日本贵族男子的便服。


[12] 后妃称谓。相当于从四位或从五位的官阶。


[13] 对宫中有地位的女官的敬称。


[14] 后妃称谓。地位仅次于中宫。

  评论这张
 
阅读(20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