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漫谈日本文学翻译  

2012-05-07 15:36:45|  分类: 译境探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是应《文艺报》约稿而写,刊登在2012年4月6日,11版)

                                                          

不知不觉间在日本文学翻译(包括翻译作品与翻译教学)园地已潜心耕耘了近二十载。也许是与翻译有缘吧,年轻时,翻译就一直是我的梦想,历经种种坎坷,终于走上翻译之路后,翻译便是我最大的乐趣。一路走来,可谓甘苦自知。为了钟爱的翻译事业,尽管付出了很多,但终于能够圆梦,亦是人生最大的收获。

文学翻译有别于一般的专业翻译,要求译者不仅具有较高水准的双语能力外,还要对源语文化和译入语文化都比较了解。此外,还需要具备对于所译文学作品及作者文学风格的读解能力,语言表现力,丰富的想象力,以及自我认知度,身心投入度、生活阅历等等。可见,文学翻译活动不仅仅是一种语言活动,也是一种认知活动(语言、美学、文化),更重要的是异文化间的传递。因而,译者算得上是跨文化交流的使者。尽可能准确地传达异文化信息、符号,乃是译者应尽的义务。

除上述基本素质外,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技术层面,即翻译规律和技巧。具体到每个语种,又有着其各自的翻译规律和技巧。在大量的翻译实践与积累中,掌握这些翻译法,是成为合格译者的重要一环。这就好比一个条件非常好的体育苗子,只有经过艰苦训练,真正掌握动作要领,才能出成绩一样。

 

日语和汉语属于不同的语系,具有句子成分不固定,主语常常隐身,修饰语长,不规范表现较多等等特点,翻译起来难度较大。和其他语言一样,除了熟练运用加、减、拆、换、反等基本功外,日语翻译界同样长期存在着如下的本质争议:即在翻译过程中,是偏重于源语结构的表现或原作的传达(即直译,异化翻译),还是偏重于读者的期待或译入语文化的需要(即意译,归化翻译)的问题。

在国内外翻译界,对于译者的主体性问题的研究,自上个世纪中叶至今,逐渐受到了人们重视,也就是说,译者逐渐由“隐身”走到了前台。但无论隐身与否,译者的角色都是非常微妙的,因为他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作者,还有广大的读者。因此,在翻译的过程中,因译者的审美取向、价值理念等等的不同,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上面所述的倾向问题。

以笔者的浅见,译者既然是跨文化中介人,恐怕过分偏颇一方,会无助于翻译质量的提升。说到底,世间万物皆相生相成,翻译亦不例外,不可绝对化,此中有彼,彼中有此,方为翻译之道。因之,越是能够最大限度的兼顾二者(即直译和意译)的译品,似应越符合时代的要求。

 

那么,如何才能最大限度的兼顾二者呢?笔者以为,衡量译本水准高低的重要尺度,不外乎四个字,即“达意”和“传神”。不知这四个字能否超越异化归化的争议。

日本文学翻译史上的大家,如鲁迅、周作人、钱稻孙、丰子恺、刘振赢、叶渭渠等先生都为此探索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为后辈译者树立了光辉的楷模。看他们的翻译,很难说有什么倾向性。即便就二者孰优孰劣进行争论,也不外乎是为了更好的“达意”和“传神”而已。

达意”即“如实传达原意”,避免误译、漏译、死译等,属于表层的翻译要求。“传神”即“再现原作神韵”,追求语言符号的深层次对应。达意”已不易,“传神”则更难。达意”是基础,“传神”是目标。

 

具体到如何“达意”和“传神”,为了说明问题,姑且以拙译(尚需改进之处多多)试举几例。

一、运用翻译技巧,使译文达意、传神。

拆译法·反译法

1)風太はみかんの房についた白い筋を、面倒そうに一つ一つとっている。译文:风太将橘子上的白筋,一丝一丝地揪下来,也不嫌麻烦

(直译是“显得很费事似的一丝一丝揪下来”,就不如采用“拆译”和“反译”手法,一来加强糟改人的语气,二来像中国话。

2)強い風が吹き始め雨戸が飛んでいきそうなくらいすごい音を立てている。 译文:大风刮得套窗哐当哐当作响,快要被刮飞了

(直译是“大风像是要把套窗都刮走似的,发出巨大的响声。”采用拆译法,并加译拟声词,使句子生动自然。)

