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路旁之石(山本有三)节选11  

2015-01-10 11:20:23|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吾一每天过着跟在出殡队伍后面去寺院的日子,一晃就迎来了新年。仰望着新的一年的阳光,他对于每天寻找主顾的生活,也开始感到难以忍受了。

    有一天夜里,他做了一个梦,梦见在一个动物的尸体上麇集着很多大蛆。大概是白天看到的扔到墓碑旁的死猫,引起的这个噩梦。蛆的模样都是老妇人和吾一的脸,吾一恶心得简直快要窒息了。

    我来东京,不是为了给不相干的人送殡的。——吾一打算无论如何也得找个正经的工作。于是,每天在为老妇人寻找主顾的过程中,他也没有忘记顺便为自己寻找主顾。虽然挂有“雇用小伙计”的木牌随处可见,但是他对那种生活实在过够了。虽说当小伙计不一定是最卑贱的工作,难道就不能找个比小伙计更有意思一点的工作吗?他瞪大眼睛,东张西望,四处寻找。

    一天下午,他陪完葬礼,把点心盒子交给老妇人之后,又和往常一样,去寻找别的主顾去了。那天,他很顺利的又找到了一个主顾,——而且是个很有钱的主顾。办葬礼的寺院,就是浅草的本愿寺。

他想,今天可以早点回家,有时间看看书了。加快了步子,往回走时,突然,被路旁的黑板吸引住了。那上面贴着一张白纸,写着两行字:

        招收文选见习工(十四、五岁者)

                             文明堂印刷所

    “文选”两个字吸引了吾一的注意力。至于文选具体是什么工作,他一点也不清楚。他猜想,可能挑选文章吧?如果是那样,可太有意思了。

    他立刻走进了那个印刷所,请求人家雇用自己当见习工。

他被人从机器嘎哒嘎哒作响的车间领到了隔壁的房间里,有个人问了他的年龄、出生地和父母的情况。

    “既然这样,我们可以用你。不过,你在东京有保人吗?”

    一听要保人,吾一叹了一口气说:

    “那可不好办了,我在东京没有亲戚……"

    “那么,可以请你现在住的人家作保呀。”

    “可是,那家的主人是女的呀……”

   “女人没关系,只要是可靠的人就可以。”

    对方说得很轻松,可是一说要可靠的人作保,吾一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心里想,阿清老妇人那样的人也可以吗?要是她那样的不能作保,又该怎么办呢?不过听对方的意思,似乎是只要有个人陪着自己来,就会被录用,要不回去求求那个老妇人吧。那个老妇人一定会想办法帮这个忙的。

    不管怎样,我也得到这个工厂来做工……在运转着的机器的轰鸣声中,他暗暗发了誓愿。

    嘎啦,嘎啦,嘎噔——!

    嗄啦,嗄啦,嗄噔——!

    印刷机的响声震耳欲聋,连说话都听不清楚,但吾一觉得这轰鸣声中蕴藏着某种令人鼓舞的力量。甚至令他对这响声倍感亲切。在他听来这轰鸣的机器声,即是赋予他无穷力量的无所畏惧的声音,是为向往文字的人奏响的轻快动听的音乐。

    那些机器是活生生的,飞快的转动着。发出轰鸣声旋转着。这里不是像蛆那样的慵懒的生活,不是附着于尸体的。而是浑身脏兮兮的干活。只要能在这里干活,即便汗流浃背,也是有价值的工作。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怀着感奋的心情,走出了印刷所的大门。

    幸亏找到了明天在本愿寺的那个丧主,老妇人一定会很高兴的。一定要趁她高兴的时候,向她拜托一下保人的事。吾一满怀希望的回到老妇人家。

可是事与愿违,晚上吾一刚提起印刷厂的事,老妇人就打断他的话,表示坚决反对。

    “可是,你到那种地方去,能干什么呢?他们说,给你多少钱哪?”

    一说到给多少钱,吾一还没有问。

    “哎呀,真是个傻孩子!干那个,怎么可能住在东京中心,每天吃点心呢?那种地方,多半是打算狠狠地使唤你罢了。啊,肯定是那样的!”

