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紫罗兰 3  

2013-09-09 08:34:42|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爸妈每天回来得很晚,所以根本没有发觉我们俩在享受那种特别的晚餐时间。夜里,我已经睡下后,有时候好像听见三个大人在客厅里说话,但我想,雷米肯定没有把和我在一起的情况详细告诉他们。

不过,一天晚上,和雷米躺在露台的时候,雷米突然问我:“蓝子,你不会是为了我,才不学习的吧?你现在学习很紧张吗?”“不是的。不紧张。偶尔也得放松一下。”我笑了。

“太好了。弱小的才能遭到蹂躏,是我最看不下去的。”

“我,也没有什么才能……”

“我不光是说蓝子呀。”

雷米把抽秃了的烟头扔进烟灰缸,又点着了一支。

雷米喜欢抽的是红色的万宝路。爸爸妈妈以前也喜欢抽这个牌子的烟,雷米曾经这样告诉我。当时我眼前浮现出了交替抽着一支烟的年轻时的爸爸妈妈。

“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个名叫诹访的画画儿特别好的女同学。所谓特别好,并非优秀生那种程度的好,而是与优秀生相反方向的好,不仅仅是闪闪发光,而是响彻云霄的令人震撼的那种感觉。总之,那个孩子很有些与众不同,尽管我们都是孩子,也能够感觉到她的不同寻常。不过,诹访有些怪异,总是吊儿郎当的,除了图画课之外,课上也在画画儿,虽然跑得很快,学习却完全不行。所以,怎么说呢,这些方面她很不合群。但是并不是说她没有朋友,也没有受到排挤,我只是觉得那个孩子和别人不一样,像诹访同学这样的孩子也能够茁壮成长的社会,真是太好了。可是,上了中学后,诹访完全变了。她进了垒球部后,受到了学长们的挤兑。同年级的学生也都欺负她,连低年级的学生都瞧不起她,最后,她得了圆形脱发症。”

  “你知道圆形脱发症是怎么回事吗?”雷米伸出手抚摸着我的头。“这块儿的脱发都掉光了。”

“掉光了?因为精神压力?”

“是啊。女孩子也会秃头的。”

雷米摸了摸自己的头。夏天的时候,她剪成了男孩子样的发型,不过,这个时候已经长长了,后脖颈被遮住了一半。雷米的头发是自来卷,贴在衣领上的发梢卷卷的,很可爱。我的头发又黑又直,长大以后,我打算烫成她这样的卷发。

“我觉得吧,”雷米朝着空中喷出一条直直的烟柱,说道。“我觉得与其说是周围的人不好,应该说是因为诹访自己的心态变了。上小学的时候,除了画画之外,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的诹访,变得在乎自己和周围的人了,于是,周围的人便敏感地钻了这个空子,做过了头,造成了这个结果的。看看经常贴在走廊上的水彩画或美术教室里展出的粘土工艺等等,上小学时她浑身洋溢的,让大家吃惊的某种穿透力,连影子都不见了。从诹访的画里,已经什么也听不到了。我为她感到非常痛心,这种事简直愚蠢透顶,令人厌恶之极。由于那种小小的自我意识,或没有多少理由的好强心作怪,年轻人宝贵的铃铃作响的什么东西,就被轻易地毁掉了……”

见我沉默不语,雷米坐起来,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所以说,蓝子,我非常不愿意看到,你身上的那种铃铃作响的什么东西,即便现在没有响,但将来可能会响的某种东西,被那些无聊的事情给糟蹋了。”

在夜色中,蜡烛光映照得雷米的黑眼睛更黑了,白皮肤更白了,“我说的话,你明白吧?”

 

第二学期期中考试的成绩惨不忍睹。

因为我打算在正式考试之前参加一次推荐考试,为此,平时的考试成绩就必须取得相应的分数,可是却一败涂地。

“考得怎么样?”

吃早饭时,妈妈问道。我一时间没编出假话来。其实即使不说假话,含糊其辞地说“嗯,还行。”或者“没问题啦。”就好了,可是,因为刚起床,脑子发木,就脱口回答“考砸了。”

“考砸了?怎么回事?”

爸爸停下正在往烤面包上涂抹黄油的手,问道。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复习了吗?”

“是的……”

这些是谎话。实际上我几乎没怎么复习。因为经常和雷米做晚饭,或看《蒂伯一家》,在烛光环绕中躺在露台上看星星。

“到底怎么个不行啊?期末考试能挽回的程度?“

妈妈站在爸爸身后,一边往左手腕戴手表,一边问道。今天除了结婚戒指外,妈妈还在食指上戴了一个并排三颗小钻石的戒指。这是结婚十五周年纪念时爸爸送的礼物。我一边将茫然的目光一点点聚焦在那个闪闪发光的钻戒上,一边回答“大概吧……”

“还是没说明白。不会是因为雷米在咱家,影响你了吧?”

我吓了一跳。虽然不能说是全部原因,但客观的说,可以说基本上是因为和雷米一起玩,才导致了这个的结果。不过,我如果想拒绝雷米,随时都可以的,所以,还是不能怪雷米。是我的懈怠心造成的,是没有能够抵御雷米的诱惑的懈怠心的罪过。

“跟雷米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我自己没有复习好啊。而且,考试的时候,有点肚子疼……那个……”

当着爸爸的面,我想回避那个词,可是妈妈叮问:“是月经吗?”