提炼法

1目をこすってしゃくりあげている間に、先生が困ったふうにそう言うのが聞こえた。译文:就在我哭天抹泪的时候,我听见老师有些为难似的这样说道。

(下划线处的直译是“揉着眼睛大哭的时候”,相比之下,自然是“哭天抹泪”形象简洁,更胜一筹。

2仙人みたいに見えなくもない苦労の味がある容貌なのに、

译文:别看他长着一副仙风道骨般饱经风霜的相貌

(下划线处直译是“不乏仙人般历尽艰辛的相貌”,译成四字成语,不但言简意赅,而且加强了讥讽的效果。

意译法

1)“だいたい週五回のペースで、シフトに入る。

直译的话,是“以大概一周五次的速度,进入转换。”但这样机械地翻译,读者会不知所云,也不符合中国人的说话习惯,因此,意译为“基本上每周干五天倒班一次”,则简单明了。

2)その再会は昼間の安いドラマそっくりだった。

译文:这重逢的场面简直和白天播放的那些粗制滥造的电视剧一模一样。

安い原意是“便宜,廉价”,此处则根据内容需要,译为“粗制滥造”无疑更加贴切。

文脉译

1わたしは老人の暮らしを知らないが、どんなジェネレーションギャップにもあまり動じないでいよう、と決めていた。が、意外とふつうなのだった。デザートには手作りらしいコーヒーゼリーが出た。うずまき状にスジャータをたらす動作など、慣れたものだ

译文:我不熟悉老年人的生活,不过我早就想好了,不管代沟有多大,我该怎么着还怎么着没想到也差不了多少。甜点是自制的咖啡果冻。她把奶油挤成漩涡状的架势满像那么回事

(下划线处该怎么着还怎么着”,若直译的话,是“我不会改变”;“满像那么回事”原文是“很熟练”的意思,为了凸显了80后女孩子的自我主张,以及对于舅姥姥的时尚感到意外,这样来选词,使得人物更加栩栩如生。

2タンポポやヒメジョオンなどならまだかわいいが、得体の知れない雑草が庭のからどんどん芽を出している。夏には大変なことになるだろう。

蒲公英和一年蓬还算可爱,可那些不知何方神圣的杂草正从院子的犄角旮旯噌噌噌冒出来,到了夏天还不知长成啥样儿呢

将“不知底细”译为“何方神圣”;“角落”译为“犄角旮旯”,“快速长出芽来”译为“噌噌噌冒出来”;“夏天可不得了”,反译为“还不知长成啥样儿呢”等等,生动地展现了年轻姑娘的调皮心态。

加译

1)その再会は昼間の安いドラマそっくりだった。

译文:这重逢的场面简直和白天播放的那些粗制滥造的电视剧一模一样。

(译文下划线处为适当加译,使句子顺畅。

 

二、多揣摩,多打磨,精益求精,追求达意、传神。

在达意的基础上,追求行云流水般的流畅自然、加一字则多的简洁明快、食不厌精般的细腻润色等,也有助于达到“传神”的境界所以,参透作品,多多打磨,往往决定译文的成色。

渡辺淳一的作品尽管难度不高,但多描写男女之间凄美感人的至情至爱,因此气氛的渲染至关重要。在选择词语时,需要特别用心地选用一些精致、浪漫、优雅的词汇营造激情澎湃的意境。为此,不厌其烦的修改润色是必不可少的。试举《天上红莲》开头的六稿修改来加以说明。(下划线是修改处,   是削减的词。)

 

原文:

