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随风飘舞的塑料布,节选1  

2013-07-02 16:24:58|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守护神

 

这回绝对不能输。决不能示弱。一步都不能后退——。

在前往西行美由纪等候的208号教室的路上,裕介就像走在花道上的相扑力士那样,雄赳赳气昂昂的,一边走一边和见缝就钻的怯弱搏斗着。长得仿佛没有尽头似的昏暗走廊上,连个人影都没有,安静得瘆人。

临放寒假前,虽说校园里到处是来参加后期考试和交小论文的学生,但208号教室所在的20号楼位于远离这些杂沓纷扰的校园边上。自从被遮挡在它旁边新盖起的校舍阴影里后,几乎不再作为教室使用,主要用于学生们自习或学习会之类。

与自习或学习会根本无缘的裕介,已经有一年没来这栋楼了。去年冬天,他也是在这个时候,沿着这条走廊去的208号教室。裕介还记得,这座没有空调设备的旧校舍,越往里走越感觉阴森森的,使他的心情和步履都不禁沉重起来。要说这也许算是那次惨败的要因之一。今年裕介吸取了这一教训,全副武装了一番,还围上了两年前分手的女友给他编织的围脖。这条围脖又硬又厚,一围上它脖颈子都酸疼酸疼的,他已经好久没有围它了。

裕介憋足了一口气,去推208号教室的门。这个门有毛病,也不知卡在哪儿了,反正别想顺顺溜溜地推开它。裕介用双手咔哒咔哒地折腾了半天,才终于推开了这扇可气的门,于是乎,与教室里正冷眼旁观他这番折腾的西行美由纪的目光碰个正着。

西行美由纪和一年前一无改变。盘到头顶上的发髻,依然梳得光光的,没有一绺散发,加上那张素面朝天的脸,反倒让人完全判断不出她的年龄。看着差不多三十五岁到四十岁之间的样子。反正,肯定要比裕介大。和那些每当结束长长的假期,就仿佛变了个人似的改头换面的在校女大学生们相比,二者新陈代谢的速度绝对不可同日而语。

“好久没见了。”

犹如先发制人一般西行美由纪率先问候道,依旧是那种裹了层薄冰似的腔调。裕介并非胆怯,当然更非被她给迷住了,可是竟然没来得及先问好。

“一年没见了啊。没想到还有幸承蒙召唤哪。”

“我有点事想请你帮忙。”裕介开门见山地说道。“这回真的很头疼。”

“那可够难为你的。”

“虽然很难为情,可我还是需要你的帮助。”

“你没这个必要吧。”

“这事我说了算。”

“不行,”西行美由纪立刻反驳道,“这事我说了才算。”

  这女人还是那么强势啊,毫不留情地扫射别人的眼神也依然那么毒。

但是,狗急了还跳墙呢,今年对我来说应该是有利的。裕介顽强地迎战了。

“不管你怎么想,我都有权请求你的帮助。”

“那我也应该有权问问你的理由吧。”

“去年,拜你所赐,我有四门课的学分没拿到。十门课中的四门课啊,十六学分噢。我本想一年中能确保拿到四十学分的,结果却只拿到了二十四学分。今年我想修完去年没拿到的学分,可现在看来也危险了。这么下去的话,四年可毕业不了。”

“那就读它五年、六年好了。你看我,都读了八年了。”

“我可没你那么热爱学习。我必须在四年内毕业,不然就麻烦了。”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呢?”

“关于吉田兼好的《徒然草[1]》,想请你帮我定个题目,写篇论文。”

“……”

“这是古典文学课后期小论文的题目。要求三千字以上,可以使用文字处理器,对你来说是小菜一碟吧。”

  西行美由纪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裕介一边低头解下沉重的围巾,一边想,她肯定觉得是小菜一碟。其证据就是,只思考了短短几秒钟,她就滔滔不绝地谈起自己关于《徒然草》的观点来,俨然教授讲课一般。

 “要写《徒然草》的话,重点是镰仓末期的动乱。贯穿作品根本的兼好的无常观,并不一定是在宗教背景下产生的。其中的第四十一段、四十九段、五十九段、七十四段、一百零八段、以及一百三十四段……在这些段落中,兼好直面死亡。反复告诉人们,要铭记死亡是随时可能发生的。要想到死亡,真是苦口婆心。只是这些说教不单是表现观念上的死亡。兼好确实亲眼目睹了从镰仓末期至南北朝时代的社会动乱时期,发生在身边的各种各样的死亡。由于其无常观源于血腥的现实背景,因此如果不能读懂这些的话,兼好也就成了一个只会说教的老头子了。如果是我来写这篇小论文,我会首先关注其写作背景,探索兼好的无常观产生的源头。”

