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路旁之石(山本有三)节选10  

2015-01-10 11:18:27|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妇人说吾一背着行李不方便,就帮他寄存在附近一家熟人家里了。然后,两个人朝着广小路走去。走到广小路的十字路口,她停住脚步站了片刻。吾一以为要坐铁道马车,可是一连来了几辆车,老妇人也没上车。

这时,从远处走过来一列很排场的送殡队伍。老妇人跟在队伍后面走起来。吾一也跟着走。

    队伍走过山口,进入了一座寺庙。

    当正殿里念经祷告的时候,老妇人一直口中念念有词,手里捻着念珠。吾一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他没想到自己竟被老妇人领到这样的地方来,不知道她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要恭恭敬敬地上香啊!”

    到了参加葬礼的人上香的时候,老妇人对吾一说道。于是吾一学着别人,笨拙地举起线香,恭敬地低下头祈祷。

    葬礼结束后,参加葬礼的人开始往外走。在出口处,每人都领取了一包点心。老妇人和吾一也各领了一包。

    “我们还得去另一个寺庙。你跟我走吧。”

    往回走的时候,老妇人对吾一说。

但吾一不想去,参加一次葬札,已经够了。他明确地回答她说:“我不想去了。”

    “哟,不要这么说呀!刚才听到你告诉我你的遭遇时,我都忍不住流眼泪了,还挺佩服你的呢。我很想帮帮你,所以你就放心地跟我走吧。跟着老年人,不会有亏吃的。”

    由于方才一路上老妇人一直东问西问的打听吾一的情况,问吾一多大了,过去干过什么等等,所以吾一把自己的情况都毫不隐瞒地告诉了她。老妇人一边听着吾一介绍,一边不时关切地插一句“哎呀,太可怜啦!”“真是受苦啦!”听她的口气,感觉不像是言不由衷的寒喧话。

    虽然吾一觉得又去寺庙,很没意思,但又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只好不情愿地跟着老妇人去了。

    第二次去的寺庙位于车坂那边。吾一心里想,虽说是一位老妇人,可是一天去两次寺庙,可真是个喜欢拜佛的人哪。

    在那里也和刚才一样,上过香以后,出门的时候,每个人又领到一个装有购物券的小盒子。走出寺庙以后,老妇人对吾一说:

    “为了你今后的生活着落,我想来想去,你大概也很发愁身上没有钱吧,要不到我那里去干活,好不好啊?”

    吾一扬起脸,问道:“干活?干什么活儿?”

    “嗨,也不算什么累活,只要能给我找到主顾就行啦。”

    “主顾”这个词,吾一听着很新鲜。

    “呵呵呵呵,我说主顾,你不懂什么意思吧。不但你不懂,一般的人都不懂啊。因为我干的事,是无论多么新的《买卖交易》里都没有的工作。” 

老妇人露出一口白牙,凄凉地笑了。这个老婆子专靠送殡赚钱的,同行都管她叫“送葬阿清”。

    怎么靠送殡赚钱呢?具体说来,就是装作送葬的人,跟在送葬队伍后边,葬礼结束后,出门的时候,领取一盒礼品点心。运气好的话,一天能参加三、四次出殡,(用他们的行话,这样的日子叫做“过年”或“满客”),所以,女人做这种生意是很轻松划算的。不用说,骗来的点心和购物券,会再折价卖给相互勾结的店家,来获取现金。

这样的买卖,看似是个女人都能做,但实际上不是谁都干得了的。因为要想干这种事,首先她必须忘记世上还有羞耻二字。而且,一般穷得吃不上饭的人,哪里顾得上穿着,可是干这种事的女人,穿得太寒酸的话是绝对没法干的。冬天要有冬天的行头,没有一套像样的衣着,就不能混在送殡的人群里,走上大殿去上香。总之,干这个买卖,也是需要一定的成本的。

不过,这个老妇人曾经干过风俗业,所以有几套穿得出来的好衣服。这就是她优越的地方。可是由于年纪大了,没有男人愿意跟她搭帮过日子,她又不会什么正经工作,于是便堕落到做这种生意吃饭的地步。

    一个上年纪的女人做这种生意,肯定是比较适合的,只是有一点比较麻烦,就是寻找主顾的事。

    干这行的所说的主顾,指的就是喪事。有关谁家在什么时候,在哪个寺院办丧事,最后有没有点心盒子等等情况,必须事先打听得一清二楚才行,否则这个买卖就不成立。特别是给不给礼品是最重要的。如果跟着队伍走到很远的寺院,最后只是鞠个躬,说一句“今天多谢各位光临”的话,他们不就该挨饿了吗?所以,为了找到好的主顾,需要雇用个小孩子。因为小孩子不惹人注目,便于多方打听,调查来的情况更可靠。

另外,领着小孩子参加葬礼,还可以多得到一份礼品,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只要跟着一块烧完香,就可获得一盒礼品,所以要做出殡的生意,小孩子是必不可少的。

    “怎么样?就像我刚才说的,只需要你每天找到办丧事的人家,你愿意干吗?你若是愿意干,我会付给你很多钱。当然啦,也要看找到的什么主顾,不管怎么说,每个月至少给你一元钱,弄好了,还会给两元、三元的。”

    吾一没有马上回答。在乡下时,虽然听人说东京是个雁过拔毛的地方,但没有想到竟然有干这种缺德生意的人。

    “呵呵,看你好像有些吃惊,这也难怪呀,在这个艰难的世道,适合女人和孩子做的正当工作,实在找不到啊。”

    “……”

    “我决不勉强你。可是恐怕你今天晚上,都没有地方睡觉吧。再说,即使你想去做工,没有保人的孩子,也没有地方敢用啊。”

    “即使能找到地方做工,像你这样的小孩子,也没有人会给你工钱的。”

    “……”

这倒是真的,无论在根津做工,还是在伊势屋里打杂,连一文钱工钱也没有得到。只是在年底拿到了五十钱或一元的赏钱。相比之下,每月能拿到一元或二元的话,确实是很不少钱啊。

    吾一考虑了一会儿,有点胆怯地问:

    “那,看书可以吗?”

    “看书,怎么看都可以啊。噢,你喜欢书吗?”

    “是的。”

    “有空时,我也经常拿出书来看的。你到我家,可以看很多旧的《文艺俱乐部》呢。”

    那种杂志没多大意思,但既然有书看,而且还能拿到很多钱,吾一心里盘算着,不然暂且去干干看吧。

    老妇人立刻看出吾一动心了。结果,吾一终于跟着阿清老妇人走了。

    吾一跟着老妇人取出先前寄存的行李,一起到她家去了。她借住在别人家的二楼,但那里是寺院集中的里町,从她的生意角度来说,这个地方选得再合适不过了,吾一心里想。第二天一早,吾一就立刻跑出去寻找主顾。出门的时侯,他还担心自己是否能找到,可是去寺院一转悠,就能从那里的气氛看出是否有人家办丧事。此外,发现店头或和住家门口挂着的“居丧”的门帘,也不是一件难事。

    做这种生意从来不会失业的。不管是星期天,还是节假日,也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都有人死,所以,办丧事的主顾源源不断。除了“友引诸事不宜”日不宜出殡外,几乎每天平均有两三家。因此,对于他们这些干这个行业的人来说,生意还是蛮兴隆的。

    老妇人非常高兴,付给了吾一超出承诺的工钱。还说天气寒冷,给他买了一条法兰绒围巾。虽然这生意不地道,但是,比起做大买卖的大老板,比根津的能说会道的女主人来,这个老妇人要和蔼可亲得多。

 

  评论这张
 
阅读(5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