   弥生に入って、陽はようやく温もりを増し、日脚もにわかに延びたようである。

  すでに酉の刻だが、あたりはまだ昼の気配を留めて明るく、正面の庭の積み石の脇に生える山吹が、陽の名残りを留めるように、ひときわ黄金色に際立っている。

【初稿】一进入弥生时节,大地阳气回升,日脚终于变得温暖起来,日照也仿佛顷刻间延长了似的。

虽已到酉时,四下里依然亮如白昼。庭园山石旁摇曳着的棣棠花,犹如要挽留住那残阳一般,在夕阳的辉映下,越发黄灿灿的夺人眼目。

【二稿】进入弥生时节,大地阳气回升,阳光日渐和煦起来,日照也仿佛顷刻间延长了似的。

虽已酉时,庭院里依然亮如白昼。中庭山石旁的棣棠花映照在金灿灿的夕阳下,摇曳生辉,耀眼夺目,宛如欲留住那残阳一般。

【三稿】进入弥生时节,大地阳气回升,阳光日渐和煦起来,日照也仿佛顷刻间延长了似的。

虽已是酉时,庭园里依然亮如白昼。前庭山石旁的棣棠花,映照在金灿灿的夕阳下,摇曳生辉,耀眼夺目,犹如欲挽留那残阳一般。

【四稿】进入弥生时节,大地阳气回升,阳光日渐和煦起来,只觉得日照也仿佛顷刻间延长了。

虽已是酉时,庭院里依然亮如白昼。面前庭园山石旁的一簇簇棣棠花,犹如欲挽留那夕阳残照,愈加摇曳生辉,灿灿炫目。

【五稿】进入弥生时节,阳光日渐和煦起来,只觉得日照也仿佛顷刻间延长了。

虽已是酉时,庭园里依然亮如白昼。盛开在假山石旁的一簇簇棣棠花,好似欲挽留那夕阳残照一般,愈加摇曳生辉,灿灿炫目。

【定稿】进入弥生时节,阳光日渐和煦起来,日照也仿佛骤然延长了。

虽已是酉时(下午六时许),庭园里依然亮如白昼。正前方假山石旁盛开的一簇簇金黄色的棣棠花,好似欲挽留那夕阳残照一般,愈加摇曳生辉,灿灿炫目。

 

每一次修改,都经过了反复思考,筛选最合适而优雅的词语、最凝练的表现,避免重复。为此,对一个词的取舍,有时会犹豫很久,如“只觉得”“起来”。甚至同样一个词会重复改好几次,如“庭院”和“庭园”。因篇幅所限,在此不一一说明了。由于打磨较细,出版社改动很少,譬如上面这两段,出版社一个字也未修改。当然,整个译作都这样打磨的话,即使几万字一本小说,也要投入相当大的精力和时间。但精益求精,应该是努力的方向。

 

不过,翻译工作者自身的努力只是内部因素,影响翻译水准的因素还有许多,如,读者的反馈及社会意识形态、译者定位、翻译标准、译者酬劳等外部因素。一部译作的诞生,是这些方面综合作用、制约的结果,绝非单纯取决于翻译本身的优劣。而今,外部大环境的影响与日俱增。

目前,出版界在市场作用下,引导着翻译的走向。翻译文学大量产生,带来了翻译文学的繁荣,与创作文学并驾齐驱。翻译出版的繁荣,带动了选题、编辑、装帧等的不断成熟和百花齐放。

尽管不乏许多优秀译作,但翻译文学的地位是否有所上升呢?译者地位是否有所上升呢?

由于出版也受到市场某种程度的操控或经济利益驱动,导致选题盲目,鱼龙混杂。部分译者因各种外部原因,或流失,或被出版社牵着鼻子走。

例如,有些公版书(不须购买版权的作品)存在参差不齐、盲目扎堆、急功近利等现象。重译、复译过多,过滥。以古典名著《源氏物语》为例,除丰子恺初译本外,复译本达八九个之多。粗看了一下,好几本都与丰子恺的初译本完全一样或者雷同。当年,丰子恺的初译本有钱稻孙、周作人等翻译家校对,花费四年时间译成。因此,绝非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翻译这样的名著的,超越前译更非轻而易举之事。更有甚者,就是中国戏剧出版社宋瑞现象,竟然一人翻译数十本各种语言的小说,且几乎都是盗版,却堂而皇之在网上销售,何其怪哉!

所以,笔者不得不给出的回答是:在出版繁荣的表象背后,是缺少大师、精品的时代

多年来,译界同仁对上述现状,对于文学翻译译者的付出与回报极不成比例问题,盗版问题,评估体系问题,监督管理机制问题、翻译批评的建设等等,进行了“前赴后继”的努力,却收效甚微。优秀译者的流失导致精品越来越少。长此以往,势必给译坛带来致命的打击。

作为一介译者,只想借此机会呼吁,译者首先应打破自身对于翻译工作的轻视和无视。“即使是仆人,一方面仍不妨保有自己的独立人格、人性和创造性。”(王向远《翻译学导论》p32)只有保持一份自尊,不随波逐流,才能得到社会的尊重。但只凭借译者单打独斗,无异于杯水车薪。就像村上春树所说的“鸡蛋与体制”的关系那样。为真正繁荣文化市场,涌现出更多的优秀译品,创造良性循环的文学翻译机制,不仅寄希望于译界同仁的齐心协力,更需要达成全社会的共识。(听说提高稿酬的政策即将出台,实在是一件令人鼓舞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72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