  西行美由纪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观点,用她的眼睛抓住裕介,好像在问“怎么样啊?”那眼神的威慑力跟一年前毫无二致。她说话时,舌头也仍旧灵活自如得就像灵活运转的机器一样。

  裕介一时语塞,忽将目光移向窗边,不知何时雨滴打在了沾满灰尘的半透明的窗户玻璃上。他记得一年前的那天也下雨了。每当被西行美由纪盛气凌人的态度镇住时,他都会注视着打在玻璃上的雨滴,熬过难堪的时间。

真是不应该回想过去。

“什么无常观啦、动乱期啦……”突然间复苏的宛如昨日之事的屈辱感使裕介脱口说道,“这些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我只要你替我写篇小论文,就行了。”

唉,又说错话了……。裕介怯怯地窥视着她的表情,等待着她冷峻的目光里逐渐变得浓厚起来的轻蔑之色。然而,西行美由纪只是带着怀疑的神色自言自语道“你真是一点没变啊”。

“你跟一年前一样,一点都没变。而且居然又出现了在我的面前。你意识到这个矛盾了没?”

“矛盾?”

“或者说,是个谜。我是为了解决这个自己无论如何也解答不了的疑问,才决定今天再跟你见一面的。”西行美由纪说道。“就是说,事实上,我很想知道你想求我帮你办什么事。”

 

裕介初次听到西行美由纪的名字是在去年秋天。

“紧急关头可以去求美由纪。”

大学生活开始半年后的一天,在近代日本文学课上,坐他旁边的名叫相川的学生忽然对他说道。

虽说是学生,相川却是个穿着西装来上课的三十几岁的工薪族学生。在下午六点才开始上课的第二文学部里,这种情况并不少见。裕介自己虽然没穿着西装上课,也已经奔三十了。

“美由纪?”

紧急关头可以去求美由纪。裕介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歪着头琢磨。当时,两人正在谈论寒假后的后期考试和写论文的事。

裕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反问道,而相川却像看蹭课的学生似的瞥了他一眼。

“嘿,你不会连美由纪都不知道吧?”

“不知道啊。”

“是人都知道的,她可是我们的守护神啊。尤其是在那些在职学生中间很有名的,今年她好像已经是七年级学生了吧。”

“是因为笨才出名的吗?”

“不是,正相反。听说她是个很优秀的,学习特别刻苦的在职学生,可能是因为工作太忙,一周只来学校一两次,所以很难获得必修的学分。咳,一走进社会,麻烦事就多了吧。”

说到这儿,相川做作地换了一口气。

“那个西行,据说是代笔达人哦。”

“代笔?”

“代人写小论文。据说,凡是国语方面的课程内容,不论什么年代的,全都在她脑子里装着呢。只要不是太刁钻的课题,她都可以帮你完成。还有传闻说,只要你出勤次数没问题的话,她帮你写的论文还能拿优秀呢。当然了,也从来没被教授看穿过。因为她根据不同的人而改变文体,调整词语的选择等,不愧是高手吧。”

“真的假的?”

裕介两眼发光地问道。才进大学半年的他,已经对大学生活叫苦不迭了。

“真有这么好的事吗?咳,还不是为了要钱嘛。而且还得被她敲竹杠吧。”

“错,据说是免费的,所以是个怪人吧。不过,要找她代笔,好像必须具备资格。”

“代笔资格?”

“据说可严格呢。首先,绝对条件必须是已经参加工作的人,然后……是什么呢?反正传闻有很多版本啦。”

“在职学生啊。像我这样出去做兼职的,算不算符合标准呢?”

“哎,谁知道呢。只能算是自由职业者吧。”

 



[1]《徒然草》写于日本南北朝时期(1336-1392),吉田兼好法师著,日本中世文学随笔体的代表作之一,与清少纳言的《枕草子》并称日本随笔文学的双璧。书名依日文原意为无聊赖。全书共243段,由互不连贯、长短不一的片段组成,有杂感、评论、带有寓意的小故事,也有社会各阶层人物的记录。作者写时是兴之所至、漫然书之,这些文字有的贴在墙上,有的写在经卷背面,死后由他人整理结集。

 

  评论这张
 
阅读(5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