    老妇人皱起眉头,“噗”地一声把桔子核吐了出来。

    “真讨厌,还说是什么温州[1]的桔子呢,尽是核。——喂,不要再提这个事了,吃点桔子吧。”

    吾一现在哪里有心思吃桔子。忘了问工钱就回来了,的确是疏忽,但是,他也不认同老妇人说的,钱有多么重要。无论去哪里干活,开始的时候都不会给多少工钱。因此,只要对自己的发展有利,一开始也可以吃点苦。吾一如实对老妇人说了自己的想法。

    看到吾一的态度这么认真,老妇人把剥了一半皮的桔子扔到一边,立刻端坐起来,涨红着脸数落开了:

    “那么,你打算扔下我抬脚走人吗?我这样关照你,你说走就走,这不是忘恩负义吗?”

要是在今天,人们会觉得,我是得到了你的照顾,但不能说白白受了照顾。因为我也给你干活了,我也让你赚到钱了。可是那时候的人,就像狗一样,吃了人家的饭,就别想抬起头来。不管多么差劲的饭食,一日三顿饭就把人分成主人和仆人。

    吾一倒被骂得无言以对,没想到阿清老妇人会发这么大的火。尽管吾一预料到她会说点什么,但老妇人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也许会痛快地说“那好吧,我就帮你干上那份工作吧。”看来,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可是,伊势屋的老板也好,根津的女主人也好,就连自己的亲爸爸,不是都对自己不管不顾吗?一个非亲非故的老妇人,又怎么可能对自己那么体贴呢?这样的话,好不容易找到的印刷厂的工作,也只好放弃了。不仅去不成那个印刷厂,无论什么地方也去不成了。

啊啊,能为我作保的人,偌大的东京也找不到一个。今后我该怎么办呢?难道只能一辈子围着死人打转吗?像我这样的人,今后永远不会有出头之日了吗?这天晚上,吾一一夜没有合眼,在被窝里哭到天亮。

    虽然对于发出殡财的生意,吾一从心里厌恶,但第二天还是不得不去。在昨天找到的本愿寺的葬礼上,他和以往一样,跟着老妇人一起混进了送葬的人里。

    送葬的队伍非常豪华,鲜花、绢花、放生鸟等等一个接一个,队伍排得老长。有的人死了,还能够享受如此豪华的葬礼……想到这里,吾一不禁泪如泉涌。

    葬礼之后,送给参加葬礼的人的礼品也是很可观的。每个人都得到了一元钱的购物券。像这样出手大方的丧主,是轻易碰不到的。老妇人在出口处领了购物券礼盒后,用包袱皮把它包住,然后,又一转身回寺院里去了。不用说,她是想再领取一份。只要遇上好主顾,她经常采取这种手段。

    老妇人让吾一也跟着她,没办法,他只好也跟着她回了寺院。

    她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向站在桌前发放礼品的人,恭恭敬敬地施了个礼。这时,一个从事葬礼业的穿着短外卦的男人,大步走过来,毫不容气地说:

    “喂,你想领几回呀!”

    “没有,那个,我……”

    “你别装算啦,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那个男人一把抓住老妇人的手腕子,

    “混蛋,不要脸的臭婆娘!刚才没理你,放你过去了,你还想领第二份,这回决不饶你!你给我到这边来!”

    “哎呦,你这是干什么呀?”

    “什么干什么?不干什么!你发死人财,比盗贼还不如的缺德的臭婆娘!”男人高声叫道,“大家来看哪,这个家伙是发出殡财的。”

    吾一眼看着老妇人被人抓住,吓得慌了神。他起初还想上前解救一下,但又一想,既然已经暴露了,自己也救不了她。要是再待下去,连自己也得被抓住。于是他想混进人群,悄悄溜掉。

    “喂!”

    就在这个时候,背后有人抓住了他的衣袖,吾一惊恐地回头一看,心里更害怕了。“这个家伙,可打不过。”猛劲一甩袖子,正要逃跑。

    “喂,喂,你往哪儿跑啊!是我啊。你跑什么呀?真是个傻小子!”



[1] 应是日本的地名,并非中国的温州。

  评论这张
 
阅读(6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