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天上红莲(节选3)  

2012-02-14 11:11:16|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位祗园女御,原本是源惟清的妻室,据说作为下级女房在白河上皇身边侍候时,被上皇看中后,迅速受到宠爱。

  然而,这位女御的丈夫惟清,曾任三河[1]守,因妻子被法皇夺走,而对法皇怀恨在心。

法皇察觉后,为独占女御,更为铲除祸根,便冠以“诅咒法皇”之罪,将惟清及其姻亲流放。以上虽是道听途说,不清楚详情,但与此相近之事件确实存在。

    祗园女御受法皇专宠已有十年之久。康和末年时,她名义上是侍妾,实际拥有不亚于妃子或中宫的权势。

大约从这一时期开始,内侍也获得侍奉法皇的机会,因此对这些事情记忆犹新。

内侍记得,自己侍奉法皇后不久,女御被安置在祗园附近一座奢华无比的宅第里,随时奉召去侍奉法皇,且常常被留在法皇的御所侍寝。

九年前,即长治二年(1105),法皇在祇园神社东南角建造了阿弥陀堂,安放了一尊一丈六尺高的阿弥陀像。那年秋天,以东寺[2]的大僧都[3]范俊为率引高僧,举行了供奉仪式。

    参列者有权中纳言藤原宗通、藤原仲实、参议左大弁源基纲,以及所有的殿上人[4]。场面之盛大,令内侍至今难以忘怀。

    翌年,女御又在鸟羽殿御堂举行了五部大乘佛经的讲经。除贤暹等众高僧外,权大纳言藤原公实、藤原经实、中纳言藤原重实等公卿也尽数出席。

不消说,这些奢华盛典皆仰赖法皇之威光,凡出席者无不是凭籍祗园女御才成为法皇的宠臣的。

然而,女御虽得到法皇万般宠爱,却始终心有一憾,即至今未能怀上法皇之子。

若有幸妊娠,那么此子,以及女御自己将会获得怎样的地位啊。光是想想女御都会激动不已,唯此事令她甚感遗憾之至。

于是,对自己生育已不抱希望的女御决定收养一个女儿。

此时有幸被选中的是女御的“亲信”之一,藤原公实的女公子。

公实属于藤原氏北家的闲院流[5],是正二品大纳言实季的大公子,相当于白河法皇陛下的堂兄弟。

这位公实与其夫人光子——即堀河天皇与当今天皇的乳母——之间生有八子,其最小的女儿璋子成了女御的养女。

也有人说,此乃当时实力迅速增长的闲院流对白河院政[6]示好。

因此,璋子公主自幼便时常有机会见到法皇。她五岁的时候,法皇还亲自出席了璋子公主的着袴[7]庆典。

其后,养母每次奉诏去法皇寓所,璋子公主都跟随前往。时而闹着玩地与法皇同枕而眠,睡觉时甚至将她的小脚伸进法皇怀里。

当然,法皇起初只是出于单纯的嬉戏,无意间触摸到璋子公主的肌肤,而璋子公主似乎也喜欢法皇床上的舒适温暖,怀着懵懵懂懂的好奇心,睡到法皇身边的。

再说,旁边躺着养母女御,璋子公主自知不过是女御的女儿,所以三人同床,并不感觉特别不自然吧。

不曾想,两次三番睡在一起后,法皇开始对璋子公主身体感兴趣了。

不过,纵令贵为法皇,当着女御的面也不可能随心所欲的。

大概某日女御要回去时,法皇命璋子公主留下,两个人继续在床上玩耍时,不知不觉便结合了吧。

内侍因不在法皇身边侍候,对此事内情不甚了解,但据其他女房说,是很自然地发展到男女情交的。

但内侍还是无法想象,有着祖孙般年龄差距的男人和女人竟然会交合。也许正因为年龄差距很大,法皇才对璋子公主感兴趣的吧。

尔后他们的交往可谓异乎寻常,半年过后,对法皇而言,璋子公主已是不可或缺的掌中宝玉了。

这段情缘堪称忘年之交,可喜可贺。然而,迄今为止法皇最爱的女人一直是祗园女御。

女御万没想到会遭遇自己的养女——视如己出的璋子公主的背叛。当然,背叛了女御爱情的是法皇本人,但情敌竟然是璋子公主。真不知在此事上,法皇乃至璋子公主究竟是如何考虑的。

于是,自去夏起,女御推说身体不适或眩晕等等不再去法皇的御所伴驾了。与此同时,璋子公主的来访次数迅速增加,则是确凿无疑的事实。

他们两情相悦,互相爱恋之事,自下级女房至车副之流,已是无人不知,谁人不晓了。

无论是法皇还是璋子公主,都称得上是毫不介意他人非议的天真烂漫之人,或曰色胆包天之人,全然无意遮遮掩掩,避人耳目。

不过,也许是璋子公主觉得愧对养母女御,抑或是女御对璋子抱怨了什么,今年初,法皇另外赐给璋子公主一座宅邸,使她得以和女御分开居住,因而自由自在多了。

今晚璋子公主虽说迟到了,但并未爽约。此时,两人又若无其事地亲亲热热说笑了,真是匪夷所思。

难道说是法皇一厢情愿,而璋子公主只是虚与委蛇吗?还是璋子十分享受这种状态呢?他们的真实内心让人琢磨不透,不知今后会是怎样的前景。

无论怎样,但愿不至出现麻烦事态便好。内侍回到自己住处后,仍愁绪难消。






[1] 古国名。现在的爱知县东部。


[2] 教王护国寺的通称。


[3] 日本僧官之一。


[4] 允许上殿的人。


[5] 藤原氏北家一支流的家名。始于藤原公季。

3“院政”在日本,指天皇让位后作为太上皇或法皇继续处理国政的政形态,始于白河天皇。1086年,为了彻底摆脱摄关家的控制,白河天皇让位于年仅八岁的堀河天皇,自己以“上皇”的身份继续掌管朝政。即“金蝉脱壳”,创立了院政制度,获得新的权力空间。上皇“执天下政”的时期,世称“院政时代”,共经历了白河、鸟羽和后白河三代太上皇主持院政的时期。


 


[7] “着袴庆典”是日本皇家在平安时代就开始流传的一项庆典,主要是皇族给家庭内年幼的后辈举行的庆  祝活动,一般在5岁或7岁时举行,祝贺他们又成长一岁,祈祷平安健康。

 

  评论这张
 
阅读(5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