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沉默入门(节选2)  

2012-03-13 09:32:48|  分类: 女儿马梦瑶译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译者 马梦瑶

正论凛然

 

要钱还是要心

将大道理当成自己独到的见解,自鸣得意地高谈阔论,这是很丢脸的,要特别注意。

比如像下面这样的台词。

“随机应变,是非常重要的,嗯嗯。”

“所谓世事,是很难分清黑和白的哟。”

“人,并不是像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您明白吗?”

……这些话确实没有反驳的余地,可是,又怎么样呢!于是乎一下子冷了场,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吧。

再举一个例子,也是我不喜欢的大道理,那就是“重要的不是金钱,而是心灵”。

心灵比金钱重要,这点道理其实每个人心里都很明白。而且在佛道看来也确实完全正确。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大多数的人比起心灵来好像更加重视金钱。尽管如此,人们嘴上说着“金钱并不重要”,对于不得不过着受金钱操纵的生活这一事实视而不见,因而成了伪善者,这才是关键所在。

与之相反,在现代社会,有人会伪恶地说“这世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自有其说服力,所以也算是一种简单明了的正论。不过,若让我说的话,事实的确如此,但是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呢?

有人会问,那么,你说到底该怎么办呢?比较通俗的回答就是,重要的不是让这种普遍的认识相互对立,而是在承认现实社会几乎被金钱操纵这个事实的基础上,自己放弃执着,约束内心欲求,以免被金钱奴役。

说到底,大道理即便说出来也不能解决问题,只会使周围的人兴味索然。所谓正论,就是大多数人都同意的,至少在理论上能够接受的论调。也就是说,显而易见,正论并不是说的人独自的看法。所以,洋洋自得地发表出来,就给人一种很愚蠢的印象,使气氛骤然冷却。

无论如何必须表达正论的时候,尤为重要的就是“不要显得得意或炫耀”。为了若无其事地传达出这并不是自己独有的看法,可能就需要添加“这话是老生常谈”或“就像某人说的那样”之类开场白,谨慎地说明引用出处。

正论过敏症

虽然正论如此令人心痛,却经常会得到“那个……确实是正论……但是”这种反应。

要恰当翻译这句话的意思,大抵会有以下这种感觉吧。

“确实话是这么说,但这只是对别人来讲,对于‘独一无二的自己’来说是行不通的啊!”

这种感觉可以称作是对正论产生的过敏反应。

面对正论,想要守护“这个独一无二的自己”,这种过敏症里潜藏着自我意识过剩的毒素。在这个问题上“自我浓度”也高得熏人。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人(特别是现代人)大都自我浓度很高,谈论他人的时候,就把自己高高挂起,并且倾向于一种敏感的带有攻击性的反应。

而且,对于正论产生“这对于独一无二的我不适用啊!”反应的人,会被周围人认为是个阴郁沉闷的人,在日常社会中容易被疏远。

总之,觉得听别人发表正论很无聊,并且像个小孩儿一般叫喊“讨厌,烦人”的人,最终也会被周围疏远。不仅如此,还可能会积攒业,使自己变得执拗。

正论就当做正论,让它清爽流过,这也能成为降低自我浓度的训练。正如前面所说,“是啊。”或“是吗?”这样不疼不痒的附和对方就好。

 

道歉的压力

 

详细辩解

“回信晚了,真对不起。”

收到这样开头的电子邮件,感觉心情愉快的人,估计没有多少吧。到此为止那还算好,若是在“对不起”之后,再进一步详细地对邮件迟发的理由进行解释的话……

诸如由于工作很忙,或者身体不好等等,理由可以有很多种,但是越这么写,互相之间就越会产生隔阂。越解释就越会让对方感觉“其实只不过是因为不想写信而已吧”。

间隔压力增大

其实邮件什么的,想发的时候发就行了。商务邮件或者有特殊情况的时候另当别论,私人邮件的话无论早发晚发,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比如,邮件发出去三天后收到的回信上面写着“回信迟了真不好意思”。

收信人可能就会感到有压力,他会想“啊,这个人过了三天会觉得晚呀。这就是说,我再回信的话,必须要在三天以内发出去,不然,他就会觉得慢吧。”

以这种心情来回信,说得极端点,感觉就像是被人催债一般。本来大家都想要保持联系,但是由于这种压力,而导致邮件往来中断了,诸如此类的事,我觉得似乎时不时发生着。

如果将此命名为回信间隔压力的话,那么越画蛇添足地道歉,间隔压力造成的难为情就愈加增大。本来,对于时间早晚的感觉就是因人而异的,所以,我奉劝您,最好不要按照自己的价值观来写什么“回信迟了,真对不起”之类的话。

回避附和压力

如果是我的话,我反而会注意尽量不向别人道什么歉。

即使回信迟了很长时间,也只是像下面这样陈述一下事实。

“上次收到您的来信以后,过去了很长时间。”

说一句对不起来对付,不仅会让人觉得难为情,更是对对方的不尊重。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即使说了“回信迟了。对不起”,对方也不会回答“你怎么这么慢”之类的话。如果关系亲密,可以半开玩笑地说:“左等右等不见回音,我都快哭了哦。”但一般的关系,就必须得附和“不用放在心上啊”,或者“我没觉得回信迟了呀”等等客套的话。这也可称作附和压力吧。

而被附和的一方就会觉得:“啊,坏了。给对方添堵了。”于是感觉更加难为情。

而且,这种难为情里含有让对方勉为其难地附和的罪恶感,加上猜疑对方只是言不由衷地机械地附和自己,这就给人带来一种双重的不愉快。

那么,怎样才能避免这种麻烦而又怪异的状况呢?

