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离别之音》新大楼(节选1)  

2012-05-05 18:48:55|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路对面起了一座高楼。

真美子每天早上给窗台上的花瓶换完水,便从百叶窗的缝隙间俯瞰下面的建筑工地。大楼一天天在增高。参差不齐的钢筋和遮挡玻璃窗的灰色挡板的面积扩大了,前几天,敲击金属声还像是从隔得老远的房间的电视里传来的一样,现在听着也跟屋子里的电话铃声,或者电脑开关机时的电子音那么近了。

真美子每天吃完午餐回公司的时候,都会顺路走到那个工地跟前,去呼吸一通那里的电焊火花味儿、尘土味儿,或者没有干透的水泥味儿。她觉得这些气味和寺庙里的香火味儿有那么点儿相似。

人行道和正施工的大楼之间隔着一道蛇纹样铁丝网护栏。透过网眼,真美子能够仔仔细细观察到工地上那些男人身上穿着的脏兮兮的工作服,还有从他们的后裤兜里露出来的摇摇晃晃的手机链之类。只不过他们的脸全都是黑黢黢的,一个模样,她只能凭着有没有留胡须啦、安全帽下边露没露出头发啦,以及身体的胖瘦来区分他们谁是谁。

真美子朝着四车道大马路的十字路口走去,途中,铁丝网护栏变成了印有建筑公司商标的白墙。白墙正中央画着一张大大的宣传画,画面是一个浓眉大眼、稚气未脱的年轻建筑工人,头上戴着和铁丝网里面那些建筑工人一模一样的黄色安全帽,微微仰着脸在向路人鞠躬。真美子怎么看都觉得这幅宣传画画得不招人待见。

立在宣传画旁边的布告板上的“建筑计划公告”里,详细写明了占地面积、建筑面积、主体结构、楼层数、施工方、设计方等等。“开工日”是七个月前,“计划完工日”是十三个月后。在这张告示旁边,还挂着一块办公室里用的那种白写字板,上面用碳素笔写着以“致附近居民”为标题的本周施工计划。

这个“致附近居民”里面包不包括我呢?大概包括在里头吧。因为我整天都在它对面的这座大楼里上班呀。真美子打算自己予以认可。

可话又说回来,什么时候完成什么等等,干吗要规定得这么死呢?不管是制定一周菜谱还是海外旅行计划,真美子都特别发憷。她定的计划差不离都会被推迟。即便定得比较宽松,食材和时间有了富余,可是若不能够消化好这些剩余之物,也给人以失败感。

真美子看了看表,午休时间还剩几分钟,再加上刷牙和化妆的工夫,回去时肯定超过一点了。一想到那迎接自己回办公桌的目光,真美子就不由得郁闷起来。

虽说会感觉郁闷,但真美子几乎每天都稍稍超出一个小时午休时间,才回办公室去。

 

真美子现在在一位孕妇的手下工作。

虽说是手下,其实这位孕妇没什么头衔,所以不能算是上司。年龄多大也搞不清楚。不知道她是哪年来的这个公司,不过,从她和公司同事说话的内容来判断,好像在这儿有些年头了。真美子虽说进公司已经三个月了,但每天打头碰脸的人在这儿干了多长时间,她根本就猜不出来。这也难怪,她每天都和这位名叫藤倉的孕妇在一个小房间里工作。

她俩的办公室被称为“藤倉的房间”或被直呼为“小房间”,有八叠左右,位于写字间最边上。一推开贴着“操作间”三个银的门,迎面便是成堆的写着“溶解”两个草字的纸箱子。这些纸箱子有时候堆得都快赶上将170公分的真美子高了。

 

参观完工地回来,真美子简单地刷牙化妆后,推开小房间的门,飞快地说着“我回来了”,一屁股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所以这声音听起来格外清晰,仿佛在强调自己迟到了似的。像以往一样,盯着电脑画面的藤倉只抬了一下眼睛,说了声“回来啦”。一副镶着厚镜片的粗框眼镜稳稳地镶嵌在她的眉宇之间,染成茶色的卷发打着旋儿松松垮垮地垂在肩头。怪怪的眼镜,每天真美子都这样想,今天也不例外。

当真美子开始查看邮件时,藤倉倏地站起身来,拎起藏蓝色的尼龙小手袋,说声“我去吃午餐”,就走出了房间。

真美子使劲伸了个懒腰。

两个人待在狭小的房间里,几乎一整天都不说话地埋头工作,起初她还觉得这样蛮有趣。以为自己很享受这样的工作环境。干了还不到一个星期,她就清楚地意识到,每当藤倉一离开,自己的注意力就会像结结实实缠绕成团儿的毛线球一下子松懈了似的,盯着屋子里某个地方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累死了。”她甚至会这样自言自语。“真够累的,她在的时候。”一旦有了这样的感觉,她就巴不得藤倉不在的时间越长越好。

就连午休时间,真美子也一向是超出一会儿回来,所以希望藤倉也晚一点回来。虽说这么期望,但是藤倉必定会在一个小时以内回房间来。因临时开会等等,藤倉有时离开大约一刻钟,随着她的关门声,真美子脸上会禁不住漾起微笑,想控制都控制不了。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忍着不敢笑了。真美子一个人想怎么笑就可以怎么笑了。因为从下个月开始,藤倉不再来公司上班了。

 

  评论这张
 
阅读(51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