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路旁之石(山本有三)节选9  

2015-01-10 11:17:00|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1]

 

 

    吾一呆呆地望着面前的池水。

    火车鸣着长笛,穿过了上野的森林。但吾一依然茫然地凝视着水面。

    残花败荷零零散散地浮在水面上,但荷叶已然看不到一片了。只剩下几根光秃秃的叶茎,孤零零伫立在水中,宛如破雨伞倒插在水中一般。犹如破纸伞的碎片般肮脏的烂叶,慢慢地翻卷着沉没了下去。

    大概是由于季节的缘故吧,池水周边看不到往日散步的游人,到处是一片凄凉景象。

    看看太阳,大概快到中午了。天气虽然非常好,风却很大。位于池中央的弁天女神庙的岸边,不时地激起一层层白色浪花。

    被根津的女主人赶出来后,吾一无处可去。他抱着小包袱,漫无目标地走着,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上野的不忍池边。虽然到这里来了,但是他根本不知道来这里干什么。

    之所以不知不觉地来到这里,也可能是他的潜意识想去上野车站坐火车吧。可是,他并不想去买票。尽管兜里不是没有回家乡去的车票钱,但是他觉得,自己是从伊势屋偷着跑出来的,现在怎么好厚着脸皮回去呢。而且,想到就连稻叶书店的叔叔都没有信来,就更不想回乡下去了。

    那么,怎么办才好呢?说是想办法。其实,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在公园的长凳子上,把包袱当作枕头,躺在了凳子上。他虽然闭上了眼睛,可是根本就不可能睡着。

    他有些懊悔,昨天晚上女主人要赶自己走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低头认个错儿呢?为什么没有服个软,求她让自己再住些时候呢?——真是个傻瓜!怎么能这么想呢?就是饿死,也不能回到那个地方去。由于当时黑田不在,没有跟他道别就走了,让他有些遗憾,除此之外,对那个恶人的家,他根本没有一丝留恋。只要一想到那个人家,就恶心得想吐。

    可话又说回来,根津那家再可恶,伊势屋再狠毒,但在那里毕竟还有个地方睡觉,每天还能吃上三顿饭。可是,现在……连个遮风避雨的地方都没有,只能露宿街头了。

他躺在长凳子上,茫然地看着水面。开阔的水面上,干枯的荷茎孤零零地立着,令人目不忍睹,看着就像残留在水面上的沉船上的桅杆一样,给人失去了一切的感觉。就连那一段细茎,也用不了多久,就被水吞没了。

突然,他感觉一阵发冷,仿佛大浪压过头顶似的,他不由得缩成一团,手脚止不住地打起哆嗦来。

他无力地坐了起来,却两眼发直,面如土灰。

    “对不起啊!”

    一位五十岁上下,衣着整齐的老妇人,轻轻坐在了他的身旁。然后,从小纸包里拿出一个豆沙包,亲热地对吾一说:

    “你吃一个吗?”

    看着递到自己眼前的圆圆的软软的豆沙包,吾一愣住了。

    因为他万没想到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会给自己点心吃。但是那个圆圆的,软软的东西立刻打消了吾一的紧张心情。紧张的精神一松弛,之前那些愁思,也立刻烟消云散了。

    从清早起就什么东西也没有吃的吾一,被那喧软的豆沙包强烈吸引住了。但是无缘无故接受别人的东西,又感到难为情。他心里犹豫着,又想吃又不敢吃,表情古怪地直盯盯地瞧着那个豆沙包。

    “这豆沙包可好吃了,我也吃一个,你也吃吧。”

    那老女人很爽快,在吾一面前掰开豆沙包,香甜地吃起来。这么一来,吾一的空荡荡的胃,在衣服里面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他暗想:没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既然她说给我,就不客气地吃呗。

他实在忍耐不住了,伸手接过那个大豆沙包,立刻咬了一大口。当甜甜的豆沙馅在舌头上融化后,吞咽下去时的味道,简直好吃得无法形容。

    “看样子,你很爱吃甜食啊。”

    “唉,是的。”

    “那么,跟我走吧。这样的东西,我有的是。”

    吾一感到莫名其妙,难道说她是开点心铺的老太太吧?

    “怎么样?跟我走吗?这么冷的天,你也不能老在这里待着呀。” 老妇人一个劲劝说着。

    吾一隐约记得曾经听人说过这一带有人贩子出没,专门拐骗初来乍到的乡下人。这么一想,他对眼前这个陌生人,产生了莫名的恐惧。但是对方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而且衣着整齐,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骗子。而且即便是骗子,刚才自己绝望得都想要一死了之了,还有什么比死更可怕的呢?反正自己也无处安身,不如就……于是,吾一就跟着老妇人走了。

 



[1]这是从北宋哲学家张载的话里提炼出来的。原句是富贵福祥,将厚吾之生也;贪贱忧戚,庸玉汝于成也。这句话的意思是:富贵福泽固然是天地对我的厚爱,贫贱忧戚也是老天爷对我的眷顾,磨砺我,助我成功。

 

  评论这张
 
阅读(6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