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国关里的“猫国”  

2013-04-09 13:14:58|  分类: 偶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关”是国际关系学院的简称。昨晚的北京晚报第15版慈善,登出了几乎是整版的报道《遗弃宠物者 别再丢给她》,概要是,“国关”里的王奶奶(退休职工,为了省钱,不买猫食,给猫做饭,夜晚也出去喂猫等等,老两口每天照顾猫,要干到深夜)收留了117只猫,41条狗,已经养猫26年。由于收入微薄,支出巨大,现在她已74岁了,身体不好,自己生活都已经到了非常困难的境地。报道呼吁人们不要再给她送自己不要的阿猫阿狗了。(还付了一张照片,十几平米的卧室里有三十多条狗,真不知是怎么生活的)

     看了这篇报道,作为“国关”人,不禁有些汗颜。因为此前也看过类似报道,但一般都是在居民区里,而这次是在学院里的居民楼里。不知院方是否看到了这篇报道,如果看了,不知会做何感想。

     但是,我感到汗颜一方面是担心“国关”的形象会因此受到损害,另一方面是为自己也曾经给她送过打算遗弃的猫。

      那还是80年代了。为了给孩子当玩具,买了一只最俗的黄色猫,养了几年后,由于我要去日本学习2年,孩子要放到姥姥家,孩子他爸也几乎不会照顾猫,无奈之下,就在一天晚上,“狠了狠心”把它送到“猫国”去了。(这里说明一下,学院里的人都这么叫。)

     那时候,她家就住在筒子楼里,(现在还在那儿。学校的几座筒子楼现在只剩这一座了,不知为什么没有拆。)养了很多猫。当时,我们认为王女士喜欢猫,加上也就20多只,所以虽然愧疚,但觉得算是给猫咪找了个好人家。还记得,一连几天,大黄(那只猫)都跑回来,但最终还是习惯了“猫国”的生活。

     后来我就搬出了国关,但路过那个筒子楼,还是能看到很多猫在她家的窗台附近爬上爬下。这一景象现在每次去学校还是可以看到。

     我只是想,这个人真喜欢猫,坚持了这么多年,队伍越来越壮大。不过,到底是什么情况,我还是看了那篇报道才知道。原来如此。

      为了收养流浪猫,她的日子过得如此艰辛。

      除了在此作检讨外,(而且一定想办法去帮助她),我还感到纳闷的是,像我们老师养猫,也就算了,怎么还有学生养猫?报道里说,经常有学生把自己不想要的猫送去(注意,不是捡来的流浪猫)。堂堂高等学府,怎么会在宿舍里养猫呢?

      为此我专门查阅了一下《学生守则》,只看到

     第四十二条  学生应当自觉遵守公民道德规范,自觉遵守学校管理制度,创造和维护文明、整洁、优美、安全的学习和生活环境。

学生不得有酗酒、打架斗殴、赌博、吸毒,传播、复制、贩卖非法书刊和音像制品等违反治安管理规定的行为;不得参与非法传销和进行邪教、封建迷信活动;不得从事或者参与有损大学生形象、有损社会公德的活动。

     并没有具体规定不许养宠物。原来学院的学习环境还真是“宽松”啊!

 

     下面说说,对“国关”的形象的担忧。

     这样的报道肯定不能说是光彩的事。不过,也难说,说不定,有记者去采访某位副院长,得到的回答是:学院能够允许其在自家收养流浪猫狗,已经体现了学院的宽容大度。还说明我院职工充满爱心,云云呢。

      然而,想必这样的回答并没有达到记者同志的心理预期,他会问,那么院方采取什么帮助措施了吗?如果这么问,我就猜不出副院长会如何应对了。不过,估计怎样的难题都问不到的。要不然还怎么继续当官呢?

     说到“国关”的形象,一向比较神秘。门槛比较高,却不太有名。其中的原因就不便说明了。不过,自延安时代创建以来,半个多世纪的岁月里,国关培养了许多社会名流,远的就不说了,如今大家都知道的刘欢,就是第一届恢复高考后我院法语专业的学生(此外,还有著名日本问题专家杨伯江等等。)应该是“国关”人的自豪。此外,教师中也有很多知识界精英(例如法文著名翻译家郑永惠,法文著名翻译齐宗华等),就不在此一一列数了。

     尽管记者同志没有责怪学院一句(不知是觉得跟学院没关系,还是不敢。),可这事也到了不解决不可的地步了。

    首先,学生养猫,就是不应该的。如果学院想管,那是相当的容易。猫不是东西,学生想藏也藏不起来呀。

    其次,那些猫的疫苗,避孕针剂等等,是否学院可以伸把手呢?(一直是她自己支付的)

    第三,学院是否可以出面和有关方面联系,帮助王奶奶处理一些猫狗呢?

    第四,是否可以号召师生们捐善款呢?

    总之,有些可以做的而没有做,是否算是不作为呢?上了报纸,亡羊补牢,还不算晚,只怕是,任凭众人谴责,依然我行我素,那就属于麻木不仁了。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