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点缀了我生命星空的那些女孩子  

2012-03-15 10:00:53|  分类: 其他推荐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现在在岛城的一所大学里教书,因为比较爱说笑话,时不时地还调侃女生,所以我的课堂上总是欢声笑语不断,有时候是全班爆笑,常常担心会不会影响别的班级上课。年龄越来越大,尽管自己感觉心理年龄比常人要年轻,可还是能发现和学生之间有很深的代沟。学生对老师的感情经历总是兴味深深,常常让我讲讲自己的初恋什么的,可那是我自己内心深处最隐秘的花园,怎么能轻易把花园的门扉敞开,让别人窥伺呢?那种时候我总是王顾左右而言他,或者用范伟的一句台词蒙混过去-“一般人儿我不告诉他”。

    现在回想起来,从小到大,在我的生命历程的每个阶段都有一个领我心仪的女孩子。只是我生性腼腆,对女孩子的喜爱只会深深地埋在心里。躲在角落里默默地看着她们和伙伴们嬉笑打闹。深夜里常常默默地在脑海里回放她们的一颦一笑,常常在梦中看到她们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

   我的家乡是黄河岸边的一个小山村,我的小学就是在村里的小学读的。我读小学的时候学制是5年,一二年级的时候教我们的是我的一位本家叔叔。但我叔叔在学校里不让我喊他叔叔,要喊老师。现在想想,我的这位叔叔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小学老师。课讲得非常好,我们这些孩子打心里崇拜他。为了鼓励先进,鞭策后进,我叔叔还画了一头牛,把30几个学生的名字按照学习成绩画在牛的不同部位上。我在班里总是数一数二的,我叔叔很喜欢我,我的位置总是在牛角上。同村的一个姓宗的孩子比较调皮,不可救药的是他很笨,总是排名倒数第一,看看他的名次就知道班里有多少人。结果拽牛尾巴的位置就非他莫属了。我叔叔专门为他画了一个小孩儿,满头大汗地拽着牛尾巴,一直鞋还掉了。春节回老家过年,和小学同学一起吃饭还常常说起这个事情,满座总是哄堂大笑。

    班里有一个女孩子叫张明芳,她家住在村子的中间。她的父亲按辈分我应该叫叔,在县城的副食品公司上班。七十年代初的中国农村,外面有个“吃国库”的那可是相当了不起的。那时候一家有三四个壮劳力,年终按工分也只能分到200块钱左右。国家工人一个月就有30块钱左右。所以这些“吃国库”的都娶了模样俊俏的老婆。我的这个张姓叔叔的妻子,我见面要叫婶子,也是一个模样很端庄的女人。虽然平日里和其他社员一样也要扛着锄头跟着生产队长下地干活儿。可她总是收拾的干净利落,看得出她很为自己有一个当工人的丈夫感到自豪。我的小学同学张明芳就是他们的女儿。我没法描述她的模样有多俊俏,反正你想象一个女孩儿有多美她就有多美。不光我们这些孩子认为她是全村最好看的人,就连大人们也都公认张xx家的闺女长得俊。后来路遥有一部长篇小说叫《人生》,还被改编成了电影。我是在大学的大礼堂里看了这个电影,看到刘巧珍的时候我脑子里就浮现出了我的这个小学女同学的模样。我现在依然对“芳”这个字情有独钟,认为叫什么芳的女孩子一定是个俊得不得了的女孩子。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村里放电影,黑白片《英雄儿女》。英雄王成的妹妹就叫王芳。电影快结束的时候有一个王芳在祝捷大会上敲着鼓演唱的镜头,扎着两条小辫儿,神采飞扬。故事情节早都忘了,只有这个镜头深深地刻进了我的脑海里。回到家里躺在炕上,兴奋得难以入睡。那个叫王芳,我们班里有个张明芳,原来叫什么芳的人都那么好看!

    我记得班里有男孩子和她吵架,骂得都是写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小孩子情窦初开,在那个人性被极度压抑扭曲的年代,绝对不可能像今天这样写情书,递纸条什么的。现在想来,那些污言秽语应该也是一种扭曲的爱意的表达吧。那时候虽然很小,但隐隐约约地能感到些许意味。我只是一个腼腆的旁观者,以一种很复杂的心情听他们在那里对骂。尽管如此我也难以掩饰住对她的喜欢,课堂上回答问题受到表扬的时候,考试得了第一名被老师表扬的时候,我总是不由自主地回过头去看她的反应。我只记得四年级的时候是班主任张老师教我们。有一次我受到了表扬又回头看她,张老师很善意地对我笑了一下,我当时就羞臊得满脸通红。自从被老师窥破了心中的秘密之后我再也不敢回头了。

     上高中的时候我骑自行车去县城上学,有一次在下山的坡道上遇到了她。那时她已经通过父亲的关系到县食品厂上班了。可能是甜东西吃多了,有些胖了。可眉眼里依旧掩饰不住她的天生俊俏。后来我在省城上大学的时候听到了一个让我很震惊的消息。她因为买皮鞋的事情被父亲痛骂暴打,一时想不开竟然从黄河大桥上一跃而下投河自尽了。豆蔻一样的年华,还没有看到鲜花绽放就香消玉殒了。上苍的安排让人情何以堪,痛何以堪!

