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不了了之  

2013-05-14 17:24:04|  分类: 偶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该杂志主编刚刚亲自打来了电话,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沟通。结论是此事双方有些误会,各有一定的责任。

他说,采访的稿子采用不采用的决定权在杂志社,被采访者应该有这个常识。所以,被采访者以为是约稿,那是误解了该杂志,所以没有刊出,被采访者应该能够理解。也就是说,由于本人没有搞清楚,采访不等于约稿(尽管给我感觉很像是约稿,但没有明确说是约稿,所以···),未必一定发表的道理,所以无论写了多少字,杂志社也没有多少责任,只能说一声很抱歉。

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误解,大概是因为迄今为止接受的采访,即便是电话采访都发表了,或在收音机里或在网上出现了,从没有打过水漂,便以为所有采访一定会变成铅字的,现在看来,是个误区。再加上是学生的采访,就以为更不是问题了,结果就忽视了其他的可能。看来凡事不能想当然。

至于没有被采纳的主要原因,他回答,可以说跟小记者的水平有关(刚刚大一的学生),当然,也有稿子不符合杂志要求的关系,(据说主要原因似乎是太专业了,尽管我是忠实的按照他们的问题回答的,所以还是很有些委屈),如果还想发表的话,就需要再接受一次采访。呜呼!真让人哭笑不得。既然说到这个份上,那就只好认栽了。本人实在不想再重蹈覆辙了。倘若在同一个地方摔两次跟头,一般来说是比较二儿的。本人就是再笨也不至于笨到这个份上。(不过,他这句话给出的信息,也说明采访的问题是不能发表的关键所在。)

 

既然主编已经做出了姿态,算是给了个交代,归根结底是咎由自取,本人也没有必要再向大家诉苦了。考虑到各方面的原因,删去那篇公开信,作为回应。

其实,早点打这个电话,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吗?

 

通过此事,本人得出了一个教训,就是:凡是采访,千万不要随便写字。当然尽量是不接受,比较保险。吃一堑长一智吧。

让大家跟着一喜一忧,非常抱歉!也非常感谢大家的理解和包容。希望这样的情况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48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