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人间失格》节选2  

2014-04-29 17:11:48|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老是躺在床上。整天这么无所事事地躺着,只觉得床单、枕套、被套之类全都是无聊的装饰品,直到二十岁左右,才意外地发现它们其实都不过是一些实用品。于是,我为人类的节俭感到黯然神伤。
还有,我一直不懂得什么叫饿——不,这并非指我生长在不愁吃穿的家庭,不是那么弱智的意思,我是不知道“饿”是什么样的感觉。这句话说来有些可笑,就算肚子饿了,我也没有感觉。小学、中学时,每次一回到家中,大人们总会七嘴八舌地问我:“肚子饿了吧?”“记得我们小时候从学校回来后,总是特别饿。”“吃点甜纳豆吧?还有蛋糕和面包。”于是,我就发挥喜欢讨好人的天性,嘴里说着“我肚子饿了”,一边抓起十颗甜纳豆送进嘴里,其实,我完全不懂得肚饿是什么滋味。
虽说我吃得也不算少,但我不记得曾经因为饿了而吃。我会吃人们眼中的“珍馐”,以及“佳肴”。去外面餐馆用餐时,我也会勉强自己吃很多。然而,对于儿时的我来说,最痛苦的时刻莫过于在家中吃饭的时候。
在乡下的家中,用餐时一家十几口人全都到齐后,分成两列相向而坐,各人面前摆着自己的餐盘。我是最小的孩子,当然坐在餐桌最末端的位子上。即便是午餐时,饭堂里也很昏暗,家中十几个人都默默地吃着饭,那情景总是让我不寒而栗。加上老派的乡下家族,饭菜的花样总是一成不变,所以,珍馐佳肴都成了奢望,这使我越来越恐惧这一段用餐的时间。我坐在昏暗房间里的末席上,冷得直打哆嗦,一边一点点地把饭送到嘴边,塞进嘴里,一边想: 人们为何每天都要吃早、中、晚三餐呢?大家都这样神情严肃地吃饭,仿佛吃饭也是一种仪式,一家人一天三次在固定的时刻,聚到这个昏暗的房间里,井然有序地坐在自己的饭菜前,即使根本不想吃,也必须低着头,默默地咀嚼着饭菜,向徘徊在屋内的灵魂们祈祷。
“人不吃饭就会死掉”——这句话在我听来,只是一种令人讨厌的恐吓。但是,这迷信(至今我仍认为这是一种迷信)一直带给我不安和恐怖。人不吃东西就会死,为此不得不工作、吃饭,对我来说,没有比这句话更晦涩难解,更令我感觉受到威胁般的语言了。
总之,可以说至今我对于何为人的营生全然不了解。我为自身和世间人们的幸福观念不一致深感不安,这份不安的感觉令我夜夜辗转难眠、梦呓呻吟、濒临发狂。我到底是不是幸福的人?虽然从小就常常听大人说我是个幸福的孩子,可是自己却感觉生活在地狱里。反倒是那些认为我幸福的人们生活平平安安的,远比我幸福得多。
我甚至认定自己背负着十个痛苦,哪怕是其中的一个,降临在别人身上的话,都足以要了他的命!
总之我不懂得。别人的痛苦的性质和程度,我都完全不懂得。我不懂得那些现实的痛苦——只要吃了饭就可以解决的痛苦,因此才是最强烈的痛苦,是足以将我的那十个痛苦化为乌有的凄惨的阿鼻地狱(阿鼻是梵语Avīcinaraka的译音,意译为“无间”,即痛苦无有间断之意。佛教认为,人在生前做了坏事,死后要堕入地狱,其中造“十不善业”重罪者,要在阿鼻地狱永受苦难。常用来比喻黑暗的社会、无法摆脱的极其痛苦的境地。)。可是,他们竟然能够不自杀、不发狂,谈论政治,不绝望、不屈服地继续与生活抗争,并不显得多么痛苦啊?他们不是已经变成了彻底的利己主义者,深信这是不言而喻的事,一次也不曾怀疑过自己吗?若如此,的确是快乐的。然而,是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人,都以此为满足呢?我不懂得……只要夜晚熟睡的话,早上就会觉得清爽吗?做了什么梦呢?人们走在路上,脑子里在想什么呢?钱?决不可能只是想钱吧?尽管我曾听说过人是为了吃饭而活着的这句话,但是为了钱而活着这句话却没有听说过,不对,不过,也说不定……不!不明白……我越想越想不明白,只觉得唯有我是世界上的异类,因而更加不安与恐怖。我和别人几乎不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该和他们说些什么好。
于是,我琢磨出来的对策,就是扮演小丑。
这是我对人类最后的求爱。因为我虽然对人类极度恐惧,却不能对他们彻底死心。这样做,我就可以借着表演这条细线,与人类联系起来了。我表面上虽然总是对别人笑脸相迎,实际上却是在心里拼尽全力,仿佛成败在此一举般汗流浃背地为他们服务。
从小时候开始,就连对于我的家人,我也完全不明白他们有着什么痛苦,整天在思考什么,只是觉得恐惧,无法忍耐这种难堪,以至于小小年纪就变成了搞笑高手。换言之,曾几何时,我变成了一句真话也不说的孩子。
看看小时候与家人们合照,其他人都是一副很庄重的表情,唯独我必然是拧巴着脸怪笑——这也是我幼稚而可悲的滑稽表演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10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