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竺家荣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原籍浙江镇海。出生于辽宁鞍山,自幼生长在北京。81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专攻日本近现代文学。并取得文学硕士学位。尔后一直在该校任教至今。担任《翻译课》以及《日本文学研究课》等。现为日语学科硕士生导师。曾多次赴日研修。在教学之余,因偶然机遇,开始了翻译,感觉与翻译有些缘分。虽亦艰辛,但乐在其中。代表译作有渡边淳一《失乐园》,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晓寺》,谷崎润一郎《疯癫老人日记》,东山魁夷《京洛四季——美之旅》以及近年的大江健三郎三部随笔,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等。

网易考拉推荐

路旁之石(山本有三)节选7  

2015-01-09 13:18:24|  分类: 我的译作节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这次的算数题比起上两次的还要难。如果吾一每天去学校听课,这样的题轻而易举,但是他每天不是打扫浴室,就是跑外送货,解这样的难题,就不那么轻松了。

    “怎么样?做出来没有?”

    “只做了一半。”

    “那怎么能行啊!明天不是来不及了吗!”

第二题,秋太郎跑来催问,就像债主讨债似的。

    “可是,我还要干活,没空做呀!”

    “活可以不做嘛!”

    “那可不行。不做要挨骂的。”

    “我说没事就没事。——啊,我想起来了,你没有课本,所以不会算吧?我马上给你拿来,快给我算出来啊。”

    秋太郎很快就把课本拿来了,并且一个劲地催促说:“快点,快点!”这样一来,吾一就不得不做了。他夹着课本,悄悄爬上二楼的铺盖房。吾一边上楼梯边想笑:“真不明白,这到底是谁上中学呢!”

    铺盖房里没有桌子,吾一只好靠着铺盖包,伸出双腿。他轻松愉快地把书拿在眼前一看,封面上写着《中等算术课本》。

啊,这是他多么渴望得到的一本书啊。尽管没能穿上制服走进课堂,但是在铺盖房里阅读中学课本的人的喜悦心情,是那些一帆风顺上了中学的人永远无法理解的。

    这铺盖房是仓库样式的,而且窗户都是旧式的小格子窗,屋里像傍晚一样昏暗。吾一借着从小窗射进来的微弱光线,认真研究有关习题的讲解以及例题。就在他开始演算时,忽然听到背后有动静,他猛一回头,只见老板站在身旁。

    “你干什么呢?”

“哎……”

“我说怎么看不见你的影子呢,原来躲到这里来看书了,像你这样偷懒耍滑,能学会做买卖吗?”

“哎……”   

“就你这样不好好干活的懒虫,不如赶出去算了!”

    “……”

    赶出去也无所谓。要是自己说想回去,妈妈是不会同意的,可如果是被赶出来的,妈妈就不会说什么了吧。吾一这么一想,就没有辩解。可是,……要是老板不给妈妈针线活做,那可就糟了……想到这些,他不由得哆嗦起来。

    “还磨蹭什么?还不马上下去。去店里干活!”

    “是!”

    吾一低着头想,怎么没赶我走呀,嘴上赶出去,以为真的会被赶出去呢,原来是吓唬人呢。

吾一又坐在店里面了,时而手忙脚乱地帮着掌柜的去库里取货。

    “题做完了吧?”在外边玩够了,回到家的秋太郎到了傍晚才悠悠然地来找吾一。

    吾一就把自己被老板发现,挨了顿臭骂的事告诉了他。所以,后面的题还一点也没做呢

    秋太郎一听,脸都吓白了,慌忙跑进内宅去了,不一会儿,又匆忙跑了回来。

    “喂,五助,跟我来。”

    “什么事?”

    “做算术题呀!”

    “帮你做题的事可不敢,不知道老板会怎么惩罚我呢。”

    “没事,我跟妈妈说啦……”

    “说了也不行呀。不做店里的活就要……”

    “这回真的没事了,在我的房间里做题。”

    秋太郎拉着吾一去了自己房间。

    吾一坐在书桌前,开始做题。因为之前在铺盖房里看过题解和例题,头两道题很快就做出来了。但他毕竟没有上过中学,后边的三道题费了很大劲也没有算出来。

    晚饭后,他去了秋太郎房里,一门心思地算起来。好容易算出了一道,但是剩下的两道,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要领。吾一愁眉紧锁,不甘心地盯着算术题。

    “怎么样啦?还没算完哪?”

