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近似无限透明的蓝色 5  

2013-03-31 10:59:55|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真讨厌,别老缠着我,一见到你这张脸我就烦,刚才你吃的炸猪排,那是秋田的农民的钱,是农民脏兮兮的手给我的一千元呀。你知道吗?”

  莫卡吐着舌头冲我说:

  “我讨厌你,变态的混蛋!”

  我想喝冰水,便用冰镐敲碎冰块,不小心手指被冰扎破了。柜台上的阿开无视良子的存在,独自跳了一会儿舞之后从柜台上下来,对我说:

  “阿龙,你现在不玩乐器了?”边说边舔去我手上冒出的血珠。

  铃子从沙发上抬起身,说:“你们能不能把唱机声音弄低点儿。”可是,没有人过去调音量。

  我用纸巾锡住手指的伤口,连衣裙胸前敞开着的莫卡走到我面前,笑着问:

  “阿龙,你从那些黑鬼身上捞了多少?”

  “你指什么?是晚会的事吗?还是我和阿开跟黑鬼作爱能得多少吗?别瞎说八道。”

  阿开坐在柜台上对莫卡说:

  “莫卡,你得了吧,净说扫兴的话,你想挣钱的话我给你介绍有钱的人。聚会不是为了钱,是为了玩乐。”

  莫卡玩弄着我胸前挂的金锁,讥笑道:

  “这也是从黑鬼那儿得来的吧。”

  “混蛋,这是高中的时候,同班的女同学给我的。在她过生日的时候,我表演了节目,她很感激,所以送给我的。她是木材商的女儿,是千金小姐。不过,莫卡,你可别当着黑人的面叫他们黑鬼,会被杀死的。他们也懂日语。你不愿意可以不去。对吧,阿开,好多女孩儿想参加呢。”

  阿开含着一口威士忌,点点头。莫卡看了她一眼,“哟,生气啦,跟你开个玩笑。”说着一把抱住了我。

  “我当然要去了。黑鬼身体强壮,还有迷幻药。”说着,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

  和夫将镜头凑近我的鼻尖,我吼道:

  “别照,和夫。”

  几乎在同时,他按下了快门,我只觉得被人狠揍了一下脑袋似的,眼前白晃晃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莫卡拍着手,嘎嘎地笑着。我扶着柜台慢慢滑倒下去,阿开扶住我,把自己嘴里的威士忌吐进我的嘴里。阿开涂着厚厚的口红。口红味搀杂着威士忌味流进了我的喉咙。

  “混蛋!你在干什么,给我停下!”良子把手里的漫画书往地上一摔,嚷道,“阿开,你敢咬阿龙的舌头?”

  他刚一迈步,就踉跄着碰翻了桌子,杯子也摔碎了。啤酒沫和花生米撒了一地。听到吵闹声,丽丽摇摇头站了起来,喊道:

  “你们都给我出去!出去!”

  我揉着太阳穴,含着冰块,走近铃子。

  “你别担心,回头我负责收拾干净。”

  “这是我的店,你跟大家说让他们都走吧。阿龙,你可以留下,跟大家说呀。”丽丽说着握住了我的手。

  良子和阿开相互怒目而视。

  “你竟然和阿龙互相吸舌头?”良子质问阿开道。

  和夫怯怯地对良子说:‘狼山,都是我不好,你误会了。我给阿龙拍照时,阿龙摔倒了,阿开为了弄醒他,给他喂了口威士忌,代替兴奋剂。”

  “一边呆着去。”良子踢了他一脚,他一趔趄,手里的相机差点儿掉地上。

  “哼,你这是干么呀。”和夫咂着舌头说。

  摸着和夫手腕的莫卡嘀咕道:“真不像话。”

  “怎么,你吃醋了?”阿开啪塔啪嗒甩动着拖鞋说。

  铃子的眼睛哭肿了,拽着我的袖子说“给我点儿冰块”,她把冰块包在纸巾里,敷在太阳穴上。

  和夫对着正在气头上的良子照了一张,差点儿又要挨打。莫卡大笑起来。

  和夫和莫卡要回去了。“我们俩想现在去洗个澡。”

  “喂,莫卡,把扣子扣好,不然那些小流氓要缠上你的。明天,一点钟在高元寺的检票口碰面,别迟到啊。”

  莫卡答道:“知道了,变态,怎么会忘呢,我会打扮得像天他一样。”

  和夫半跪在大街上,朝我们按了快门。

  一个醉醺醺的人边走边唱歌,和夫也给他拍了一张。

  铃子抖个不停,包在纸里的冰块掉到地上,差不多已溶化了。

  “我现在的心情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真的没什么。我不是非要和你睡不可。”

  阿开朝空中吐了口烟,慢条斯里地对良子说道。

  “别说傻话了。咱们俩分开我没什么,你恐怕不好办,我无所谓。咱们还是喝酒吧,这是聚会的前奏,对吧,阿龙。”

  我坐在铃子身旁,手一放在她脖子上,她就抖动一下,从嘴角不断流出难闻的唾液。

  “阿开,别老说我,别对我大吼大叫。够了,明天我就去工作,行了吧。”

  良子对坐在柜台上的阿开说道,“我去赚钱,行了吧。”

  “是吗?去呀,那我可轻松了。“阿开歪歪扭扭地走着。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