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紫罗兰 (青山七惠) 2  

2013-09-01 22:06:52|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上三年级,上课外辅导课时,发了一份《毕业后去向调查问卷》,我是这样填写的:

“我将来想从事福利工作。为了这个目标而上高中,高中毕业后上大学。在大学期间,好好思考将来做什么。”

在老师写的建议栏里,是这样写的:

“福利工作,将来的社会是很需要的。很适合善良温和的榎木同学,所以,从现在开始好好了解一下具体都有哪些工作。”

可见老师根本没有仔细看完,其实我写的最后一句完全是讽刺。爸妈都笑我,可是由于这一张纸,家里人都认定了蓝子有志于福利工作一说,而我也乐得他们这样看。自己一定会上高中,然后上大学,将来从事与福利相关的工作吧。虽说不知道这个想法是不是经过认真考虑之后得出来的……

其实,那时我并不是那样想的。我根本不想从事与福利相关的工作。我想成为写故事的人。即所谓小说家。尽管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无论是对爸爸妈妈,还是和好朋友都没有说过。

不过,我并不是什么文学少女,只是莫名其妙地喜欢书,喜欢制作书的纸张或书里的文字、插画的世界。自知写不出大人看的那种深奥的书,所以我想成为写作连环画或童话故事之类给孩子看的书的人。加上爸爸从事书籍的装帧,妈妈是杂志编辑,还有很多出版界的人常来家里做客,因此,自然而然产生了这种想法也未可知。可是,这种基于朦胧想象的理想,很有些轻率,而且,完全受了父母的影响似的,很丢面子。像自己这样一般人家的孩子,不可能成为小说家的,不能这么异想天开,还是找一个正式的工作——例如,对了,与福利相关的工作之类更加现实一点的工作——更适合自己。尽管我心知肚明,却无法将这个秘密的梦想从内心驱逐出去。这就好比,现在已经不怎么喜欢了,却不知为什么舍不得扔掉的,就是不想从枕头旁边拿开的,老早以前一个亲戚给我的毛绒企鹅一样。  虽然听妈妈说雷米年轻时曾立志做小说家,还是觉得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受雷米的影响,立志走这条路的。反倒是瞧着裹着毛毯,躺在露台椅子上的雷米,(要是小说家的理想失败了,我就会变成和她一样吧)有时心里会哆嗦一下。

 

爸爸妈妈对我说了那番话的几天后,我放学回家,正在吃巧克力派时,穿着抓绒外衣,头发乱蓬蓬的雷米走进了客厅,看见坐在沙发上的我,走过来问道:

“蓝子,你想当护士吗?”

“当护士?为什么这么问?”

“昨天,听妈妈说的。”

“我从来没有说过想当护士呀?”

“是吗?可是妈妈这么说的呀。要是想当护士的话,就得加劲学习了吧。”

“我可不想当什么护士。”

“那你想干什么呢?”

雷米坐在我身边,盯着我的脸,露出不理解的神情。爸妈都去上班了,家里除了我们俩之外没有别人。

那一天,我刚刚在暑假前最后一次模拟考试成绩单里,看到第一志愿的高中给打的D分,D分即“比较困难”的意思。“比较困难”虽说还有救,可是无论多么努力学习,我的成绩还是不理想。尽管心气很高,但无论我怎样玩命学习,也只能够取得比平均成绩稍好的成绩。班上有好几个同学,平时看他们整天玩,却总是名列学年前十名。每次期中考试或期末考试后,前十名的学生名字都会镶上金边,被贴在走廊的布告板上。那些学生大概像风一样,取得了A分吧。不知怎么,对我来说,聪明的孩子们都是风。可我一点儿也不像风。大概原本我就不适合学习吧。为了得到那个职业而必须在学校学习的,这个世上的所有职业,那一天都弃我而去。

“写小说的人。”

刚说出口,我立刻就后悔了。本来谁也不想告诉的愿望,一说走了嘴,能实现的愿望也实现不了了,真是糊涂。

“写小说的人?”

