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那可不行哦》节选3  

2014-09-10 19:07:03|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见吧”

 

那个人打来了电话。我虽然不愿意听到他的声音,但是一听他说“关于那个保险,需要你盖一下章。”胸膛就怦怦直跳,能感觉到身体里的鲜红血液正汩汩流淌。突然发觉,啊,原来我还活着,竟然在这种时候得以确认,于是乎我不假思索地答道:“可以啊。”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脑中划过一道闪念,该不该让他知道我正在哭呢?随后就改了主意,决定不哭了,并商定了碰面地点。

撂下电话,我重重坐在沙发上,把头埋在叠放着的两个抱枕上“嗷嗷”大哭起来,哭声都被吸进了抱枕的木棉里去。我呼吸着木棉里的空气。有股尘土味通过鼻孔被吸进了肺里。“嗷嗷”的哭声在抱枕里含混不清,我刚刚觉得不用担心会被人听到,立刻意识到这间公寓只有我一个人住,顿时感到寂寞极了。

我又开始不出声地抽泣。在没有他人的房间里,独自一人凝望着抱枕。口水和眼泪把红色泰稠的褪色的抱枕染上了一块黑色的印迹。记得买这个抱枕的时候,那个人兴奋地把橙色和红色和粉色组合起来,露出满意的笑容。我居然还买了能和那个抱枕搭配的咖啡桌台布。但是,他那会儿已经有那个女人了。那个人,早就下定决心要和我分开了。就在开心地买和我一起坐的沙发的同时。他到底想干嘛?我那时毫不知情,欢天喜地的。我直勾勾地盯着抱枕的印迹,不知何时眼泪也止住了。

一想到自己被蒙在鼓里,还整天乐呵呵的那段时光,就觉得自己那股傻劲儿真是令人羞愧。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我站起身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正打转的过程中碰到了餐桌旁边的椅子,又想起了我们两个每天早晚都在这里吃饭的情景。

那个人,总是一边看报纸一边点着香烟,还把烟灰弹到烟灰缸外面。我总是说:“你看,弹到烟灰缸外面了。”什么的。我喜欢那个人的模样。我认为他是属于我的。在外面并肩而行的时候,我总是以这个个头高大,相貌堂堂的男人为傲。我的神情仿佛在告诉别人:“他是属于我的哦。”并觉得这就是幸福。我感到自己像在搅浑水里的月亮。

一想到我越是痛苦不堪,那个女人越是觉得自己幸福无比,就气不打一处来。得意什么呀。比起背叛我的那个人,我不知为何那么痛恨那个女的,恨不得想杀了她。

眼前浮现出了那女人的沙哑嗓音和纯白的嗓子,我使劲晃了晃脑袋,不愿再想下去。我已经不相信任何人了。我想我已经不会再爱任何人了。以后肯定不会再遇到像健一那样的男人了。除了健一,我谁都不会喜欢的。

 

我花了很多时间化妆。仔仔细细地,一只眼睛一只眼睛地照着便携式小镜子,认认真真画了眼影。运用了高超的技巧,让人看不出来到底画了还是没画。涂口红之前,我在衣柜前挑了身衣服。我把和那个人一起在香港订做的酒红色旗袍从衣架上摘了下来。在穿衣镜跟前比了比。这旗袍特别适合我。但是穿它的话,那个人可能会认为我还沉溺在那次香港之行里无法自拔。我把这件旗袍挂回了衣柜,穿上了昨天在百货店闲逛时,怀着破罐破摔的心情买的山本耀司设计的灰色连体裤。虽说是在自暴自弃时买的,却像为我度身定做的一样。我的脖子看起来很细,个子也仿佛高了四厘米。我这打扮岂是那个穿着什么花连衣裙的粗俗女人能比得了的。

我把口红色板拿到镜子前,用口红笔蘸着深粉色认真地塗了口红。于是美女诞生啦。宛如第一次和那个人约会时一般。我才不哭呢。

 

一走进站前的咖啡厅,一个坐在入口处的正端着咖啡杯要喝的中年男人,抬眼看着我。居然还有男人用那种眼神看我呢,为什么呢?为什么会这样?

我要了杯咖啡,瞅了一眼手表,还有五分钟。斜前方的一个学生也不时朝我这边瞄。但是,健一已经不要我了。

我低头看到膝盖正咔哒咔哒地微微颤抖,像个上了发条的玩具。

健一慢悠悠地坐在了我面前。健一的目光朝向别处,故意不看我。我看见了他的领带。皱皱巴巴地拧巴着。

健一对服务员说了句“咖啡”,就从胸口拿出钱包。是我见过千百次的那个细长的黑色钱包。健一从里面拿出一张叠成小方块的薄纸,在桌子上展开。有着小折痕的纸张显得非常单薄。还是以前那个健一,哪儿都没变。穿衣很随意的健一。我曾经喜欢那样的健一。但是面前的男人却邋遢又沮丧。坐在这里的明明是健一,却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男人。

“你在这儿给我盖个章吧。”

健一连正眼都不瞧我就点燃了香烟。他吸烟的样子看起来也很可悲。他是这么一个男人吗?我从手包里拿出印章,默不作声地按了一下。健一叼着烟,把那张薄纸重新叠小,放回了钱包。然后把钱包匆忙塞进胸前内兜,拿起付款单站起身来,把香烟捻灭在了烟灰缸里。

“那就再见吧。”

健一说完就转过身去,始终没瞧过我一眼。我牢牢地盯着健一的背影。有点罗圈腿。屁股周围的裤子上布满褶皱。

难道令我不愿放手、绝望痛苦的,就是这么一个男人?

他在破旧的钱包里找零钱的时候,只听见硬币哗啦作响。这么说来,他以前也是这样从那个钱包里拿钱付款的,可我一直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健一走出了店门。我突然想放声大笑。不知何时,咔哒咔哒颤抖的双膝也完全平静了下来。“你在这儿给我盖个章吧”,“那就再见吧”,他只说了这两句话。

回家以后我一定要一个人放声大笑。

在空无一人的家中独自放声大笑肯定特别特别的爽。

 

  评论这张
 
阅读(6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