首先,即使自己回信迟了,也不要一味道歉。不找借口。

然后,即使对方向您道歉了,也不要勉强自己去附和,而是将此话题略过,采取漠视的态度。这也可以说是一种积极的漠视。

您觉得这种单纯而又简洁的解决办法怎么样呢?

 

道歉贬值

 

“对不起”=“不改变”

不只限于邮件,无论什么样的场合,都应该避免轻易地连连道“对不起”。

如果道“对不起”的次数过多,就会给人以不是真心道歉的印象,降低“对不起”的价值。这就叫做道歉贬值。

这样一来,一旦到了需要真心道歉的时候,即使您发自内心地说“真的非常对不起”,人家也会认为“唉,和以前一样,只是表面上的吧”。

再加上,一个劲地说“对不起”、“不好意思”、“实在对不住”的态度里,与其说要表达“以后要改正”之意,不如说浓厚地渗透出“这回先对付过去,不用改变自己也可以”的话外之音。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当您写了“邮件写了这么长,真不好意思”之类的句子时,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因为,您如果真的认为“这么长不好”的话,完全可以重新写短一点。

人在潜意识中都希望不改变现在的自己就能得到快乐。于是乎,恶性的“对不起”里面就包含了“我不改变”这一话外音。难道不是吗?

为了对付过去姑且道歉,却没能得到对方原谅的话,便倒打一耙:“我不是说对不起了嘛!”这种恶人先告状的场景屡见不鲜,很能说明问题。

“对不起”→对方期待自己改正→暴露了自己非但不改,且毫无悔改之意→使对方不愉快,生气。

如果会导致打开这种回路的开关,那么一开始就不要道歉。应该在最需要的时候才道歉。

想道歉,才不道歉

预防道歉贬值的要点在于,并不是“自己想道歉的时候”就道歉。被想要自己舒服的欲望的业所操纵,将“对不起”这种毫无意义的咒语强加给别人,这不是“道歉”,而是新的“施虐”。

“对不起”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忍住不说,想一想如何?“啊,我好像想道歉了,但是这件事真的有必要道歉吗?”这样一想,就会发现,其实只是自己想通过道歉蒙混过关,对方并没有要求自己道歉。

与其用道歉来蒙混,不如切实改变自己,这才算得上对别人的道歉。

 

Slow· Pank/前篇

 

尽量slow speed(降低语速)

祸从口出。花言巧语。沉默是金。

不假思索地口若悬河般说话时,有可能不知不觉间已经激起了周围人的不快和愤怒。当您想说什么话之前,先想一想“这些话,真的有必要说吗?”来审视一下,也没有什么坏处。

审查,再审查。若能成功回避那些将自己暴露于人前的谈话,就能够与人进行稀释自己的轻松交往。

审查自己话语的具体方法都写在经书里,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在后面谈及,但是有一种说话方法能够让您不用特意做什么,就能非常自然地进行自我检查。

即是,尽量慢慢悠悠地slow speed说话。这样一来,污言秽语和暴露本性的语言自然而然就很难脱口而出了。

比如说,用非常慢的语速吹牛的场景不是难以想象吗?

原本人们说话快,就是因为“我真想快点说出来”。要问为什么会那么快说话,这是因为当人被欲望所控制时,会感觉“实在忍不了了,想一吐为快”。

这种状态,犹如被挑起食欲,胡吃海塞时一样。看到这情景,没人会觉得有什么美感,也在情理之中。

放慢语速就能极为自然地,起到把欲望封存起来的作用。所以缓慢地谈话,往往伴随着一种高雅的气质和克己的美感。

朋克风格的天皇

我以庵主身份经营着一家“出家咖啡店”, 一个冬日,有一位顾客说:“说话一快,连本不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我听了,便说:“天皇说话就很慢啊。”

能够做到最高层次的淡泊和抑制“我”“自己”,恐怕要数天皇讲话了。天皇在演讲的时候,语速慢到不可思议的程度。而且,完全没有所谓的“失言”之类。这是否可以看作,通过以放慢语速说话来抑制多余的自我表露,并充分地达到了这一效果。

天皇的讲话之所以有意思,就在于从中感受不到粘稠的“人性”。由于天皇的讲话里没有注入多少他本人的“人性”或“自己”,以至于看似言之无物,正因为如此,听的人才会产生庄严神圣的感觉。

这样就满不错。我并不是喜欢天皇这个人,但是,不注入任何个人的东西,对“天皇”这一角色处之淡然,毫无怨言地承受下来,可以称得上是自我抑制的极致吧。

从必须要彻底抑制自己这一点上看,我认为天皇和把自己五花大绑的“朋克”风格有相近之处。这是因为,身着洋装的朋克的原点,就是通过束缚和自虐使自己难以自由活动和行走。

因此,可以开玩笑般的提出一个假说——天皇制即是朋克风格。

约束自己是一种美

简单说来,“闺秀用语”和“天皇”以及“佛道”,这三者在有关谈话方面难道没有异曲同工之妙吗?

