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共生虫 抢读2  

2013-03-03 16:07:53|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原之所以会对坂上良子感兴趣,是因为她关于病原性大肠杆菌的一小段评论。坂上良子在一篇新闻评论里说,不管是寄生虫、细菌还是病毒,都在我们人类知识无法企及的地方进化着。在韩国几乎不报道因病原性大肠杆菌引发的疾病。因此,可以说今后,不,应该说现在,不管出现什么样的病原性微生物都不奇怪。

 

   “ 我现在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这八年来,几乎没有和别人说过话。我想大家对这类封闭自己的人一定知之甚少,我对其他自闭的人也是一无所知。自闭的人大概是因为对那些同是自闭的人一点兴趣也没有,对那些不自闭的人也不感兴趣,所以才变得自闭起来的吧。不过,如果有人对自闭感兴趣的话,我可以给他提供些帮助。也就是说,谈谈我自己的情况也可以,但是最好对方是个女的。因为本人不是同性恋,所以,觉得男人有点可怕。如果能收到坂上良子女士的邮件,那就太荣幸了,当然了,本人不敢痴心妄想,厚颜无耻的事情我是做不出来的。所以,才冒昧地给您写了这封信。”

上原打算把写给坂上良子的留言,先写在文档里。由于不熟悉键盘,写这么一段话就花了近三个小时,虽然因抑郁药的关系,头开始痛起来,可上原还是坚持以“不上学的孩子”的网名,发表了这个留言。由于不知道会收到什么样的回应,所以上原并没有写上自己的邮址。点击“发表”的时候,上原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偏头痛得厉害。这使他想起了刚开始不上学那会儿的乏力感和痛苦。当时感受到的那种痛苦又复苏了。空气仿佛变成了一堵扎满了针尖的墙壁,手腕只要稍稍抬高,全身就会被疼痛、眩晕和恐怖穿透。但是,这个留言必须发送出去,上原想。因为他觉得,坂上良子有可能会理解自己那个秘密,也会理解那些虫子的。

上原一边忍着偏头痛,一边确认自己的那段留言已经发到坂上良子主页的论坛上了。上原心想,这种交流渠道简直是太妙不可言了。自己不用露面,也看不到对方的样子。即使他告诉别人,我不去上学的直接原因是因为受不了班主任头上的发胶味儿,也没有人会相信的。不知道她用的是什么牌子的发胶,就跟堆满烂橘子的仓库里的气味似的,她完全想不到会有人受不了这股味儿,总是无所顾忌地靠近上原,和他说这说那的。清晨醒来,一想到又要闻到那股令人作呕的味儿,上原就感到浑身无力,从头到脚没有不疼的地方。网上的论坛自然不会有什么味道,因为是机器打出来的文字,大家都是一样的字,既听不到对方的声音,也用不着让对方听到自己的声音。既不用表明自己是什么人,也不会知道对方是谁。然而,却可以发表自己的想法、意见或留言。

上原的留言一直被漠视,直到三天后,才有了一条题为“宅在家里就是犯罪”的回应。

“我的朋友中也有人宅在家里,看来这样的人还不老少啊。我一直认为自杀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罪过,其实,宅的性质说不定比自杀更恶劣吧。一直在这个论坛上成为话题的,伊拉克核查问题也好,有关脑死亡的器官移植也罢,这些不都是人类、国家、民族为生存下去而考虑的基本问题吗?可是,宅算是什么问题呢?我知道你们这种人很辛苦。我也很辛苦啊。但辛苦与辛苦的本质是有所不同的。宅这种事和那些因美军的轰炸袭击而整日惶恐不安的人们,或者家里有植物人的人们的辛苦,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呢?你想跟别人倾诉宅的苦恼吗?那么,我给你个建议吧,你现在马上出门,去外边交个朋友,然后向他倾诉怎么样?”

这是一个网名叫做RNA的人写来的。虽说受到了奚落,但上原并不觉得反感。RNA的邮箱地址在论坛上是公开的,上原决定回复他。这位RNA没准知道有关坂上良子的情况呢。可是一旦面对键盘,剧烈的偏头痛又一次来袭。每当偏头痛发作的时候,上原都会想,疼痛这种感觉会不会具有物理形状呢?在自己与键盘和新输入的内容之间,仿佛有什么锯齿状的障碍物似的。那个障碍物犹如海葵或是水母一般蠕动着,在上原的身体里刺来刺去,于是被刺的部位又会出现新一轮的疼痛。即便如此,上原还是用食指一下下地敲击着键盘,输入文字。

 

“RNA先生,你好!我是那个不去上学的少年。感谢你对我在论坛上发表的留言给予回复。我是坂上小姐的,怎么说好呢,是她的粉丝吧。我想RNA先生大概也和我一样吧。有件事,我无论如何想要请教坂上小姐,但不知是否可以往她的主页上的邮箱里发邮件?虽说我知道这样问你很冒昧,但是这件事与我宅在家里有着重要的关联,我是真的想要请教坂上小姐一些事情。如果可以的话,请你给我些建议。拜托了!”

两天后,上原收到了RNA的回信。按说这是值得纪念的第一封邮件,但邮件的部分内容上原不能够完全理解。

“Uehara wrote:

>感谢你的回信。

>有件事,我无论如何想要请教坂上小姐。

>但不知是否可以往她的主页上的邮箱里发邮件?

发邮件应该没有问题,但是那个论坛有几个不成文的规矩,即不允许对坂上小姐发表批评性的言论。我这么说,可能有人会误解,但是以前曾经发生过激烈的中伤性论战。想必你也知道,坂上小姐所处的立场很敏感,也就是说,她常常会受到周刊杂志或右倾的保守杂志的攻击,比如‘身为主持人,立场偏左了些。’或者‘言论太过随意吧。’等等。

由于日本媒体还不具有成熟的批判精神,他们对坂上小姐的攻击常常是以暴露她的隐私的方式进行的。比如情人怎么样啦,和谁在酒吧约会啦之类无聊的八卦。敌视坂上小姐的媒体也会紧盯着这些主页,企图抓住点什么把柄来攻击她。遇到这样的情况,一般人就会关闭网页的,但坂上小姐是那种绝不屈服于这种蛮不讲理的攻击的人。正因为如此,我们都发自内心的尊敬坂上小姐,这一点你也必须明白。我们手里已经有了你的邮箱地址。我们的朋友中也有程序设计师,以及专门搞软件开发和网络安全的,其中也有黑客出身的哥儿们。所以,从你的邮址里,弄到你现实生活中的所有情况易如反掌。这可不是吓唬你,是真的。你不要认为这很潮。我们也经历了多次挫折,但为了保护坂上小姐,只有这个方法可行。不过,你发给坂上小姐的邮件我们并没有检查。这种网上绝对禁止的事,我们是不会干的。只是,如果你攻击坂上小姐的话,我们是决不会答应的。”

 

看着RNA的回复,上原有些害怕。感觉自己被谁监视着似的,身体抖了好一会儿。上原打算近一段时间里,暂时不上网了。

  评论这张
 
阅读(89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