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小少爷,(节选4)  

2013-11-13 15:55:38|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过多久,学校也令我厌恶起来。一天晚上,我在一处叫作大町的地方溜达,看到挨着邮局有一家挂着“荞麦面”招牌的面馆,“荞麦面”下面还注明“东京”。荞麦面是我的最爱,在东京时,每次打面馆前面走过,一闻到荞麦面汤的香味,就忍不住会掀开门帘去吃一顿。这些日子,为应付数学课和推销古董的房东,竟连吃荞麦面条都忘在脑后了,此时看到这招牌,自然不能过门不入。心想,既然是路过,顺便饱餐一顿也无妨,便走了进去。谁知,店内满不是那么回事。既然号称“东京”,应当多少再干净一些才是,可不知是不了解东京,还是本钱不够,店里脏得不成样子。叠都变了颜色,而且净是沙子,走着脚底下硌得慌,墙壁被油烟熏得墨黑,顶棚不仅被煤油灯熏烤得黑乎乎的,而且十分低矮,一进去便禁不住缩起脖颈,只有那醒目的荞麦面价目表是新的。这家店肯定是盘来的旧店,才开张两三天,价目表上第一道面品是天妇罗面。我大声喊道:“喂,来一碗天妇罗面!”这时,角落里正哧溜哧溜吃面的三个人,一齐朝我看来。刚才因店里昏暗,不曾留意,现在仔细一看才发现他们是本校的学生。他们先跟我打了招呼,我也回应了一下。好久没吃荞麦面了,倍觉可口,那晚一连干掉四碗天妇罗面,一饱口福。
第二天,我一如平日地走进教室,看到黑板上写着“天妇罗面老师”几个大字,占满了整块黑板。学生们一看到我,便哄堂大笑起来。真是无聊透顶!我质问他们:“吃天妇罗面有那么可笑吗?”一个学生回答:“不过吃掉四碗也太多了噢。”“吃四碗还是吃五碗,都是我自己掏的钱,干你们什么事?”我对付着上完课回到教员室。过了十分钟,走进另一个教室,去上下一堂课时,只见黑板上写了一句:“纵然一顿四碗天妇罗面,亦不许嘲笑!”刚才我还没怎么生气,这次可是真的惹怒了我。玩笑开过了头就成了恶作剧,就如同年糕烤糊了没人喜欢吃一样。乡下孩子不懂这个道理,以为无论怎样恶搞都无妨。想来他们住在这种巴掌大的小镇上,即便走上一小时,都看不到什么新鲜玩意儿,自然是少见多怪,所以才会把天妇罗面事件当作日俄战争一般大肆起哄吧。可怜的乡巴佬!在幼年时代就受到这样的教育,难怪会造就出他们这些像枫树盆景般的世故小人来。如果出于天真无邪,我也不会计较,大家一起嘻嘻哈哈就过去了,可这叫什么事儿呀?小小年纪,却这般阴毒。我默默擦去黑板上的字,说:“这种恶搞有意思吗?这是卑鄙的胡闹!你们懂得‘卑鄙’这个词儿的意思吗?”一个家伙回答:“自己做的事,受到人家取笑而发火,不就是卑鄙吗?”这些混小子!一想到自己大老远从东京跑来教这种下三烂学生,真是后悔莫及。于是我说:“不许贫嘴滑舌,好好学习。”便开始上课了。等到进入下一班的课堂时,黑板上又出现了:“一吃天妇罗面,就变得贫嘴滑舌。”让人无计可施。我恼羞成怒道:“我教不了你们这样胡闹的学生。”说完,转身走出了教室。后来听说学生因为不上课,都欢喜雀跃。如此看来,古董贩子房东倒比学校的学生好对付些。
回家睡了一夜,天妇罗面惹的一肚子气也消了一多半。到学校一看,学生都来上课了,不知什么缘故,此后的三天平安无事。第四天晚上,我到一个名叫住田的地方吃了顿米粉团。住田是个有温泉的小镇,从城里坐火车要十分钟,步行则需三十分钟。这地方不但有饭馆、温泉旅店和公园,还有花柳街。我去的这家米粉团铺子就位于花柳街的入口,听说那家店很不错,我泡完温泉,顺便去品尝了一下。这回没有遇到学生,估计不会有人知道了。谁料想,第二天到学校,上第一堂课时,看见黑板上写着:“两盘米粉团七分钱。”不错,我是吃了两盘,付了七分钱。这帮家伙还真是够烦人的!我估摸第二堂课还会有新花样,去了一看,果不其然,黑板上写着:“花柳街的米粉团,好吃好吃。”直气得我目瞪口呆!
米粉团的事儿刚刚过去,紧接着又闹开了“红毛巾”,要问这“红毛巾”是怎么回事,说起来也挺无聊。我到这里以后,每天必去一趟住田的温泉,此地虽然别的方面远不及东京,唯有这温泉甚佳。既然有这样的便利条件,何不多泡泡温泉呢。于是每天晚饭前,我都顺便活动身体,去泡上一遭。每次去时,我总是拎着一条洋式大毛巾。这毛巾经温泉水一泡,原来的红线条便凸显出来,看上去像是红色的。我无论坐车还是步行,来来去去总是拎着它。因此,学生们便管我叫起了“红毛巾、红毛巾”。没法子,住在这种偏远之地,就是这么不消停。
还有呢。温泉旅店是新落成的三层楼,雅间可以租浴衣,加上搓背一共只花八分钱,此外,还有女招待用天目茶碗
天目茶碗:宋元时代在天目山地区天目窑烧制出的茶碗,受到酷嗜茶道的日本人的青睐,并由当时在浙江天目山佛寺留学的日本僧人带回,故在日本被称为“天目瓷”。端来热茶,所以我每次都去雅间。结果就有人说,月薪四十元,每天进雅间,太奢侈了。
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还不算完呢。浴池是花岗岩砌成的,很宽大,足有十五叠,通常有十三四人入浴,也有时一个人也没有。因水深齐胸,从锻炼身体的角度出发,在热乎乎的洗澡水里游泳,别有情趣。我就趁着没人的时候,在十五叠大的浴池里游了起来,好不快哉。有一天,我从三楼兴冲冲走下来,心想今天不知能不能游得成。我从石榴门
石榴门:江户时代进入浴池的入口,须弯腰才能进入。向里一瞅,看见一个大木牌上贴着一张告示,上面用粗黑的字写着:浴池内不准游泳。在浴池里游泳的人,除我之外再无他人,想必这告示是冲着我新贴出来的,我就此打消了游泳的念头。尽管游不成了,可到学校一看,又像前几次一样,黑板写着:“浴池内不准游泳。”我大吃一惊。仿佛所有学生都在监视我一个人似的,着实让人不悦。虽说我不会因为学生一起哄,就放弃自己想干的事,可是,自己何苦要跑到这种一转身都会碰到鼻子的偏僻之地来呢?每当这么一想就黯然神伤。再加上一回到住所,还要对付古董贩子房东的死缠烂打。

  评论这张
 
阅读(1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