雷米绷起了脸。原本就显得很严厉的细眉毛成了倒八字,越加显得严厉了。我心想,彻底选错告白的对象了。怎么偏偏告诉了雷米呢?明明家里飘散着在雷米面前禁止谈论写小说的气氛,居然还是说走了嘴。

谁料想,雷米叫道:“写小说的人!”甚至呵呵笑了起来。我不知该跟着她一起笑,还是该否定自己说出的话,或说点什么其他的为好,总之,不知该做出怎样的反应,只好僵直地坐在她旁边,用舌尖舔着粘在牙龈上的巧克力。

“蓝子,原来是想当写小说的人哪。”

雷米吧唧吧唧地拍着我的后背。“那个,其实……”我正要解释时,她转身面朝我,抓住我的肩膀,夸赞道“了不起啊”。她那双虽然很小,却墨黑墨黑的眼珠子,仿佛将要射向我一般,目不转睛的盯着我。近看雷米很年轻,没有一个包包的脸上,如同用锉刀锉过似的光滑无比,简直看不出雷米和妈妈同样的年龄。隔着校服衬衫,我感受到了她那令人吃惊的手劲和她的体温。

“真的?蓝子了不起啊。我现在彻底明白了。我支持你。这个想法,你对爸妈还保密吧?”

我有些意外的嗯了一声。没想到雷米居然知道我对爸妈保密。

同时我也非常明白,雷米绝对会为我保守这个秘密的。

 

翌日,雷米用妈妈的借书证,从区图书馆借来了一到十卷的《蒂伯一家》。 

“我借了这些书,咱俩一起看。”

说完,雷米让我和她一起坐在沙发上,看起书来。不过,我还没看完三行,雷米就翻了页。

“我还没看完呢。等一等。”

我这么一说,雷米站起来,说“我去拿点心。”就去了厨房。雷米拿着趣多多[1]曲奇盒回来时,我的眼睛依然在第一页的第一行至最后一行之间徘徊。

“蓝子,你怎么看得这么仔细啊?”

“这个叫做蒂伯的人和叫做安托万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做什么的,我还没弄明白……”

“只看一页怎么明白呀。好了,看下一页吧。”

第二页以后,我也看得很慢,于是,雷米只得改变了看书的方式。雷米先看,她看完后,我再看那本书。

只见雷米就像是在检查装订漏页般一目十行的,哗啦哗啦翻着书页,我问她怎么看得那么快,“以前看过。”她答道。“什么时候看过?”“和你一般大的那年暑假。”“那时候也看得这么快吗?”“不记得了。”“你觉得这本书有意思吗?”“只觉得很长。”

在雷米看小说的时候,我默默打开那盒巧克力趣多多,慢悠悠吃了起来。其实我也知道应该回自己屋子去学习,可是自己要是走了,雷米一定会觉得很寂寞,这么一想,就不忍心走了。雷米脸色阴沉地飞速地看着《蒂伯一家》。我从书包里拿出英语单词册,一边移动着红色膜片,一边背着那些没有背下来的单词。

 

自从不小心向雷米告白了“想当写小说的人”以来,我和雷米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在那以前,雷米对我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趣,可自从知道了我有志于当小说家以来,似乎迅疾对我产生了亲近感,或者说是同志式的感情。我感觉自己完全被雷米牵引着似的。

从学校一回来,雷米一般都给我准备好了红茶和点心。我俩并排坐在沙发上,山南海北的聊起天来。雷米喜欢问我今天一天在学校里发生了哪些事,从第一节到第六节都上什么课了,和同学聊什么了,午餐吃的什么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听我说话时,雷米一刻不停地将左手中指上戴的银戒指撸上第二个关节,然后再撸下去。那个戒指总是戴在雷米的中指上,这样撸上撸下的就仿佛那是她唯一的首饰似的。一天的话题都说完了之后,我问“雷米过得怎么样?”于是,雷米便说些在便利店或图书馆里遇见的各种各样的人。不知道她说的这些是真的还胡编的,反正特别有趣。

去课外辅导班的日子,没有这么多时间聊天,但是其他日子,我俩一起去超市买东西,自己动手做一顿丰盛的饭菜。鱼肉菜饭、比目鱼馅儿饼、一次包五种馅儿的饺子等等。天气好的时候,去百元店买来好多小蜡烛,在露台上点上一排,坐在烛光里吃自己做的饭。吃完后,我们并肩躺在露台的折叠椅上,望着涩谷区的星空,感觉就像去东南亚小岛上度蜜月的新婚夫妻。

和雷米在一起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依然在想,刚才应该去学习吧,必须去学习吧。可又不知怎么,老是觉得这种毫无成效可言的时间,对于自己的身心健康来说很有益处,所以和雷米一起玩儿的时候,就不去想复习考试的事情。而且,那段时期,由于最后那次模拟考试的刺激,我对学习已经厌烦透顶。或者应该说很恐惧。我感觉自己已经被学习所厌恶了。不过,一想到既然像雷米那样的早已与学习切断联系的人,可以这样在烛光里吃自己做的饺子,自得其乐的生活,那么,自己现在被学习抛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1] 趣多多,原文是Chips Ahoy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