    秋太郎靠着桌子打瞌睡,时不时睁开眼睛,催问一句。

    “这道题特别难,不知从哪儿入手的好。”

    “别说这些啦,快点算吧!明天老师要提问我呢。”

    “唉,那没问题。就是不睡觉,我也给你做出来。”

    但是,到了十点,又到了十一点,还是没有算出来。秋太郎等得困极了,不知什么时候,钻进被窝里睡觉去了。

    吾一坐在打呼噜的老板儿子旁边,一边舔着铅笔头,一边苦苦琢磨。然后开始演算,不对,想一想,再重新演算,还是不对,就这样反反复复的算着。

    算题一直算不出来,加上白天劳累了一天,吾一疲惫极了,不知不觉地靠着桌子,打起瞌睡来。朦胧中,他突然感觉胳膊被烟头烫了一下似的疼起来,吃惊得睁开眼睛,挽起袖子一看,皮肤有些红肿了。他不由得骂了声“混蛋”,感到全身都刺痒起来。他站起来,脱掉外衣,重新扎紧了腰带。

这一折腾,睡意全消,脑袋也清醒了。他重新坐好,思考起算数题来。这回他改变了思路,换了种方法来进行演算,经过多次尝试,终于把最后这道难题也攻克了。

这时,已经半夜二点了。但他怕算式太乱,秋太郎明天在学校里会为难,又清清楚楚地抄写了一遍。然后,才悄悄回到睡处,在大家的脚底下,铺开被褥躺下了。

 

    下午,秋太郎得意扬扬地从学校回来了。今天老师让他在黑板上做题时,一道题也没有错,受到了老师的夸奖。

吾一听秋太郎这么一说,心里很高兴,就像自己算对了受到表扬一样。他想,这些题自己是熬了大半夜算出来的,但如果被人说:“五助,你给做错了。”他会很难过的。

 从此以后,秋太郎一放学,吾一就被叫到内宅,陪少爷学习。秋太郎不仅算术不行,国语、汉文、历史、地理也都很差劲儿。不过,多亏少爷功课差劲,吾一才能一边做学徒,一边学习了中学的全部课程。此外,更合适的是,可以不再扫浴室,跑外的次数也大大减少了。

    吾一即使靠着秋太郎的桌子看书,老板也不说什么了。老板常常要从吾一身旁走过,去店铺,虽然没有说“你做得不错!”但也不动辄训斥了,只是像喝了什么苦药似的,皱着眉头。身为小伙计,自然不能挺起腰杆,但由于上次被老板责骂过,吾一现在觉得特别解气。

    陪同秋太郎一起学习的时候,女佣经常端来茶点,当然这茶点是给秋太郎送来的。但是秋太郎总是分给吾一吃,对吾一来说是一种极大的享受。说句难听的,这学徒生活,除了吃饭外,吾一再没有什么别的乐趣了。因此,他总是望眼欲穿地盼着这每日三餐。可是盼到了吃饭的时候,他必须等到最后,才可以上桌吃饭,此时饭桶里已经所剩无几了。而且在伙计们中间,都以吃饭快作为一技之长,因为吃饭快,早收筷的人才是机灵人,所以吾一从来没有安安稳稳地吃过一顿饭。

    自从陪秋太郎学习以来,不仅可以慢腾腾地吃饱三顿饭,还能吃到家里从未吃过的高级点心,所以吾一觉得,一天之中,吃点心这个时候,就像到了天堂那样快乐。

    一天,吾一从秋太郎那里得到一种蛋糕做的像包子样的点心。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种点心,简直看呆了。

    “这叫什么点心?”

    “叫华夫儿饼。”

    “嘿,华夫儿饼?是叫华夫儿饼吗?好难记的名字呀!——少爷,这个点心,太好吃啦!以前吃的也都很好吃,可这个点心最好吃。——是东京的点心吧?”

    “嗯,是啊。是风月家的。”

    “里边的像豆沙馅的是什么?”

    “那个吗,那是果酱。”

    “叫果酱啊。真甜啊,舌头都快融化了。”

    第一次尝到果酱的吾一,通过那酸甜可口的味道,朦朦胧胧感受到了“东京”。东京大概就是这样的味道吧。他不禁对还未见过的大城市心驰神往起来。

    “五助,你那么爱吃,就把剩下的都拿去吧。”

    “那,少爷不就没有了吗?”

    “没关系,我回头还可以要。”

    秋太郎说着,把盘子里的华夫儿饼用纸包好,全给了他。吾一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秋太郎可爱。只有在这个时刻,他觉得秋太郎特别可敬,仿佛在这个纨绔子弟的背后,闪射出了一道佛光。

    他把得到的华夫儿饼放进铺盖房的自己的铺盖包里。然后常常跑上二楼,躲在铺盖的阴影里,每次把点心掰成一半,美美地享用。

一次他在阴暗的房间,砸吧着果酱的滋味时,忽然心头发酸,心想:“没出息。那种笨蛋给的东西,也值得这么激动吗……”

这种想法突然从心底里涌了上来。可是,当一片蛋黄色的华夫儿饼的酥皮掉下到席子上时,他急忙捡起来,放进嘴里。

 

  评论这张
 
阅读(6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