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路旁之石(山本有三)节选20  

2015-01-15 15:03:39|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拿箱子来!”

    吾一拣满一盒铅字后,又叫打下手的小徒工,再拿个空盒子来。

    “喂,也给我拿一个来。”

在吾一身旁拣字的得次,也使唤那个徒工拿个空盒子来。

    得次是在吾一的大力推举下,顺利地进了文明堂的。

    一般来说,从别处来的工人,即便是相当熟练的,开始时由于不熟悉情况,往往比别人拣得慢一些,可是得次就好像是这个工厂里工作了多年的熟练工一样,拣得飞快。虽然说铅字的排列,各个工厂都大致相同,但是初来乍到,像得次拣得那样快的,还是非常少见的。

    “喂,小工。”

三十分钟的工夫,得次差不多就拣完一盒。一盒有八百个五号铅字,拣八百个铅字少说也要四、五十分钟,可是得次大大地缩短了这个时间。吾一不愿意自己落在新来的得次后面,也卯足了劲儿,加快了速度。吾一一加速,得次更加快了速度。就这样,两个人你追我赶的,不停地使唤着小工。   

这一天,两个人都拣了二十盒。平时,一天能拣十四、五盒,就算是超额了。今天,他们俩大大超过了定额。

    “你干得好快啊!”

    在回家的路上,得次开口夸道

    “你干得才快呢!刚来就那么快,不简单。”

    “哈哈哈哈,因为是你推荐来的,不敢给你丢脸,所以才那么卖力的。没想到,你也那么快。”

    “我可是在这儿练出来的呀。”

    “唔,说的也是啊。不过,如今像你这样年轻的拣字工,这个速度也很了不起的。”

    “哪里,就因为你太快了,我才使劲追赶你的。”

    “你是不服输啊!”

    “哈哈哈哈,这一点上,咱俩是彼此彼此啊!”

    “不错,你说得有道理。不过,你和谁都那样比着干吗?”

    “嗯。”

    “那可没必要。我看还是适可而止为好。何必那么玩命呢!”

    “为什么?那样互相竞赛不是很好吗!”

    “我可不那么想,竞赛没多大意思,我早就吃够苦头了。”

    “为什么?”

    “我被爸爸狠狠地骂过。”

    “跟别人打架了?”

    “没有,不是因为打架。——记得那是我十四、五岁,还在老家的时候,常到山上去割草。一起去割草的人每次都会比赛,夸耀自己割的多。我是个争强好胜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甘落在别人后边,非要得第一才行。有时我还跟大人比试,居然把大人给比下去了,我像疯子似的拼命地割草,结果由于割的草太多了,连一匹马都驮不了。我把草驮在马背一侧时,马被压得晃晃悠悠的,再给它另一侧驮上后,马都看不见了。哈哈哈,我牵着缰绳一走,简直分不出到底是马在走,还是草垛子在移动。我得意极了,就像割下将军首级,凯旋而归的勇土一般,趾高气扬地回到了家。”

“噢——”   

“可是一到家,就遭到爸爸一顿痛骂。他说:‘你就知道多割草吗?混小子多少也该替马想想啊!”

“可也是啊!”吾一也像驮草垛的马一样,有些招架不住了。   

“这就是我经历过的啊!”

    得次一边走一边潇洒地划着一根火柴,点了支烟,然后轻轻地吐出一股青烟。

    “可是得次君……”吾一还是不想就此服输,“我们拣铅字,又用不着让马驮,跟爱惜不爱惜马没有关系呀。”

    “哈哈哈哈,我说的不单单是马的问题啊!”

    “那你的意思是爱惜自己喽?反正那样拼命干,我是累不垮的。”

    “看来,你是什么都要逞能呀!”

    “不是逞能不逞能的事,我觉得干活有意思。一想到今天干活没有落在别人后边,心里就特别舒服。”

    “…………”

    “没办法,我这个人没有什么本事。像我这样一无所长的人,若想在当今的社会上有出息,无论如何也得比别人多出力气,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别人的欣赏,因为,我觉得‘勤劳的人才不受穷’啊。”

    “你这是在唱催眠曲呢。”

    “催眠曲是什么……”

    “大家都被催眠曲给哄着啦!”

    “我虽然很穷,可是并没有被哄着啊。”

    “就因为像你这样的人说这种话,我才这么说的。你看,不管怎么干,大家还是过得……”

    “那是因为干得不够卖力,如果拚死拚活地干的话,……”

    “当然,勤劳致富的人也不少见,但是那些人……。”

    “所以说……”

    “你先听我说。说起我爸爸,虽然我这么说有点不合适,他比谁都能吃苦。起早贪黑的干活,简直可以说凡是人能够承受的劳苦他都吃过了。他没有任何嗜好,也不喝酒,如果说有点嗜好的话,只是在干活间歇的时候,抽一口卷烟而已。爸爸这样拚死拚活地干,这样省吃俭用的生活,到头来又怎么样呢?——哈哈哈哈,后来的事情,我想我不说,吾一也知道了吧!”

