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请偷走海报》(原研哉)节选7  

2013-02-06 15:24:22|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博物馆听来的学问

 

我去参观了台湾的故宫博物院。而且,意外地收获了博物馆特有的不可思议的乐趣。

故宫博物院是世界三大博物馆之一,收藏了蒋介石政府从中国本土撤退到台湾时,带来的大批中国4000年所藏的稀世珍宝。

这些文物成为美术爱好者之间经常谈论的话题,加上我近来也对亚洲美术和工艺特别感兴趣,所以起意专程去一趟。

从最古老的殷商时代的甲骨文,到汉代的青铜器、玉石雕刻和历经王朝更迭而变化的各种陶瓷器,以及数不尽的大量书画名品等。这些展品确实与罗浮宫及大都会美术馆风格迥异,尤其是玉石和牙雕之精美绝伦,让人不由感到某种超越制作快乐的莫名怨恨,深深为之倾倒。

我看到这些古董,内心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亢奋,或者说是基因躁动。并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基因,而是李察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提出的文化基因(meme)。

上古时代的日本造型家的文化基因,就像电脑病毒一般,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地渗入我的基因之中,一看到日本深受其巨大影响的中国古代造型物,便立刻蠢蠢欲动,兴奋起来,就是这样的感觉。

不言而喻,直到清朝为止,这些宝物都是只有朝廷高官才看得到的,如果我的体内真有文化遗传基因,不可能不为之躁动。

为了能看清楚玻璃柜中展示物品的细微之处,我特地准备了一个小型望远镜,一边仔细观看,一边发出深深叹息。

虽然我很仔细地观赏展品,但是博物馆这种地方,总有些光靠观赏无法满足的东西。绘画、雕刻这些纯粹精神性的造型物,不需要动用美术史等学识,只需在自己的感性中享受就可以了。但是博物馆的展品,往往带着在过去的文化中扮演某种角色的道具性格,并不只是纯粹的美术品。因此,对于展示品,如果不具备除美学之外的知识,就享受不到那种乐趣。

我感受到这一点,是在大致看过一遍后,坐在椅子上小息的时候。一同去参观的一位朋友走过来,自鸣得意地问我:“你知道那个像蝉形状的扁扁的雕刻,是干什么用的吗?”

我当然不知道了。

“那是安魂用的。是塞进死人嘴里一起下葬的东西,以免死了的人又活过来。”他炫耀地说道。

他这么一说,我倒想起电影《末代皇帝》中,有一个镜头是把一块玉塞进死去的皇太后嘴里。原来那个像小鞋拔子的蝉形雕刻是干这个用的呀,真是没想到。

可是为什么做成蝉的形状呢?我脑中顿时回响起阵阵蝉鸣,这个声音与安魂仪式重叠起来了,可我还是搞不明白为什么要选择蝉呢?这个残缺的知识又引起了新的疑问。

不仅是蝉形雕刻件,我对这个博物馆里大部分展示品的用途、功用和背景都一无所知,只是通过望远镜观看,一个劲地感叹精湛的工艺和弥足珍贵,总觉得自己有点傻傻的。

听朋友说,他参观时,旁边来了一群观光客,带领他们的讲解员用日语飞快地讲解之后,一群人又拥向前去。

几天后,我再次参观了故宫博物院,这回,我装作看展品,竖起耳朵听旅游团的解说员讲解。

解说员有高下之分,旅游团的构成也是各式各样,有以女性为主的轻松型,也有学者团体的紧张型,什么样的都有。解说员针对各种不同类型的观光客,变换讲解的语气、讲段子的比重、内容难易度等等。

讲解的重点也因讲解员不同而有着微妙的差异。在那个有名的翡翠屏跟前,我仔细偷听起讲解来。

“这个屏风是有名的末代皇帝的母亲,对了,就是那个皇太后使用过的,从一块原石采出这么大的翡翠,极为罕见,是非常珍贵的。”

真的啊!我惊讶地仔细观赏它时,另一拨人过来了。

“这个屏风是日本从傀儡政府统治时期的中国掠夺走的,摆放在日本皇宫里了。大战结束后,它被送还了中国。”

是这样啊?我刚一感动,又过来一批观光客。

“这个被掠去日本的翡翠屏风之所以会归还中国,是因为在战后讨论日本政治制度的时候,蒋介石建议留下天皇制,日本人以此来表达感谢之意。”

真是越听越有意思。不只是屏风,所有的展品都是如此,都会这样从美术跳到政治,从爱情跳到战争。由此我深深感到,博物馆的乐趣就在于此吧。我禁不住摘下了的镜片,不对,是摘下了望远镜。

 

  评论这张
 
阅读(99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