可能有人觉得我在信口雌黄,不过,在某种程度上束缚自己的朋克精神,其实能够使与周围人协调的高雅谈话成为可能。“自己”这种东西受到约束,渐渐淡薄之后,无论谈话还是举手投足都会变得舒畅自如起来。当然,作为一种音乐形式,朋克在演奏的时候速度非常快,这另当别论。

“过分压抑的话,只能像天皇那样说一些枯燥乏味的话,那多没意思啊!”可能有人会有这种担心,但是一般人无论如何抑制“自己”,也会有残留的。无论怎样抑制“自己”,也决不会枯燥乏味到那种程度,所以您尽管放宽心。

 

Slow·Pank/后篇

 

欲望和速度是同伙

可以说充满欲望的行动无不与速度相伴随。我认为欲望就是这样一点点腐蚀人的精神的。

在被欲望操纵的对话中,语速会不自觉的变得很快。反之,为了对自己的欲望进行束缚(束缚是朋克服的基本样式)和控制,就要在采取某个行动的时候,将速度放慢下来。

为了从食欲的奴役中解脱,就要细嚼慢咽,现如今,这已经成为一种常识,但是,也可以解释为,这是一种通过慢速咀嚼运动来控制食“欲”的行为。

同样,为了抑制嘴巴想要高谈阔论的欲望,请试着把语速放慢下来如何?关于这一点,刚才已进行过阐述。在佛道中,更加强调通过审查自己将要说出的话,来放慢语速和慎重地说话。

具体的方法请参照下文。

朋克式的佛道修行

佛道中把人的行为分为身口意这三种,在这里,我想对于口(语言)进行讨论。

《中部经典》里面有一部叫做《罗睺罗教诫经》的佛经,佛陀对自己的儿子罗睺罗进行了如下的教诲。

“罗睺罗!任何未做的语业,欲做时,关照一下,若做这语业,会否给自己带来苦果,会否给他人带来苦果,会否给自他皆带来苦果……(后略)”

简而言之,可以说出口的话语,其条件是不伤害自己,不伤害他人,不伤害包含两者在内的所有生灵,这三点。

这是关于说话之前应注意之事的教诲,然后,这部佛经还论述了“正在说话时”以及“说完话后”也要不断地检查“语业”,如果对自己和他人有伤害的话,就要立即中止等等。

如果认真地不断进行这种检查的话,想说的内容便会被套上沉重枷锁,人会变得特别小心谨慎,渐渐的说话时自然变得恭敬沉稳了。

由于检查过细,而导致“自己想说的话”被五花大绑,走路东倒西歪,如同朋克的紧身裤一般。

正是这种不能随心所欲说话的紧张感,才能美化我们的措词和谈话时的风度。

束缚满满

佛道里为了持有十种善行而有十戒教诲。戒即是戒除。也就等于是束缚自己的朋克裤。

十戒中关于语言的有,“不妄言”(不撒谎),“不恶口”(不出口伤人),“不两舌”(不背地里说别人坏话),“不绮语”(不说废话)这四个束缚。

关于行动的有“不杀生”(不杀人和动物甚至虫子),“不偷盗”(不盗取别人的财物),“不淫邪”(不背叛爱人)这三项束缚。
关于心中所想,有“不贪欲”(心灵不被欲望污染),“不嗔恚”(心灵不被忿怒污染),“不邪见”(了解心的因果法则并自觉注意)这三种。
在思考、言语、行动的时候,若要努力全部做到这十条,那可真是束缚多多,恐怕没有比这些再朋克的了吧。

也有稍微苗条一些的朋克,即把这束缚稍微放松一些,在不杀生、不偷盗、不淫邪、不妄语这四条外,再加上不饮酒(不摄取酒精之类的易上瘾物质)这条束缚,这样的五戒。

无论是十戒还是五戒,都是为了把自己任性粗野、无法约束的欲望、愤怒和迷惑,以朋克式捆绑来束缚,使自己举止高贵的修行。

不能说出来也ok

要说为何要这样执拗地进行检查,乃是因为如果自以为“这是为了别人”,最终会造成对他人的困扰甚至危害,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既然嘴巴这么讨厌,索性把它绑起来吧,这就是佛道传递给我们的意思。

与之相反,自然会有诸如“如果净注意这些的话,不是什么都不能说了吗?”之类的看法存在。但是,不能说就不说吧,完全OK!这就是佛道的姿态。

俗话说“祸从口出”,不能说就不说,灾祸也会因此而减少。正如前述,话语中充斥着个人的意见。在佛道中只要是个人的意见,无论什么意见都是“邪见”=“邪恶的看法”,属于应该戒除之列。

 

  评论这张
 
阅读(68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