    “不能否认,像你父亲这样的情况,在这个社会里太多了。可是,不能因为这样,就可以不干活了呀。”

    “我说的就是这个问题。”

得次像要窥视吾一的内心似的,俯视着他。

    吾一一边擦试额头上的汗水,一边着急地问道:

    “唔,那你说该怎么办好呢?”

    “啊,等一下。”得次也擦起汗来,“天气热起来啦!”

    得次喘了一口气,突然话题一转,说起了跟刚才的谈话毫无关系的事来。

    “你看到月亮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   

“哈哈哈,突然这么问,你很奇怪吧?——有一天晚上,我带着最小的弟弟去澡堂子洗澡。在回家的路上,无意中抬头仰望天空,看见在澡堂子的大烟筒旁边,升起一轮圆圆的明月。由于是夏季的夜晚,皎洁的月亮悬挂在空中,仿佛蹲在那里瞧着我们。‘多么清澈啊!’我出神都看着月亮心里赞叹着。这时弟弟喊了我一声‘哥哥’,我回头问他什么事,他满脸疑问地问我:‘哥哥,月亮为什么不落呢?’我一时答不出来。因为我们虽然看过无数次月亮,可是谁会去想到它会不会落的问题呢?不过,吾一君,要是你的话,怎么回答呢?”

    “是呀,这可不好讲啊。”

    “你也觉得很难吧?”

    “也没什么难的。给他讲讲引力好了……”

    “别说笑话啦,他才这么高,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给他讲万有引力,他能明白吗?跟小孩子说话,就得说得浅显易懂,让他一听就能明白才行,不然听不懂的。”

“那倒也是。我没有弟弟,不知道怎样回答才好。你是怎么回答的呢?”

“我也没有办法,只好呆呆地望着月亮。月亮依然泰然自若在清澈的夜空中乘凉。我怎么也说不清楚,它为什么能那么悠闲自在的浮在天空中,我真想仰天问一句:‘喂,月亮,你为什么不落下呢?’就在我想发问的一瞬间,我的眼圈突然发起热来,于是我对弟弟说:‘啊,英公,月亮不落,是因为它和太阳公公,还有小星星们紧紧地拉着手呢!”

“噢,后来呢……”  

“哪有什么后来呀,我那么一说,孩子就明白了。——而且从那时起,我也逐渐明白了一些道理。我们这些人,也应该像月亮和星星那样拉起手来才行啊。我懂得了,我们必须紧紧拉起手来,才能让大家都不掉下去啊!”

   “…………”

  “我们当然要干活。不过,为了让老板赚钱,或者为了自己养家糊口而干活,是很狭隘的。如果不能让大家都像月亮那样浮在天上,都不掉下去而工作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的。”

    “你等等,你说的意思是……”

吾一听了,感觉很不舒服,就好像毛毛虫掉到脖子上似的。

    “你怎么了?脸色怎么一下子变了?有什么可怕的呀。我只是希望社会变得更好罢了。”

    “…………

    “喂,吾一君,你听我说,假如这里住着一个寡妇,有六、七个孩子,即使她白天黑夜的干活,给人家洗衣服,做缝纫,每天也只能拿到三四毛钱。这么点钱根本养活一家人,孩子一个接一个的都饿死了。——这些人到底做了什么错事吗?可是他们世世代代都摆脱不了这么悲惨的命运。你看到这些情况,难道就没有一点想法吗?”

    “…………”

    “月亮、太阳和星星互相伸出看不见的手,紧紧地拉在一起。而且日复一日的,有规律地围着地球运行着。而我们人类,虽然自我感觉很了不起,却是一盘散沙,难道不是吗?难道你不觉得,我们这样连日月星辰都无颜面对吗?”

    得次这番话虽然不无说服力,但是吾一却不想立刻响应,“嗯,那就携起手来吧”。他觉得,得次讲的虽然有道理,可总觉得好像缺少点什么东西似的。

这时,炭铺的小伙计拉着空车走出胡同,一边唱着流行小调。

 

    铃铃铃铃车铃响,

    小伙骑车冲出来,

    双手撒把抖威风,

自行车上耍花样,

    左歪右斜好危险,

    危险危险快停下,

    哐当一声翻了车。

 

  评论这张
 
阅读(5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