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妊娠日历,节选5  

2014-07-23 08:47:30|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月十六日(星期四)二十一周+三天

今天姐姐第一次穿上了孕妇装。一穿上它,姐姐的肚子一下子就显得鼓起来了。可是,用手摸了摸,感觉也没多大变化。我实在无法相信我的手按着的肚皮里头还有一个活人呢。

姐姐好像穿不惯孕妇装,一再地重新系着腰部的带子。

姐姐的妊娠反应突然结束了。和它开始的时候一样,结束得也特别突然。

早晨,送走姐夫后,姐姐走进厨房来了。自从妊娠反应开始以来,对于姐姐来说,厨房成了她最不喜欢的地方,所以,当我发现她靠在餐具橱柜上的时候,竟有些不知所措。

最近由于几乎不做饭,厨房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烹调用具全都回归各自的位置,不锈钢案操作台上干干的,洗碗机里也是空空的,宛如整体厨房的展示品一样,显得陌生而乏味。

姐姐看了一遍厨房,然后在餐桌旁坐下来。平时,桌上总会放着忘了收起来的调味汁或开了盒的甜饼干,可现在是空空如也。姐姐想对我说什么似的,抬起头看着我。她的孕妇装裙摆在脚边飘动着。

吃羊角面包吗?

我怕破坏姐姐的情绪,小心地问道。

拜托,请不要跟我再提什么羊角面包好吗?那玩意简直甜得离谱,跟假的似的。

姐姐说道。我顺从地点了点头。

我想吃一点别的东西了。

姐姐小声说道。

嗯,我明白了。

我一边想着已经有多少个星期姐姐没有主动提出要吃东西了,一边赶忙打开了冰箱。冰箱里空空如也,只有里面的灯光亮得刺眼。我叹着气关上了冰箱门。

接着,我又看了一下冷藏柜。那里面也差不了多少,找不到什么像样的食品。

有吃的吗?

姐姐担心地问道。

只有一袋明胶,半袋面粉,还有干木耳、食用红色素、酵母、香草精……”

我扒拉开各种袋子、罐头和瓶子,看见了两个羊角面包,我赶紧把它们藏到里面去了。

我想吃点什么东西。

姐姐像是下了什么了不起的决心似地干脆地说道。

嗯,你稍等一下。怎么说也应该能找到一点可吃的东西。

我把脸伸进了冷藏柜,从上往下仔细找了起来。终于在最下面一层发现了做糕点剩下的一袋葡萄干。一看生产日期,是两年前的,葡萄干都像风干的眼珠子一样干瘪了。

我把那袋葡萄干举起来给姐姐看,她点了点头。

当时我觉得特别不可思议,这么干硬的东西,姐姐怎么能够满不在乎地吃得那么香甜?姐姐不停地从袋子里抓出葡萄干,使劲地嚼着,专心地吃着。她的身体和精神全部集中在吃这件事上面。她把最后一把葡萄干放在手心里,凝视了片刻后,才十分留恋似的慢慢送进了嘴里。

此时我才意识到,姐姐的妊娠反应结束了。

 

五月一日(星期五) 二十三周+四天

因持续十四周的妊娠反应而掉的五公斤肉,姐姐只用了十天时间就补回来了。

只要不是在睡觉,姐姐手里总是拿着什么吃的东西。她不是趴在餐桌上吃东西,就是抱着点心袋吃,或者找启罐器,或者打开冰箱找吃的。她整个人仿佛都被食欲给吞噬了。

姐姐一天到晚地吃东西。就像呼吸一样,无休无止地吃着。她睁着两只清澈得毫无表情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一个地方。嘴唇犹如训练有素的田径运动员的大腿一样飞快地开合着。和她妊娠反应时一样,我只能看着她吃,没有办法阻止。

姐姐常常突然想吃某种让人意想不到的东西。一个下雨的晚上,她说想吃枇杷露。外面下着倾盆大雨,院子里溅着发白的水花。已经快到午夜时分了,我们三个人都换上了睡衣。这种时间附近没有营业的商店,而且最要紧的是,我完全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枇杷露这种食物。

金黄色的果肉像玻璃碎片一样薄薄的,好多片叠在一起,嚼起来嘎吱嘎吱的。我想吃这样的枇杷露。姐姐说。

这么晚了,没地方买呀。明天,我一定给你买来。姐夫温柔地劝道。

不行,我就要今天晚上吃。我脑子里全都是枇杷露,快憋死了。吃不到的话,我睡不着觉啊。

姐姐一脸渴求地诉说着。我简直无语了,背朝着他们俩坐在沙发上。

不一定非得是枇杷露吧。比如橘子露啦柠檬露什么的。要是橘子和柠檬的话,便利店里也许会有。

说着姐夫拿起了汽车钥匙。

下这么大的雨,你也要出去吗?

我吃惊地大声问道。

不是枇杷露就没有意义啊。我就想吃枇杷那种脆软的皮,金色的细毛和淡淡的香味。再说又不是我自己要吃的呀,是我身体里的妊娠要吃的。是妊——娠——啊。我也没有办法啊。

姐姐不理睬我的抗议,任性地说着。她说妊娠这个词的时候,故意说得很恶心,就像在说什么奇形怪状的毛毛虫的名字一样。

姐夫为了让姐姐的情绪安静下来,搂着她的肩膀,提出了种种建议。

想吃冰淇淋的话,家里有啊。

吃点巧克力怎么样?

明天,我就到百货商店的食品柜台去买。

你把二阶堂先生给你的药吃了,今天还是先睡觉吧。

姐夫战战兢兢地玩着手里的钥匙,怯怯地看着姐姐的眼神,简直让我受不了。

深更半夜,三个大人被枇杷露折腾得不亦乐乎的情景,实在滑稽可笑。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三个人再怎么琢磨,也不可能变出枇杷露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86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