“嗯。”

“不是跟你说了吗,肚子痛的话要吃药,别忍着呀。”

“嗯……”

尽管妈妈还想问什么的样子,我赶紧喝了口水,吞下烤面包,去卫生间刷牙了。我想,但愿爸爸妈妈不要胡乱猜疑,对雷米旁敲侧击地让她不要打扰我。不巧,这时候雷米从二楼上下来,对卫生间里的我说了声“早上好”,然后直接去了客厅。我想要对雷米说“雷米,先别去客厅”,可是满嘴的牙膏沫,什么也说不了。

去上学之前,我还特意去客厅看了看,三个人都满脸笑容的对我说“去上学吧。”可我还是有些不安。担心我不在的时候,大人们会谈到这个问题,于是。自觉的雷米,为了不影响我的学习,今天就会一走了之。那时候,我喜欢上了雷米,才会那么担心的。要是雷米突然不在了,我肯定会很寂寞很难过的。

 

所以那天放学后,当我推开客厅的门,看到雷米一如既往地准备好了红茶和点心,等着我的时候,才放下心来。

“今天白天吧……”

我像往常那样坐在雷米身边,正要告诉她今天吃午餐的时候,值日生不小心把炖菜桶弄翻了的事。可是雷米制止了我,盯着我说:“蓝子,我问你,”

“什么?”

我感到刚刚落到了肚子里的那颗心又重新提了起来,不由得紧紧握住了茶杯。

“你最近得了0分吗?”

“得了0分?”

我扑哧笑了。难道是妈妈这么说的?那个一向直来直去、从不夸张的妈妈?

“我怎么可能得0分啊。妈妈跟你说的?”

“虽然没说得0分,但意思是成绩特别差。”

我想起了早晨和爸妈的对话。我的确说过“考砸了”,可是没有说“得了0分”。我那句“考砸了”,似乎在妈妈的脑子里,以某种特别的方式翻译过来,变成得了0 分。不过,那不是真的。虽说分数比平时差些,但并非特别差。只是为了证明这一点,必须把发回来的判过分的试卷,都拿给爸妈看才行,那样的话,我还是有些胆怯,所以我打算在期末考试时,一定挽回。

“到底是怎么回事?”

雷米戳了我的胳膊一下,我才回过神来。且不说妈妈,连这个雷米都不好糊弄。

“蓝子,我很担心你,告诉我吧。”

“数学最差,比平均分还低了10分。其他科目都是平均分……”

“平均分?平均分就是考砸了?”

雷米瞪大了眼睛。眼白上有几道细细的血丝。

“因为我想去的高中是这一带分数很高的学校,所以我这个分数,会比较危险……”

“那么去别的高中不行吗?高中学的东西不是都差不多吗?上高中以后主要靠个人的努力了。我当年上的就是差生云集的乡下高中,但考大学的时候,我玩命复习呀。因为我非要进那所大学不可。”

“是吗?结果就考上了?”

“刚过及格线。于是就认识了你的爸爸妈妈,现在才坐在蓝子身边的。所以说,人生莫测啊……”

“是啊。”

我默默喝着红茶。今天的点心盘里,是没有添加果料的、有点咸的黄油味儿厚方块曲奇。

“这种曲奇奶油味儿很重,还有点咸。”

我一边说,一边想象起了上大学时的雷米。想象着妈妈描述的眼睛炯炯有神,才华横溢,精力过人的年轻时的雷米……。年轻时的雷米给妈妈办的校刊写了很多小说,同学们都认为雷米一定会成为了不起的小说家。

“想当小说家,是什么感觉?”

我问道。我是在问上大学时的雷米,而不是面前的雷米.

“怎么突然问这个?”

“雷米是为了当小说家才刻苦学习的?”

“为什么问我呀?我可不是小说家呀。”

“可是上大学时,你写过好多小说吧?还多次成为新人奖候选人吧?妈妈说的。”

“没想到,蓝子什么都知道……。”

雷米的脸上刹那间浮现出不快的表情。可是我并不介意,追问道:

“为了写小说,也要努力学习吗?”

“这个嘛,因人而异吧。”

“雷米呢?努力学习了吗?”

“学习?怎么说呢,……学了不少东西吧。“

“学什么了?在大学里学的?“

“有在大学里学的,也自己看书,写文章……”

“雷米写了什么小说?”

“……这个不能说。”

雷米咯吱咯吱吃着曲奇,喝了一大口红茶。然后微微绷起脸,正视着我的眼睛,说道:

“小说家要把自己心里想的所有的话,都用美好的词语表达出来。所以,肯定很难。”

“什么?所有的?就是说,曲奇有点咸什么的也算?”

“是啊。”

“那么举个例子,想说曲奇有点咸的话,怎么表达呢?”

“就直接说呀。单纯是非常之美的。这个世上故弄玄虚,夸大其词的表现太多了。”

“可是,如果大家都说特别单纯的事的话,咱们这样的聊天,也就很没意思了吧?”

“是啊。如果什么时候真的不需要只谈论重要的事了,大家肯定都会说些低俗的事吧。”

“低俗的事……”

我的脑子里走马灯似的浮现出了当时自己所知道的所有低俗的字眼,非常的粗俗,我感到自己脸红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