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爱的流放地》(渡边淳一)节选1  

2012-09-05 09:21:01|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来,这算得上是个不合常理的幽会。

  一般说来,说到情人约会,都是在傍晚或晚上见面,一起去吃饭或去喝酒。

  而他们却是早上九点半在饭店的咖啡吧见面,这和早上去公司上班,或是开碰头会没有什么不同。尤其是对菊治这种从事出版工作,晚上经常熬夜的人来说,是个特别不习惯的时间段。

  但是,菊治也只能按照冬香的要求,在这个时间去赴约。

  定好见面时间后,菊治又发觉很难预约到饭店。

  不论几点见面,既然见了面,就想两个人单独待在房间里,而且这回一定要把冬香搂到自己怀里。

  但是,早上九点半到中午这段时间,恐怕没有一家饭店愿意把房间租给自己。

  打电话一问前台,回答是“即便预约,如果有空房还没问题,但前一天也可能会有客人入住,所以不能保证。”

原本想把一般的饭店当作情人旅馆来利用就不现实。那个时间带正是饭店打扫房间的时候,而且退房是十一点,有可能收取加时费。无论从各哪个角度看,都是一个很别扭的时间。况且,菊治也没那份心情一大早去情人旅馆。

  还是预约一间从头天晚上入住的房间,自己先去住上一晚,或者第二天早上入住,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思来想去,菊治跟前台预定了一个头天入住的房间,并垫了句话:“我也可能第二天一早入住。”

  前台按要求安排了房间,菊治要了一间和上次同样的房间,三万多元。加上往返的新干线车票,五六万元一下就没了。

  说实在的,菊治没想到和一个有孩子有丈夫的女人幽会,还会这么破费。

  对菊治来说,是一笔不小花销,可事已至此,也不能往回缩呀。

“头一天晚上入住,等着早上冬香赶过来也蛮不错啊。”菊治尽量去想会给自己带来的那些乐趣。

 

到了约定的那一天,菊治早上七点之前,便从东京站坐上了新干线。

他本想尽可能头天晚上坐最后一班新干线去京都,可是,正赶上那天是周刊杂志校稿截止日,等交完了稿子,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六年前,菊治开始给某周刊杂志撰稿。他的工作内容就是把记者采访来各式各样的信息汇总起来,撰写稿件。虽说他是最后一道工序,被称为“铁锚”,但实际上,只是依照总编的意向来写稿子。

  从这个意义上说,虽然这种工作和随心所欲地写东西的作家写作大相径庭,却是菊治一直以来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

  校对工作完成之后,菊治像往常一样和大家一起出去喝酒,但只是应酬性地去了一家酒馆,夜里一点之前,他就回了家。

  虽然同事们都和菊治的关系不错,但大多比他年轻,和他这样曾是作家的自由撰稿人一起喝酒,年轻的编辑们可能会不太自在。

  考虑到这一层,菊治对于提前撤退,不觉得有什么不乐意的,只是第二天早上要六点起来去赶新干线,让他有点儿发憷。

他把闹钟的声音调得比以往都要大,好歹起了床,穿上头天晚上备好的衬衫和外套,赶到了东京站。

只要赶上这趟车,打个盹的工夫就可以到京都,见到朝思暮想的冬香了。

  菊治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却怎么也睡不着,也许是太兴奋了吧。

  这也难怪,一大早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约会,菊治还是头一遭。

他望着沐浴着朝阳,熠熠生辉的原野,对自己的一反常态不禁叹了口气。冬香的心情可能也和自己一样吧。

她正在做早饭,照料孩子吃饭吧?她的丈夫也已经起了床,吃过早餐准备去上班。她把丈夫送到玄关,又去照料孩子,直到把孩子送出家门后,才终于有了自己的时间。她匆忙梳洗化妆,换上外出的衣服,然后锁好门,离开家……

  冬香也真是不容易啊。这么一想,菊治心里油然涌起一股同情,心情也变得柔和了下来,渐渐打起盹来。

  

       其实菊治身边并非没有女人。

  菊治和一直分居的妻子之间已经十几年没有夫妻生活了,不过,从分居前后开始,他就和几个女人有了关系。这些女人中,有菊治成名后不久认识的女编辑,有自由职业者,也有在银座夜店工作的酒吧女郎。

  在菊治三十到四十岁这段人气鼎盛的时期,虽然算不上特别英俊,但以他的高大身材,幽默风趣博得了女士们的青睐,所以颇有女人缘。

  然而四十过半以后,他的创作开始走下坡,在被社会逐渐遗忘的同时,受女性欢迎的程度也急剧下降。即便去夜店,新来的年轻女子也几乎不知道菊治的名气,偶尔有女孩儿知道,也觉得他看着不像,只是半信半疑地点点头而已。

  菊治被社会一点点遗忘了。由此产生的这种焦虑似乎已经在他的待人接物上表现出来。他约会女孩子时,大多会碰壁,即便偶尔约到了,也难长久。

   即便如此,菊治还是和三十五岁左右的从事广告业的女人,或在宴会上认识的女服务员等等有些交往,但是她们有的结了婚,有的回了老家,也就不再联系了。

  菊治现在交往的是一个白天做IT工作,晚上在新宿的酒吧做钟点工的女性,年龄也快三十了,正面临着是否组建家庭的岔路口。

  自从和妻子闹分居以来,菊治发觉自己不适合婚姻生活,也就不打算再考虑结婚的事了。和他交往的那些女人一个个离他而去,一方面也是觉得和他这样一个不打算组织家庭的男人,拖拖拉拉地交往下去也没多大意义。当然菊治并非不能理解她们的心情。

  然而,曾经和银座高级夜店的陪酒女郎交往的菊治,现在却降低到了找新宿小酒吧里的吧女做伴,虽说女人的实质没有多大的不同,却不能不说这十几年来,菊治一直在走下坡路。

  而现在,菊治开始追求冬香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