    初中是在离我们村三里地的村里读的,我姥姥就是那个村的。那个村子叫孔集,村里孔姓很多。班里有个女孩子叫孔庆霞。我母亲和她的父母很熟。这个女孩子是个标准的俊俏女孩。干干净净,齿白唇红,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别提有多好看了。我觉得高圆圆算得上美女了,她和高圆圆相比绝不逊色分毫。班主任是我们村的,曾经和辈分很高的邻居偷情被堵在院子里,据说光着腚爬墙逃回了自己家里。我对这个老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憎恶。班主任把她排在中间一排的最前排,估计是看着如花似玉的女孩子赏心悦目吧。我坐在第二排,经常在后面拽她的辫子,我就是喜欢看她回头时那一脸的娇嗔。记得初二那年,冬天的时候,因为不通电我们都是自带蜡烛或煤油灯上晚自习。初二的班主任是吴老师,教数学,很好的一位老师。老师不在的时候我们就互相打闹。我探出身子把她的油灯吹灭了。扭头一看窗外,透过窗棂看到了吴老师的一张怒气冲冲的脸。他用手势让我出去。我战战兢兢地走出了教室。教室外是一张水泥的乒乓球台。我看吴老师举手要打我,我本能地围着球台跑,老师就在后面追。跑了一圈儿有一圈儿,老师的怒气也在快速升级,能听得到他呼呼的喘息声。我想这要跑到什么时候才算完啊!于是就停下不跑了。吴老师上来就打耳光,左右开弓,我的脸都被打肿了。我是吴老师的爱徒,他可能是担心我会因为出自喜爱的嬉闹会毁了我的学业。想起她,总会想起这一幕,刻骨铭心,永世难忘。吴老师把我领到他家里给我道歉,我哭了,老师也掉泪了。当天晚上村里放对越自卫反击战的电影,因为这个事情也没能看上电影。

    但是我很难克制自己对她的关心。有时候和母亲去姥姥家,路上有时候拐弯抹角地问她父母的一些事情,还说他们家的闺女和我一个班,长得很好看。母亲只是很敷衍的说几句,母亲不知道儿子的心思。她家离我姥姥家不远,吃饭前我总到她家门前去转悠,希望能看到她,可是一次也没看到过。回家的时候特意绕远从她家门前过,为的是那一丝希冀。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放寒假回家,听我婶子说难看(我初中同桌的小名)要和女方见面了,女的是他初中的同学。我当时心里一惊,莫非对方就是她?后来一问果然就是。初中毕业后一直没有见过她,再见面就是好多年以后的事情了。有一次我被这个同位叫到家里去吃饭,见到了这位当年让我心动不已的她了。已经有了一个孩子,肤色黝黑,满面憔悴,直感叹岁月无情。

    上高中的时候有了我的初恋,因为是单相思所以算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初恋。我是5班,她是隔壁6班。有一次学校开大会,我是无意间发现了这位神仙妹妹。穿着的确良的碎花上衣,蓝色的裤子。娇小玲珑,妙不可言。据说她的父亲是县农场的头儿。县城里的孩子们在我们这些农家子弟面前有很强的优越感,出于自卑我从来不敢在同学面前吐露半点儿心声。我是那么无可救药地暗恋着她,课间休息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地在她们班的窗前走过,期望能从窗户里看见她。晚上在校园里散步,总希望能迎面碰上她。有一次学校组织看电影,我恰好坐在她的后面。她身上散发的少女的气息让我热血沸腾,难以自持。平日里寡言少语的我那天不知为什么突然变得饶舌起来,讲了很多笑话,只是为了看到她那嫣然一笑。学校升国旗的时候她和另一个女同学是升旗手,可见她的美貌也是公认的。她给我的印象就是美好,好这个字分开来就是女子,我常常感叹汉语的妙不可言。毕业那年她考上了岛城的一所外贸学校,我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正好和她的死党,那位一起升国旗的女生在一个城市里。有一次老乡聚会,我和她谈起了她,酒酣耳热之际袒露了很多当年对她的暗恋。这位女同学鼓励我写一封信,她可以转交。我洋洋洒洒写了很多张信笺。满怀期待地等候回音,不久后这位女同学告诉我她很感谢我的一片痴情,但她只是很敬佩我。不管怎么说,让她知道了我的心思终于让我从那份不可救药的暗恋中解脱了出来。

    大约30年前听过一个广播剧叫《金鹿儿》,莫名地印象深刻。我的理想就是在一个小城里找到像女主人公那样的姑娘。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看到她穿着一袭素雅的裙装,在林荫道上袅袅婷婷地向我走来。但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那些只能当做一种憧憬了。人过中年,越来越怀旧,越来越伤感。写下这些文字,算是对情感历程的一次梳理。

    谢谢你们!那些点缀了我生命星空的女孩儿们!

   (转自程长泉的博客)http://aoshimajinn.blog.163.com/blog/static/18386830020121243037304/

  评论这张
 
阅读(56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